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情非泛泛 章肆

Cony:

回长沙的火车早上八时三十分才开,张启山天还未亮便醒了,他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痛,下身已然疼得没了感觉。


床上一片凌乱不堪,红色混着白色,曾经在吃早餐时不小心划破手指,鲜血掺着牛奶,撒在灰色桌布上。


这叫他想起多年前那个夜晚,难堪与耻辱,他颤抖着掀开被子,咬着下唇引出那些羞于启齿的东西。


其实并不算是他引出来,是被鲜血冲出来的,张启山也没想到会流这么多的血,应该是哪里受伤了,可如此私密的地方他也不方便说出口。


小腹也疼得厉害,他想着应该是之前留下的病根,从前并不知按时用餐重要,这几年倒也变得娇气起来,时不时便疼几下。


只是这次疼痛来的更剧烈更持久,似是用钝刀割肉,来来回回总是不得解脱。


他不自觉疼得叫出声来,惊醒了身旁浅眠的曹蛮,曹蛮看见这幅场景也有些慌了神,他与张启山并非没做过激烈的情事,却从未像这般。


张启山脸色煞白,紧紧皱着眉,双手按在小腹上不说话。


此刻刚巧管家敲门,曹蛮吼着叫人快去找大夫来,他抱着张启山,又轻声说没事的,没事的。


张启山苦笑,昨晚嘴唇被咬破,此刻还有些疼,他很是疲惫,说其实也没那么痛。


当年张启山曾不小心从马上跌落,他的脸擦破了皮,衣服上也有些尘土,但还是很好看,曹蛮看见他肿的老高的脚腕,扶着他坐下,很是关切的问疼吗?我去请大夫来。


张启山回敬他一个笑,说其实也没那么痛。


真的不痛,你又为何要哭,因我,都因我,万物有灵者皆恸哭。


不怪你,有情皆苦,怪你我偏要相遇相知,是命。


大夫可以说是被抓来的,那几个人敲开门就把人带走了,说是曹司令有事,要请大夫去看看。


谁不知道这位司令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大夫急急忙忙套上衣服便来了,到了曹府一看不是司令生了病这才松了口气,却又可怜起床上这位美人来。


大夫问了症状又诊脉,眉头紧皱,张启山看见这位大夫额头上全是细密汗珠,曹蛮也皱眉,把大夫请到了屋外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大夫却弯着腰摆手,说是我医术不精,怕是诊错了,司令还是再寻他人吧。


曹蛮一把抓住大夫手腕,额头青筋暴起,说你说实话,我又不会杀了你。


这该是个秘密,这只能是个秘密。


这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可这位大夫医术确实高超,他松了口气,说按你诊的结果治。


大夫就差跪地叩头,他行医多年却没见过这种情况,心里本就有些怕,这边还有曹蛮威胁不准外传。


屋内传来咳嗽声,曹蛮这才放过大夫,去看张启山。


血已止住,张启山躺在床上,脆弱而美丽,像件艺术品,文世倾说过美往往是很容易破碎的,这样人们才会意识到其存在的重要与美,果然不错。


曹蛮看见张启山腹部的伤口,将被子盖在了他身上。


就在刚刚,曹蛮觉得两人的感情还可以挽回,只要张启山肯回头,剩下的自己都可以做,他只要张启山一句话。


只要他说我喜欢你,我想同你在一起。


这是个很美的梦,但也只是个梦。


曹蛮自嘲的笑,张启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清楚吗?他的傲骨都被自己折成这般模样,怎会再将爱意也撕碎送上。


这残破的时代,这残破的肉体,这残破的魂。


一眼春至,一言冬至。


张启山不知这是为何,只当自己又添了什么病,便安慰道,老八常说我命格好,不过是些小病,最多疼几刻便过去,你也不用如此。


曹蛮看着张启山的眸子,他犹豫片刻,他的神女应该不会接受事实,还是隐瞒真相好一些。


张启山熟悉曹蛮,见他犹豫的样子便猜到是有事瞒着自己,说你若不愿告知,那便算了,不用瞒我。


说罢,张启山掀开被子伸手去够床脚的衣服,他记得这个时间该去车站了。


曹蛮坐到张启山身边,他用手细细摩挲那精致面容,仿佛触碰一副绝世名画,想去触碰,又怕失了分寸碰坏了。


他说启山,留下吧,我保你平安。


张启山低着头,说张某求得从来都不是只我一人平安,长沙百姓何辜?


曹蛮笑,似是自嘲。


是啊,你要保一座城,你是佛爷,不是都说地狱不空不成佛?


可曹蛮不是,我这三十余年学会的只是活,如何在战场上确保自己能活下来,没人教我担起别人的生死,我只知子弹打进我身体,我疼,我会流血我会死,那一刻就什么都没了。


你知不知我还想与你在一起,想你真心对我笑,想你真心喜欢我,可我知道再也不会了。


只可惜这些话他永远不会对张启山说,曹蛮早就忘了如何对别人解释,生存交给他的是强者生存。


张启山的手按着小腹,还是有些坠痛,但比起之前受过的伤可以说是挠痒了,还不至于叫他误了行程。


曹蛮没有拦张启山,他也未曾想到自己难得的成全竟会种下恶果,自此万劫不复。


他早该知道的,在他杀死侯司令女儿时那位候夫人崩溃的抓着头发,往日名媛形象全都抛开,她的眼睛通红,上一秒恶狠狠瞪着曹蛮,下一秒看着尸体哭的撕心裂肺,抱着小小身体说我诅咒你这辈子都不好过,你的家人都会被你害死!


夫人,你要长命百岁,万年富贵。

【攻变受】【樾山】入骨 下

Sparay-肥啾在写肉听相声:

//我就知道会被屏蔽系列//


这个不锁了那个随缘解屏吧就这样了……


很想对佛爷做更过分的事可写着写着不忍心了。


于是就很不伦不类。


大家凑合看吧!


https://m.weibo.cn/5713717838/4236447370761944
评论走链

【攻变受】【樾山】入骨 上

Sparay-肥啾在写肉听相声:


Attention:


          佛爷攻变受。






        “少爷……这是干什么?”


       时俊青一头黑黄相间的头发软软搭在额上,瘦弱少年疑惑看着面前公子。张启山眉目锋利,带着掌控一切的笑意,拇指摩挲少年纤细的食指指骨,在他瑟缩恐惧的眼神中执起银针,开口低沉而缱绻,几乎让人无法反抗,让少年目眩神迷。


       “给我的小树苗……做点标记。”




       指骨刺痛,时樾猛然自回忆中惊醒,原来是滚烫茶水洒上了手,把那处青黑的纹身染红。


       他抬起头,眸光中倒影出森冷囚牢,和尽头浴血的身姿。曾经不可一世意气风发的张大佛爷此刻丢盔卸甲,在他手里受尽折磨,被他亲手剥下一身血肉,只余艳骨,随着呼啸鞭哨起舞。


       七年,离开他整整七年了。


       时樾抬起手,舌尖抵住烫红的那处肌肤,双眼却饥渴地盯死了张启山破碎衬衣下裸露的寸寸肌肤,口中含着的是那个“山”字。


       曾经他也是这样,把自己瘦骨嶙峋的身体压在床上,温柔而强硬地吻去自己疼出的眼泪,从下巴到颈项,由颈项到胸膛,再到这个“山”字,他的唇舌竟好像相恋许久的痴缠,在乱世中相濡以沫一般的迷恋。初經人事,那是张启山留给他的刻骨铭心。


       时樾记得那时候自己本不想哭,他觉得自己被当做娼妓出卖,却不能真的甘心下贱,可那一瞬间,在这样温柔的吻下,他以为张启山爱他。


       他咬着自己稚嫩嘴唇,洇出斑驳的红色,张启山来吻他,军阀的口中有淡淡酒香,同他的唇舌一样强势闯入时樾的灵魂,时樾的要被他大掌把持,似扶风嫩柳,似枝头飞花。他听见男人的话。


       “别怕,不疼。”


       时俊青相信了,下一刹那他被猛然填满,疼得高声叫喊,张启山却笑。


       “说什么都信,怪不得能被卖到青楼。”


       张启山在他体内,滚烫粗壮,钉死了时俊青在怀里。


       “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


       时樾看不清他,这一句话他不懂,文绉绉的,让他心慌。


       然后张启山吻住他,舔舐,吮吸,热烫的唇舌交缠,他的灵魂都被蒸发。


       ——他难道爱他?


       “傻一点无妨,你很好看。”





       “……唔!”


       一声痛极的闷哼扰乱时樾意识,张启山又被冰冷盐水泼醒,粗砾般陷入他的伤口,周身不可控地痉挛。时樾摆摆手,两旁特务扔开水桶退下,张启山得片刻喘息,在刑架上垂头不语。


       “是我又犯傻了。”


       时樾低声对着他道,张启山费力抬起眼,这一个动作已是耗尽他的心力,苍白面容累累伤躯之下,就只剩两点寒星,冷冽射入时樾眼中。让他如何不心动?


       他爱张启山,无论他多无情,无论他多强悍,无论他……多么的不可亵渎。


       而张启山凝视这个他宠爱过,亲手养大的孩子,不知在想什么。时俊青的脸如当年一样,是让人一见倾心的少年般,那时他蜷缩在柴房一角,谁去动他,都被他咬出鲜血。张启山想起当年让他恻隐的眼神,现在更是,是狼,白眼狼。


       时樾抬起左手,在张启山眼前一晃而过,落在胸口,张启山血冷心凉,穷奇匿在骨子里,现下那处一片坦荡白皙,什么也没有。


       “佛爷铁骨铮铮,这些东西不过是小打小闹。时樾忝受佛爷教导,今天又丢人了。”


       “呵……”张启山笑了,然后咳了半天缓上这口气,“我不曾给日本人养过狗。”


       时樾被那双眼中的轻蔑刺痛,又被那其中的疲惫打动,千万解释堵塞在喉咙里,说不出,不能说,四周炯炯目光锁定他,他的戾气更盛,泄愤一般抓紧了手下皮肉,牵扯到满身的伤口,张启山登时疼出一身冷汗。他难以忍耐般撇开头,闭眼喘息,时樾贴近他耳畔,索命鬼魅似的,话语极冷极毒极无情极残酷,扎进张启山不屈的脊骨。


       “我刚刚想起,佛爷最怕的,不是痛。”


       张启山周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人,时樾满意于这反应,招手便有数人抬进一张铁床,四角有锁,旁边放了一套银针,炭盆,酒精,毛巾。张启山突然挣扎,铁链撞击之下,惊骇了全部特务,没人想到一直沉默受刑,数次昏厥的张启山还有这种力气。他几乎只差半寸就能咬住时樾的喉咙。


       “时樾,你敢!”


       “为了你,我没什么不敢。”


       时樾贴着他双唇,肆意把那软肉蹂躏成想要的形状,任他咬伤自己。惨烈一如当年,风流无两的张公子,吻那青楼赎出来的小混混。时樾眼底泛滥,他说。


       “别怕,不疼。”






启受文收藏夹

白露:

看清楚西皮


怕雷者勿入


给自己看过的文做个整理


方便时不时翻出来再看看








【红启】游园惊梦




【八一】佛吹的日常




【八一】长沙故事




【八一】一个简短的日常




【副启】浮生半闲




【副一】【副官/佛爷】长明




【副一/四一】窗(金翅白羽蝶的另外二分之一)




[红启] 青红 短完




往事 又名听墙角的陈皮阿四




【all一】小身材,大味道(1/2)  【all一】小身材,大味道(2/2)




追佛记(上,all佛)  追佛记(下,all佛)




【all佛】见龙卸甲 章一  【all佛】见龙卸甲 章二  




八爷内堂里的女人  解九爷的书桌




腿个日常  腿第二个日常  腿第三个日常  腿第四个日常 




腿一个妄想脑洞  腿第二个妄想日常  腿第三个妄想日常  腿第四个妄想脑洞




【all等/佛爷中心】白狗(上)  【all等/佛爷中心】白狗(中)  【佛爷中心/五一】白狗(下)




【all佛】杀佛 章一  【all佛】杀佛 章二  【all佛】杀佛 章三  【all佛】杀佛 章四 


【all佛】杀佛 章五  【all佛】杀佛 章六  【all佛】杀佛 章七  【all佛】杀佛 章八  


【all佛】杀佛 章九 (完结)




【红启】情深旧(前半部分的文没标题,情深旧是后来起的)


http://yizhihuangmenji.lofter.com/search/?q=%E7%BA%A2%E5%90%AF&page=4&t=1467810389393




(老九门)越人歌


http://229263743.lofter.com/search?q=%E8%B6%8A%E4%BA%BA%E6%AD%8C




佛爷的26个男朋友  


http://yigexiaohaoxiaopenyou.lofter.com/search?q=26%E4%B8%AA




【ALL启】我亦飘零久 


http://crystaljinshan.lofter.com/search?q=%E9%A3%98%E9%9B%B6

【all佛】杀佛 章九 (完结)

寥落白门:

章九


 


 


张启山到陈皮府上的时候,陈皮正在凉亭里逗鸟。他大约是在上林寺地宫里受的伤没好全,脸色看着不好,眼下也是一大块乌青。


 


见张启山来,陈皮便笑:“前些日子我求你,现在倒换做你求我了。”


 


张启山在他旁边坐下,只说四爷真是好兴致。


 


陈皮笑:“你一个人去?”


 


张启山也笑:“大家都很忙,只有我一个人闲的骨头都痒了。”


 


陈皮调教着那只八哥喊了声“佛爷”,又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那只八哥倒是欢了起来,一叠声的佛爷叫个不停。


 


陈皮突然问:“你要是出不来,怎么办。”


 


张启山抬头看了看长沙城终于放晴的天色,只说:“出的来。”


 


陈皮又笑。


 


他说那地宫里没什么阴险毒辣的机关鬼物,只不过当中佛光大盛使人盲,佛号震天使人聋,佛钟撞壁,使人心肺肝胆具震裂。


 


好一出正大光明。


 


张启山说:“多谢。”


 


就在张启山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陈皮突然又叫住了他,他说我替你救长沙百姓,有没有什么报酬?


 


张启山眉心微皱,指尖点着桌子:“二爷三爷怎么就没四爷你这么多事?”


 


陈皮撇着嘴不太乐意:“佛爷你欠了二爷一场戏,又欠了三爷一场酒,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那好,四爷想我张某人欠你什么?”张启山无奈道。


 


陈皮笑着凑得近了些:“事成之后,你亲我一口。”


 


张启山转身就走。


 


陈皮在他身后放声大笑,又高声问他,说这长沙城里三十万条性命同你非亲非故,你为何偏要去担他们的生死?


 


张启山已经走远了。


 


陈皮的那只八哥还在一叠声的叫着佛爷佛爷,硬是让陈皮想起他无数次潜入张启山府邸时候总要路过的那尊大佛,高高在上,宝相庄严。


 


我佛慈悲。


 


次日夜。


 


长沙城中骤现火光。


 


长沙的大街小巷忽然响起铜锣之声,声声相叠,百姓纷纷从梦中惊醒,推门来看却是士兵在奔走呼号:“失火啦!失火啦!城中大火——”


 


烧的是长沙城里张启山张大佛爷的宅邸。


 


火光冲天,竟把半个夜空都照的亮堂。那座金身大佛高高耸立,周身浴火,远远看去好似诸天神佛都受了天谴,一时间乾坤颠倒,阴阳无界。


 


百姓匆匆收拾了细软冲出来,有些人只想着这火怕是烧不到家门口,只愣愣的站着,立时便有人冲上来推搡着他往城外跑,只道是,长沙大火——


 


有人细细看了,这些奔走呼号的,有张大佛爷的府兵,有红二爷的徒弟,有半截李的门生,有陈皮阿四的弟兄,还有解九爷的棋客。


 


又是诸位乡绅的家仆,乃至陆建勋的门客。


 


石田井生率着一队日本人在混乱之中逆着人流赶到张启山同他约定好的天心阁,他仰着头望上去,张启山正站在天心阁的最高层,手中握着一只木匣,一打开,金光四溢。


 


正是舍利子。


 


日本人的条件,用舍利子换齐铁嘴。


 


张启山觉得甚为好笑,他总想着长沙城终归是要化为焦土的,这土里长得尚且还一株都留不住,日本人却还在觊觎土下面的东西。


 


倒不如送他们一程,与这长沙同朽算了。


 


张启山站在高处,晚风里好似夹了刀子,刮过他的面颊,割伤他的颈脖,又刺穿他的心脏——


 


他觉得冷。


 


长沙城,他终究没有守住。


 


可惜连下数日的大雨,到了今夜,竟也不愿送上这长沙一程。


 


他想着,这长沙城便是要烧,头一个烧的,也得是他的宅子。也不枉他张启山被这些平头百姓,口口声声叫的这几年的佛爷。


 


他渡不了他们。


 


信错了人,托付错了城,说不定,还要枉送性命。


 


统统算在他张启山头上。


 


日本人冲上天心阁时,只见他们大费周章找寻的宝物正安稳的躺在桌子中央,张启山身姿瘦削而坚韧如竹,正踩着飞檐,一跃而下——


 


“有诈!”


 


话音未落,一声巨响。


 


天心阁上半层直接被炸到了天上去,熊熊大火立时燃起,长沙城又添一处火光。


 


被张副官连拖带拽往外跑的齐铁嘴猛地停住,回身看向远处烧将起来的天心阁,颤着声音问张副官:“佛爷呢?”


 


张副官不说话。


 


“我问你佛爷呢?!”他猛地揪住张副官衣领,却被张副官直接反手摔倒在地上。


 


“佛爷为的是救你,你要是再不走,便是他白费了功夫!”


 


齐铁嘴被扯着一路奔跑,跌跌撞撞。


 


众人都在奔命。


 


长沙大火已成燎原之势,从张启山的府邸烧出来,从天心阁烧出来,城中所有消防器具早被顾佐鸣换成了火油,半点都没有挽回余地。


 


千年古城,一遭成空。


 


大火弥天起,硝烟滚滚上,夜空亮如白昼,烧灼似火烹油。


 


一尊大佛高伫城中,在大火之中分外显眼,周遭已如炼狱,金身却半分不动,好似神佛降世,又如其替这长沙百姓,一受天火之苦。


 


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


 


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齐铁嘴随着张副官夹在人流之中一起奔到了城外高处,回头再看长沙城,双膝已软的只想跪地。他硬是拽停了张副官,咬着牙问他:“佛爷呢!”


 


忽然不远处一枚信号弹在半空炸开,张副官抬头一看,喜极而泣。


 


城外山上的一处院落,齐铁嘴进去的时候看见城内有名有姓的人物,都在这里了,为首一个顾佐鸣,正抽着烟,凝神看向远处的大火,陆建勋借着月光在看一封电报,不知说了些什么,以致他眉头紧锁。


 


再往里走,陈皮手上拎着只八哥,半似逗弄又半似抱怨:“我求他时总要我低声下气,偏偏到了他有求于我的时候,给我留个字条儿我就屁颠颠跑到天心阁下头等他——妈的,差点没炸死我。”


 


那八哥只说:“佛爷!佛爷!”


 


“你说他欠我的那个,什么时候能还哦……”


 


八哥道:“佛爷!佛爷!”


 


陈皮翻白眼:“教你什么你不会什么,偏就记住了这一句。”他看了一眼在一旁安静坐着的二月红:“若不是我托红二爷替你带你出来,看你此时还叫不叫的出来?”


 


半截李怀里抱着他儿子,身旁坐着他夫人,也都体面,低声说着些什么,齐铁嘴也听不见。


 


到了内屋,齐铁嘴终于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他背对着他,衣衫半褪,正由着大夫给他上药,擦伤又或是灼烧的痕迹,一道错着一道,看着分外吓人。


 


那个人身上的旧伤疤未免太多了些,新新旧旧的叠着,看在齐铁嘴眼里头,都成了一个个他张启山破过的命,历过的劫。那只凶兽盘在他肩上,正张牙舞爪,半年前打在张启山右肩的子弹正正好洞穿了穷奇的腹,留下一道盘错的疤痕。


 


可凶兽毕竟是凶兽。


 


历万劫,尤不死不灭。


 


狗五爷正在张启山耳边絮絮说着些什么,解九爷在一旁安静的喝茶,是不是在张启山的伤口上瞄上两眼。


 


副官先齐铁嘴一步单膝跪地:“佛爷,在下幸不辱命。”


 


“好……”张启山转过身来:“去统计伤亡人数吧,记得给顾督军也报上一份。”


 


这时候齐铁嘴才发现张启山脸色苍白疲惫不堪,脸上好几处擦伤,眼睛上还蒙着一层黑布。


 


他像是突然被谁扼住了喉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突然间他双膝一软,终究颓然跪坐在了地上。


 


张启山听见动静,侧着耳朵听了听:“……齐八爷?”


 


齐铁嘴好不容易才站起来,一步步挪到张启山身边,伸了手要去触碰张启山脸上的黑布,结果被解九爷一巴掌打开了。


 


“佛……佛爷……你的眼睛……”


 


张启山倒是不在意,唇边弯出一抹笑:“受了点伤而已。”


 


一双眼睛,换一颗舍利子。


 


“会好吗?”


 


解九爷没个好气:“这要问大夫,你问他能问出个什么。”


 


张启山偏了偏脑袋:“会好的。”


 


齐铁嘴终究落下一滴泪来。


 


夜已过半,张副官匆匆进来,说是多亏佛爷安排缜密,长沙百姓三十万,五人伤于逃命途中,其余皆平安。


 


张启山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放松了紧绷的肩背。


 


他太累了。


 


此刻他尚能听见烈火烧灼时候的声音,噼噼啪啪,如纠缠的噩梦到了将醒时候,最后的束缚,又如为长沙城做了七七四十九日的法事,念的最后一句梵唱。


 


可惜他看不到。


 


若他能亲眼得见——


 


张启山生出了些许惧意,又被无力裹挟,最后连同这些时日的疲惫一同融到了他眼前无尽的黑暗里去,封堵了出口。


 


不只是可惜还是可恨又或是万幸,他张启山竟未能亲眼得见这一场大火,未能看见他曾豁出命去守的城最后的样子。


 


又像是讽刺了。


 


只不过这长沙城虽成焦土,但人还活着,再来年,又是春来草生。


 


总有春来草生之时的,只不过他等不到了。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是夜,张启山离开长沙,未曾回头。


 


 


 


1938年11月13日夜,史称文夕大火,烈火焚城。此事惨烈,南京速派专员运送物资进行赈灾,至11月底,长沙市内日用必需品基本满足供给、组设的盐米公卖处、银行设有兑换所,流畅金融、被阻隔的交通也逐渐开始恢复。


 


后有人在废墟里寻得一金灿灿的物件,送到识得的人手里头看,竟断出来是北魏太武年间的舍利子。


 


人说北魏太武帝灭佛,兵围上林寺,彼时方丈一人独守寺前,与官兵周旋。寺内僧人从地道逃出生天,方丈被困于大雄宝殿,眼睁睁看着官兵将上林寺付之一炬。


 


后人在废墟中,寻得这一颗舍利子。


 


长沙城内原本树大根深的九门,也因这一场大火彻底散了,世人难知这九门又到了何处做了什么营生,那个撑着长沙七年之久的张大佛爷,又去了何处。


 


百姓总归是挂念的。


 


有恩。


 


但最后,也只成了说书人口中的旧事,就在茶楼的巷口,醒木拍案之间,容世人再窥得当年长沙城中张大佛爷的半分容颜。


 


再后来传闻多了,又说那张启山本就不是凡间人的,专来这长沙城普度众生;又或是讲有人在杭州城里见过那一位,毕竟面容使人深刻,总不能轻易忘记,说他沿着西湖边上散步,怎看都似谪仙;又或是有人讲,这张启山因长沙大火对南京厌恶之至,后又成了哪一位手底下的将军,就不能轻易向人言语了。


 


或还有张府旧地的那一尊金佛,火愈烧这佛愈干净,如树生根立在此处,又有人借着这佛重建了庙宇,还能供人凭吊去也。


 


 


END

【all启】【多P】春药的正确解毒方法

秦北樱:

嗯,以车作比的话,这应该是个……共享汽车?


明儿出成绩,攒个人品。


警告:4P,含五一,九一,八一。


再次警告:4P,含五一,九一,八一。


三次警告:4P,含五一,九一,八一。


看着不爽也请不要砸车谢谢。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1913524916330



江蛊:

咳咳,不要拦着我~让我胡闹一下下!

就当是…… 《咫尺》番外小彩蛋 


严肃而紧张的佛爷&愧疚而喜悦的副官

《日山》 壹 (副启部分/ 就 要 开 车)

谁家的茶杯啊:

走起,上车。


文章名字叫日山,其意不言而喻。


但是不止是日山才日山。


(控制不住对张大佛爷)


滴滴滴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115517&tid=3197527#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