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等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金风玉露(四)初吻

纹森特:

.




.




.






罗瑞一直都睡得浅,听见轻微响动醒了过来。习惯性的警觉让他没有立刻睁眼起身,而是竖着耳朵听动静,然后微微睁开一条缝。看见人影站在书桌前低头看信纸。从微弱的光线照出的轮廓来看,她已经换下了撕破的衣服,穿着自己的衬衣。罗瑞的肩宽,衬衣穿在她身上尤其显得单薄瘦弱。这不禁让他想起晚上看到破衣下裸露的肩头,以及大腿。罗瑞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然而就这轻微的一声,在深夜里就如一颗石头落在水里。




她猛然转过身扑来,黑暗中罗瑞看到寒光一闪。他使尽全身力气一个后仰,堪堪躲过迎面而来的劲风。在刀锋离面门不到2cm的地方,他看清了那是自己从欧洲带回来的产自德国的军刀,它原本应该好好的藏在抽屉里。还没等罗瑞想明白怎么回事,她借着那一刀的势头一个回旋踢扫来。罗瑞利落的往地上一滚,刚爬起来被一脚踹中肚子,嗷的一声跌回沙发。她反手持刃,整个人欺上来,顺势就把刀往他脖子上卡。罗瑞冷汗直冒,捉住她的手腕借力整个人连同沙发一起往后翻倒。两个人滚成一团,罗瑞趁机抢回主动,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将她两个手腕死死卡在头的两侧。




两人一上一下,第一次对视,都愣住了。老八认出这个人,居然是码头上见到的那个归国留学生,没想到有这样的身手,看来不是学生这么简单。罗瑞第一次看见她的眼睛,黑暗中一双剪水秋瞳星光点点,真真的比想象中还要美上许多!罗瑞心里涌上一阵欣喜,如此近距离的直视,让他心脏狂跳。




“上帝啊,我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了!”他轻声感叹。




老八皱眉,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然而他更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从浪漫的法兰西国度回来的,因而他也完全没有预料到,下一秒罗瑞直接吻了下来。




老八的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一颗炸弹,罗瑞的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一朵烟花。




老八抬腿屈膝直捣要害,罗瑞立刻松开一只手去格挡。




两人再一次僵住。




罗瑞的手指动了动,确认一下触感。没错,他抓到的是没有穿裤子的光溜溜的腿。




冰凉的锋刃贴上脖子,罗瑞马上松手,任老八把他推下来,跟着刀子的力道缓缓站起来。他的眼睛不受控制的往衬衣下摆下面瞟去。




老八将匕首往上一挑,顿时一道口子。罗瑞立刻把头抬高。




“姑娘且慢!误会误会!害你的人不是我,是我把你从流氓手里救出来的!”




姑娘柳眉倒竖,显然不信。




“姑娘,是这样。我在大世界的后门巷子里,看见你被两个流氓地痞迷晕了带走,于是我就上前救下了你。他们自称是洪门的,要抓你去做八姨太!你的衣服是当时打架的时候弄破的,我也没敢给你换。我保证,我绝对没有轻薄你!”




老八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冷笑,低头看了一眼大腿上一道红红的爪印。




“呃。。。那个。。。刚才是情急之下迫不得已!”




老八又用另一只手背抹了一下嘴唇。




“这个。。。这个。。。是情不自禁。”刚说完,肚子上挨了重重一膝盖,立刻就弯了腰,腿弯又是一脚,噗通跪下,后颈一击,整个人扑倒在地。




罗瑞捂着肚子艰难的挤出一句话:“女侠饶命,我错了!看在救你清白的份上,饶命!”哪知刚说完这句,老八蹲下反手一个大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耳朵都快聋了。罗瑞反思了一下,确实是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打得活该,于是乖乖闭嘴。如果女侠要杀自己早就杀了,还是少说少错。女孩子生气的时候脾气大是正常的,自己一定要忍!




罗瑞睡前顾及家里睡了个女人,就没有脱外衣外裤,而是合衣而睡。老八不是不想穿他放在床边的西裤,实在是自己腰细,没有腰带,那个裤子穿上就掉。索性出来找腰带。翻箱倒柜没找到腰带,却收获了一把不错的刀。现下看见躺在地上的罗瑞,干脆上去就解他的腰带。




这下罗瑞心中万马奔腾了。




“姑娘、姑娘,你这态度也转变太快了!这。。。这。。。这。。。我们还没见父母。。。还没。。。”




“啪!”另一边脸火辣辣的,他真的闭嘴了。


腰带抽出来,老八走进房间将裤子穿好,衬衣塞好。走出房间,去书桌前抽了两本书,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人,又是一脚。然后开门正准备出去,听见背后传来微弱的声音:“这么晚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小心色狼。”




老八停了停,实在忍不住笑,回头看了一眼死鱼一样的人,跨出了门。




罗瑞艰难的爬起来,打开衣服柜子里的抽屉,翻到最底下。军刀没了,手枪还在。他摊坐在地上,揉着脸思索。




天空中的月亮钻出云彩,海上都市一片安宁祥和。




诗人说:“你那玫瑰叶似的红唇不仅是生来为了歌唱的,而且是为了接吻的,这真是个奇迹。”



评论

热度(139)

  1. &纹森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农夫果园
    存文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