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虚构反派 x李俊杰】风暴 上

一把香葱:

《风暴舞》


一个虚构的孔武有力肌肉贲张的反派,脸和身材请随意脑补,谢谢!


人物性格背景故事全都瞎编,请放飞想象的翅膀!


虫不捉了,明天再说。。。


 


 


夜幕低垂。


空荡的国道上只有一辆平凡无奇的白色大众在缓缓行驶,大亮的前照灯映得车前路面一片通明。


李俊杰偏头瞥了眼副驾驶上早已靠着车窗睡熟的周子萱,收回的视线转落在仪表盘的时钟上。


已经夜里11点了。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在下一个路牌处转下了国道。


 


大众开进了距离国道不远处的一个小村庄,李俊杰顺着早已被风雨侵蚀到看不清字迹的指示牌,找到了坐落在村庄最深处的破旧招待所,他伸手轻轻推了推依旧在熟睡的周子萱,低声说,“下车了,开个房间再继续睡。”


看样子这小村子平时并没有什么外人会来,招待所又小又破,走进大门就能闻到一股子发霉的臭味,见里面没有人,李俊杰叫了几声,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才慢吞吞的从后面的小门走了出来。


“两位住宿?身份证登记一下。”


矮胖男人从发黄掉漆的长桌充当的前台抽屉里拿出一个快散了架的硬皮本和一支钢笔,抓了抓没剩多少头发的脑袋,翻开了本子,钢笔在起了毛的纸上画了几笔,一点墨水都没出,矮胖男人用舌头舔了舔笔尖,又重重划了几道,才勉强写出字来。


李俊杰看着矮胖男人被染成蓝黑的舌头不由得深深皱起了眉,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假身份证递给对方。


“两位,一间房。”


 


李俊杰啪的打开吊灯,灯光颜色昏暗映着泛黄的墙壁更显老旧破烂,但他和周子萱两人都毫无怨言,这一路逃亡,疲于奔命,有片瓦遮顶,有床可睡就已是十分幸运的了。


他将身上的背包丢到不大的沙发上,对周子萱说,“我睡沙发,都熬了好几天了,你赶快洗洗睡吧。”


周子萱进浴室洗澡的时候李俊杰觉得自己不方便在屋里呆着,他锁好门打算先到外面抽一根烟,前台的那个胖子早已没了影儿,一阵阵电视喧闹的声音伴随着男人的哼笑从前台长桌后面那扇没关的小门传了出来,看样子应该是那个胖子睡在招待所的后院。


李俊杰摸了一下口袋,掏出已经被捏瘪了的空烟盒,他不耐的皱着眉,将烟盒丢进了桌子旁边的纸篓,转身向自己的大众走过去。


大众停在了前院,李俊杰拉开车门,一条腿跪在车座上弯腰翻了半天,才从装满零钱和杂物的储物盒里翻出一包烟,他拆开包装捏出一根衔在唇间,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又长长的呼了出去。连日来的疲惫终于在这偷闲的一刻翻涌而上,一股又深又重的疲惫缓缓弥漫,侵占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和神经,四肢发沉,连身子都渐渐软了下来。


他有些困倦,却又不想懒在车里睡过去,只得强打起精神,慢慢抽完烟,用鞋底将丢到地上的烟屁股的最后一点火星碾灭。


他觉得周子萱差不多该洗完澡了,便跺了跺发麻的腿脚,走向招待所的大门。


李俊杰踏进大门的一瞬便察觉有些不对,隐隐的危机感直压而下,一股寒意自腰间顺延脊背缓缓攀爬而上,炸起肌肤上细小的疙瘩。


他面色微沉,右手轻轻摸向了后腰。


电视喧闹的声音依旧,却少了矮胖男人的笑声,这让那滑稽的喧闹显露出几分诡异的凝重来。李俊杰眉心紧蹙,脚步压的极轻,他并未向电视喧闹之处一探究竟,而是紧贴着肮脏的墙面谨慎的向他与周子萱的房间走去。


房间门没有锁,留出一道窄窄的缝隙,里面却悄然无声,恍若周子萱并不在房内。李俊杰面沉似水,眉间皱得更紧,他警惕的看向那道窄窄的门缝,小心翼翼的伸手,试探的推了开来。


“啪”的一声,灯灭了,整间招待所陷入了一片静谧的黑暗中,耳畔一道劲风骤袭,李俊杰下意识的侧身避开,猛地抬手回挡,手中的枪身与对方的兵刃在黑暗中擦出一道锋利的冷光,他虎口震得一麻,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被黑暗中模糊不清的高大身影重重的压抵在墙上。


李俊杰听到一个十分熟悉却又许久不曾听过的声音低低笑了笑,粘腻而又阴毒的低沉男声紧紧贴附于他耳侧,吐出一个十分久远,令他无比怀念的名字。


“William。”


 


灯又亮了。


灯泡和线路怕是已经老旧不堪,通上电后忽明忽暗的闪着,李俊杰漠然的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手中的金属枪身与对方的短刀擦出“咯咯”的刺耳声响。


“好久不见,你看上去没什么变化。”


男人咧嘴笑了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手中的短刀又施了几分的力气。


李俊杰冷漠的望着男人,没有回答。


男人有些贪婪的盯住李俊杰的脸,漫不经心的偏了偏头,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周子萱穿着浴衣站在窗前,头发还是湿的,一只Mac10的枪嘴正抵在她的太阳穴上。


“我手里有人质,还不止有一个。”


男人笑得愈加开怀,他万般无奈般的耸了耸肩,另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人便像是提溜小鸡仔一般,拽着招待所矮胖男人的后襟,将堵住了嘴“呜呜”乱叫不断扭动着的胖子拎在手里。


李俊杰顿了一下,收回了手,枪也一瞬便被男人缴了去,别进了他自己后腰。


“……好久不见William。”


“……我很想你。”


男人伸出的大手按在李俊杰的咽喉上,附在他耳边亲昵低语。


李俊杰厌恶的微微侧了侧头,冷声回答,“我并不想你。”


“你真无情,”男人低低笑了,“你骗走了我的加密情报,里面保存着边境甚至整个东南亚那边的交易记录,害得我被人质疑反水,围堵追杀……”


李俊杰眯起眼冷声说,“那你怎么还没死。”


“我心里头还惦记着和你重温旧梦,怎么舍得死呢?”


男人说着,在李俊杰耳朵上印下一个吻,李俊杰脸色瞬间一冷,偏头欲躲却是没能躲开。


男人挑了挑眉,嗤笑道,“怎么?不愿意吗?”他松开手退后一步,将手中的短刀插回刀鞘,视线漫不经心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而后他朝着周子萱的方向一偏头,调笑道,“搞你还是搞她,你选一个。”


话音一落,李俊杰与周子萱瞬时面色皆沉,就连一直不断在挣扎扭动的矮胖男人也缩起脖子,悄无声息的僵立着。


李俊杰唇线渐渐抿紧,面色冷冽若霜,他沉默的看着周子萱,看见手持Mac10的男人嬉笑着将枪管自周子萱太阳穴一路滑进了她浴衣略显松散的领口,就在堪堪要挑开那绵软的布料时,李俊杰猛地一动,却被身前的男人用力按住了肩膀。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面无表情的说了句“住手”,而后径直走向室内唯一的一张床,转身坐在了上面。


“俊杰!”周子萱瞪大了眼睛急声唤着他。


李俊杰却是连一眼也没有看向周子萱,他昂起头,锋利的视线投向男人满是阴毒笑意的脸。


“让他们出去。”


他面色平淡的说着,开始解自己衬衣的扣子。


 


tbc.

评论

热度(187)

  1. 长相守一把香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