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山杰樾小段子】张启山果照五万起价先到先得

Sparay-肥啾在写肉听相声:

时樾和李俊杰没想到追踪盗墓集团老大的时候还能碰上这种福利。酒吧老板眼疾手快抄起胸口相机啪啪啪十连拍,李俊杰抱着胳膊冷眼看着张大佛爷挣开伸进他衣服里的大章鱼触手。


张启山:相机。


时樾:这是证据。


李俊杰:张启山你离他远点。


半个小时后,三人屏住呼吸在幽深墓道中前行,周遭褪了色的环佩仕女似笑非笑围绕着他们。张启山打头,时樾在中间,李俊杰跟在最后。张启山自己带来的人现在消失无踪,被迫跟这两个打算抓他坐牢的一起行动,脚下步伐却竟然不受影响,仍然稳得如履平地。


李俊杰第一次下墓,越走越觉得呼吸困难,心里烦躁,伸手扯开衬衫领扣,双眼如炬盯着最前面张启山的背影。张启山似有察觉,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看他。


“前方困难重重,危机四伏,如果你们对我有敌意,最后谁都逃不出去。”


李俊杰冷笑一声:“你要是怕我们暗算你,大可以现在就撕破脸。亏心事做多了,迟早也会阴沟里翻船。”


张启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他动作如电抄起后腰别着的手枪隔着时樾直指李俊杰。时樾眉目一凛,退后半步绷紧身体。张启山偏过头,瞄准一般锁定李俊杰瞬间僵直的身体,勾起唇角笑了。


“想死我可以成全你,你以为躲在清醒梦境就能安全?不杀你,是我没时间管两个无足轻重的人。”


李俊杰咬紧牙关,双眼通红,下一秒就要拿胸口堵枪口和他同归于尽似的。时樾抢上前去挡在两人中间,一句话没说出,就听见巨声呼啸,方才追击他们的红毛尸煞竟然打穿了墓道!


张启山瞬间转身,李俊杰看准他动作刹那,一把扯过时樾挡在自己身后,单手扣住张启山腕肘,压臂夺枪,用身体将张启山撞上墓道,死死制在墙上,膝盖都嵌入张启山双腿之间,抵着胯下克制他全部动作。同时伸长臂膀,看准张启山方才拉动的开关,一枪射穿断龙石上陈旧锁链,伴随墓道震动,断龙石狠狠砸下,将尸煞堪堪拦在身后。回身再看张启山脸黑如墨,时樾抿抿唇站起来,李俊杰把枪抵在张启山下颌,恶狠狠开口。


“我最恨别人用枪指着我。”


张启山被迫仰着头,眼帘垂下看着他的目光中透出蔑视神色,他的手握住李俊杰拿枪的手腕,时樾就听见李俊杰的骨头在张启山手下发出哀鸣。他抢上前扣住张启山手腕,同时护住李俊杰早就淤青的手,把脸色发白也一声不吭和张启山对峙的李俊杰挡下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指尖快速在张启山肩上敲出一串代码,口中说的却是。


“张大佛爷,我们已经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在这种地方搞内讧,谁都讨不了好。俊杰性子冲动,我替他道歉。”


时樾没有还枪的意思,却从李俊杰手里把枪拿了下来别进自己腰带里。


“你们两个身手好,我看还是我更需要这个东西,你们也不想我死吧?”


张启山看了他半晌,终于松开李俊杰,李俊杰收力不及退后半步撞上身后墓道,隔着一个时樾还气喘吁吁地瞪着张启山。时樾看着身前身后两个野牛似的男人,就觉得一阵心累。


他才25岁,不应该承受这种帅气和机智。


——————
张启山:我盗墓有其他目的,拿出来的明器从不出卖。


李俊杰:他拍你裸照也没卖。


时樾:你们两个再逼逼我他妈就要被粽子咬死了!

【攻变受】【樾山】入骨 下

Sparay-肥啾在写肉听相声:

//我就知道会被屏蔽系列//


这个不锁了那个随缘解屏吧就这样了……


很想对佛爷做更过分的事可写着写着不忍心了。


于是就很不伦不类。


大家凑合看吧!


https://m.weibo.cn/5713717838/4236447370761944
评论走链

【攻变受】【樾山】入骨 上

Sparay-肥啾在写肉听相声:


Attention:


          佛爷攻变受。






        “少爷……这是干什么?”


       时俊青一头黑黄相间的头发软软搭在额上,瘦弱少年疑惑看着面前公子。张启山眉目锋利,带着掌控一切的笑意,拇指摩挲少年纤细的食指指骨,在他瑟缩恐惧的眼神中执起银针,开口低沉而缱绻,几乎让人无法反抗,让少年目眩神迷。


       “给我的小树苗……做点标记。”




       指骨刺痛,时樾猛然自回忆中惊醒,原来是滚烫茶水洒上了手,把那处青黑的纹身染红。


       他抬起头,眸光中倒影出森冷囚牢,和尽头浴血的身姿。曾经不可一世意气风发的张大佛爷此刻丢盔卸甲,在他手里受尽折磨,被他亲手剥下一身血肉,只余艳骨,随着呼啸鞭哨起舞。


       七年,离开他整整七年了。


       时樾抬起手,舌尖抵住烫红的那处肌肤,双眼却饥渴地盯死了张启山破碎衬衣下裸露的寸寸肌肤,口中含着的是那个“山”字。


       曾经他也是这样,把自己瘦骨嶙峋的身体压在床上,温柔而强硬地吻去自己疼出的眼泪,从下巴到颈项,由颈项到胸膛,再到这个“山”字,他的唇舌竟好像相恋许久的痴缠,在乱世中相濡以沫一般的迷恋。初經人事,那是张启山留给他的刻骨铭心。


       时樾记得那时候自己本不想哭,他觉得自己被当做娼妓出卖,却不能真的甘心下贱,可那一瞬间,在这样温柔的吻下,他以为张启山爱他。


       他咬着自己稚嫩嘴唇,洇出斑驳的红色,张启山来吻他,军阀的口中有淡淡酒香,同他的唇舌一样强势闯入时樾的灵魂,时樾的要被他大掌把持,似扶风嫩柳,似枝头飞花。他听见男人的话。


       “别怕,不疼。”


       时俊青相信了,下一刹那他被猛然填满,疼得高声叫喊,张启山却笑。


       “说什么都信,怪不得能被卖到青楼。”


       张启山在他体内,滚烫粗壮,钉死了时俊青在怀里。


       “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


       时樾看不清他,这一句话他不懂,文绉绉的,让他心慌。


       然后张启山吻住他,舔舐,吮吸,热烫的唇舌交缠,他的灵魂都被蒸发。


       ——他难道爱他?


       “傻一点无妨,你很好看。”





       “……唔!”


       一声痛极的闷哼扰乱时樾意识,张启山又被冰冷盐水泼醒,粗砾般陷入他的伤口,周身不可控地痉挛。时樾摆摆手,两旁特务扔开水桶退下,张启山得片刻喘息,在刑架上垂头不语。


       “是我又犯傻了。”


       时樾低声对着他道,张启山费力抬起眼,这一个动作已是耗尽他的心力,苍白面容累累伤躯之下,就只剩两点寒星,冷冽射入时樾眼中。让他如何不心动?


       他爱张启山,无论他多无情,无论他多强悍,无论他……多么的不可亵渎。


       而张启山凝视这个他宠爱过,亲手养大的孩子,不知在想什么。时俊青的脸如当年一样,是让人一见倾心的少年般,那时他蜷缩在柴房一角,谁去动他,都被他咬出鲜血。张启山想起当年让他恻隐的眼神,现在更是,是狼,白眼狼。


       时樾抬起左手,在张启山眼前一晃而过,落在胸口,张启山血冷心凉,穷奇匿在骨子里,现下那处一片坦荡白皙,什么也没有。


       “佛爷铁骨铮铮,这些东西不过是小打小闹。时樾忝受佛爷教导,今天又丢人了。”


       “呵……”张启山笑了,然后咳了半天缓上这口气,“我不曾给日本人养过狗。”


       时樾被那双眼中的轻蔑刺痛,又被那其中的疲惫打动,千万解释堵塞在喉咙里,说不出,不能说,四周炯炯目光锁定他,他的戾气更盛,泄愤一般抓紧了手下皮肉,牵扯到满身的伤口,张启山登时疼出一身冷汗。他难以忍耐般撇开头,闭眼喘息,时樾贴近他耳畔,索命鬼魅似的,话语极冷极毒极无情极残酷,扎进张启山不屈的脊骨。


       “我刚刚想起,佛爷最怕的,不是痛。”


       张启山周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人,时樾满意于这反应,招手便有数人抬进一张铁床,四角有锁,旁边放了一套银针,炭盆,酒精,毛巾。张启山突然挣扎,铁链撞击之下,惊骇了全部特务,没人想到一直沉默受刑,数次昏厥的张启山还有这种力气。他几乎只差半寸就能咬住时樾的喉咙。


       “时樾,你敢!”


       “为了你,我没什么不敢。”


       时樾贴着他双唇,肆意把那软肉蹂躏成想要的形状,任他咬伤自己。惨烈一如当年,风流无两的张公子,吻那青楼赎出来的小混混。时樾眼底泛滥,他说。


       “别怕,不疼。”






旅行兔兔之时樾

不过是一个小白告:

您好,欢迎下载当下最热门的养成放置类app旅行兔兔,请您输入您的预约码。
好的,输入成功,恭喜您获得自由选择兔兔的权利。
您要选择领养这只时樾兔兔吗?请确认。

时樾兔兔是花果山上非常特殊的一只兔兔,当时樾兔兔刚来到家里的时候,他的名字甚至还不是时樾兔兔,那个时候的他叫做俊青兔兔。俊青兔兔的家门口长的也不是四叶草而且油菜花,如果你在家里找不到俊青兔兔可别以为他就是出门了,去戳一戳那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田,说不定俊青兔兔就藏在某个角落里等着跳出来抓你的手指哟。

前期的俊青兔兔由于刚离开花果山见识到这个花花世界,可能会显得有些蠢萌,即使他做出了一些在你看来可能没见识的事情也不许嘲笑他哦!运气好的欧洲女皇还可能会收到超稀有的限定款俊青兔兔捧着椰子皱眉头的明信片哦。

当你的俊青兔兔外出的时间开始慢慢变长并且回来之后搂着你撒娇多于找你聊天的话,这个时候千万不要表现得不耐烦或者冷漠,这是俊青兔兔变成时樾兔兔的阵痛期。要用你最真诚温暖的爱与信任,来陪伴情绪低落的俊青兔兔,告诉他他不是孤独的一只兔,你会永远陪伴他,永远等着他从油菜花田里跳出来抓你的手指。如果有一天开始有狗来访问你的庭院的话,那么恭喜你,你的俊青兔兔已经进化完成变成时樾兔兔啦!

当俊青兔兔变成时樾兔兔之后门口的油菜花田并不会消失,而是会变小,旁边其他的地方会变成空地。这个时候如果对时樾兔兔发出“这是用来干什么呀”的疑问,就可以收获一张时樾兔兔坏笑的照片——“这里是用来种小树的!”

时樾兔兔是非常时尚帅气的兔兔,多多花钱给他买帅气的衣服会得到好感度加成,还有可能收到站在名为“清醒梦境”酒吧门口的时樾兔兔的明信片。

在氪金方面,俊青兔兔是花销很小的兔兔,只有在刚进化成时樾兔兔的时候需要多花一些钱来购置相关的装备,不过如果前期攒得足够多的话也完全不需要氪金。过了这段时间就完全不用担心了,时樾兔兔是非常会赚钱的兔兔,基本每次出去旅行都会带回来各种特产和小钱钱,完全可以自力更生,总之是非常适合资金不足不打算氪金的女皇们啦。

说到时樾兔兔就必须提到他的朋友们了,通常回来庭院访问的是狗狗,请注意,每次来庭院的不是同一条狗而且三条狗!不可以把他们当做同一条狗哦!每次来先说“时樾兔兔在不在家呀”的是老大,说“是时樾兔兔托我带东西回来”的是老二,趴在门口不说话等着你投喂的是老三,要记住哦,不然他们可是会跟时樾兔兔告状的!当然啦,时樾兔兔不会生你的气,可是面对这么可爱的时樾兔兔,照顾好他的朋友不是应该的吗?

时樾兔兔也是非常顾家的兔兔,除了前面提到过的会带回来小钱钱之外,时樾兔兔每次旅行都会带各种各样别出心裁的特产和礼物。时樾兔兔喜欢寄明信片,而且会在回家之前预告好几次,所以当你第一次收到他的消息时别太激动,他可能还没有要回来的意思,真的要回来的时候他会认认真真地写明回来的时间的!

时樾兔兔回家时通常都非常兴奋,建议的做法是第一时间接住那只跑得飞快直接冲向你的兔兔,在他一边用兔爪爪拍打你的手一边得意地讲他旅行的经历时揉一揉他头上的兔毛。把他抱进屋里之后再一边夸奖他带回来的礼物一边给他讲你是怎么招待那三只特别崇拜他的狗狗朋友的。如果在此之前你已经收到了象征好感度最高的无人机做为礼物的话,这个时候说得高兴的话热情奔放的时樾兔兔可能会在你的脸颊上印一个亲亲哦!这个时候千万别表现得太激动,不然得意上天的时樾兔兔下次可能就会故作吝啬了哦。

总的来说,时樾兔兔是相对易于饲养的兔兔,比起对氪金的要求他更需要的是全心全意的爱与信任,要用一颗温柔的心去温暖他,照顾他,你就会收获一只又会撩又帅气的时樾兔兔啦!

好的,您已经确认领养这一只时樾兔兔,祝您游戏愉快,请好好爱他。

蒙面天涯:

由于过于喜爱时樾VS安宁,剧场里首次出现了女生角色!!!
哦,天哪,捧起我的小心心~

蒙面天涯:

《我是谁》后记
☆附送一张封底图😊
——————————
全篇完结撒花!
这篇文章的雏形,最开始只是结尾处的五句对话而已。
万万没想到竟然最后写了4万8千字,而且还开了两辆小破车。
对于一个短篇纯爱(划掉)作者来说,也算是新的挑战罢。
曾经冷太@🦋饱饱的小兔毛冷冷🐰 问过我,这是个HE还是BE的故事,我当时嘬着牙花子沉吟了很久,最后犹豫着说,这应该不是一个BE。
但这也绝对不是一个HE。
如果你看得足够仔细,其实早在第七章里面就已经写到了“直到和时樾分开多年之后刘子光还能清晰地回忆起这一幕”,所以这篇文章的基调是早就被定好了的。
时樾和刘子光,或者说时俊青和刘子光,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倒不是因为横亘数年无法释怀的欺骗和伤害,也不是感情崩坏温柔不再,而是两个人都没法面对真实的自我。
就像标题一样,“我是谁”不论对任何人来讲可能都是一个没法证明的论题。小的时候你以为你是好学生,但其实你离“别人家的孩子”还有很大距离;长大了你以为你是单位骨干,但其实评职涨薪的名单里并没有你;后来你以为你有事业有家庭,但其实你老婆在外面有了新傍家儿……你以为的你是谁,和实际上的“你是谁”并不是并列的重合的,甚至有可能,是背道而驰的。
刘子光黑化的原因是为了前程。说起来这个理由可能有可笑和牵强,但是在原著里刘子光的出身并不好,他因为贪念那块可以“更深一步进入军队机关甚至军情部门” 的特殊通行证而放任自己走上了歧途。
刘子光自己觉得,和时樾大概是那种相依为命的关系,不论是十年之前在学院、两年之前又相见、亦或者是时樾被绑架受伤之后的现在。
别的人来来往往匆匆忙忙,只有他俩是藕断了丝却还连,从彼此身上找来的温度,总是比自己的高一些,会温暖了自己的冰冷,能捂住即将冻碎的信念。
时樾爱上刘子光大概更早一些,是在学院的时候,在后者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意的时候,那时候的时俊青就已经开始学着体会和体谅,所以他才会在潜意识里逼迫自己失忆,来避开他并不可能接受的伤害。
老话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就算他如愿忘记了前生的痛,今生
你说他不怨不恨吗?那是不可能的,任何一个人被自己所钟爱的人握住手开了一枪,别说是对着心口,哪怕仅仅是比划一下,那也是心里要发了狠打回去的。
但是时俊青没有,他选择了自我封闭。
潜意识里他是害怕的,怕自己眼瞎怕自己失望怕自己长久以来的付出和爱恋是对着一个虚伪又狠厉的小人。
时俊青醒来以后改名叫时樾,名字是刘子光起的,是他无法摆脱刘子光的象征。
无论怎样隐藏,无论走多远,只要刘子光想,他就能再找到时樾。
因为在他俩之间,还与一个郄浩。
郄浩在这个故事里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设置,他纵穿在了刘子光与时樾的十年恩怨情仇之中,他冷眼旁观却无法坐视不管。
在时俊青中枪住院的时候,一直是郄浩扮演了本该是刘子光的角色,他忠实地履行了“大恩不言谢,以后光哥有任何事吩咐,我郄浩两肋插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句承诺。
有人或许觉得郄浩是“愚忠”,他不分青红皂白地听从刘子光的吩咐,让他照顾时俊青他就照顾时俊青,让他帮时樾开酒吧他就真的放下自己的一切去帮了这么多年,他还和刘子光一起冒着危险去救被绑架的时樾,就算在时樾知道当年的真相以后,郄浩也是一力在偏向着刘子光说话,但这绝不是他在报当年的搭救之恩甚至是他不辨黑白善恶,而是郄浩真真正正懂得刘子光。
刘子光去做雇佣兵是为了赚钱“养”时俊青,他是对不起他但他是不是真的有必要做到这一步?他身上背负的、承受的、忍耐的,是他该为做错的事情偿还的,但他付出的,也早已经超出了他本来设定的限额。赚钱的方法多种多样,这种可能是危险性最大的一种。刘子光在踏出这一步之前一定反复思量深思熟虑过,而且这个时候他一定已经把时俊青受伤的真相告诉了郄浩,他需要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去代替他照看时俊青,他再也冒不起风险了。
对于一个心里满怀悔恨、自责和悲伤的人,最严重的惩罚可能是让他每天都让他看到这个被他亏欠的人,但如果说还有比这更尖锐更过分的惩罚,大概就是让他爱上这个人了。
刘子光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种情形。他在学院的时候没能理清自己的心意,朝夕相处惺惺相惜确实让他和时俊青滋生出一种“友达以上”的情谊,刘子光远远没有时俊青细腻,他并没察觉到他“起床出操了要喊阿青,累的爬不起来要喊阿青,该到洗澡的时间要喊阿青”其实是因为喜欢,他也没有察觉到 “大约每隔半年,时俊青会向学院食堂借一次炉灶,亲自做上一道三杯鸡和一道银杏百合炒虾球给刘子光吃。”其实也是出于喜欢。
“失去以后才知道珍惜”真的不是无病呻吟强说愁,没有失去过的人不懂得无法挽回的失力感和胸口撕扯的钝痛,就如慢火蒸蟹,待得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死到临头无力回天,才恍然大悟在能够逃开的时候只因为贪恋了那一点点温暖,才不仅没了自由,还搭上了性命,就算搏力挣扎,除了苟延残喘落得一身支离破碎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时樾之于刘子光,像一罐蜜糖也像一碗砒霜,刘子光羡慕时樾单纯不世故可同时也痛惜他单纯不世故,才会那么轻易相信了那个会伤他到无以复加的人。
在那个懵懂的少年时代,时樾珍藏的所有美好大概都和刘子光有关,所以在知道真相以后才没法原谅他。时樾是一个有点悲情的角色,一方面他被迫失去了原本大好的前途,一方面又深陷在对刘子光爱恨交织的情绪里,矛盾使他疯狂,但即使是换个人,谁又能在被伤得这么深以后能平心静气再和谐相处呢。
所以如果说时樾和刘子光还有可能再续前缘,那么需要一个非常特别的契机,又或者仅仅是像@风中媚儿 说的“在某一个时间相遇,也许就能面对面说一句,你好吗,我不好,因为你不在我身边。”
谁知道呢?
/END

蒙面天涯:

《我是谁》第十四章配图。
“你要杀我,除了受着,我还能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