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等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木子彗心敏:

配合节日氛围(并不,只是因为手残)画的凌

【all凌】《千秋寂》

听雨声:


                    章十六


        只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里,一切就已经天翻地覆。
        与太子讣告同时发放的还有摄政王三日后斩立决的檄文。
        刺杀太子,威胁凌王,怎样都是死罪。
        皇宫的每一处都已悬挂上了白绸,远望去,宛若一场大雪刚至。
        元凌沉默地走着,父皇体恤他受到了惊吓,特地让常公公亲自送他回府休息。
      “殿下……这是去宣明殿的路。”常公公见他一脸失魂落魄,忍不住小声提醒。
        元凌愣了愣,却没有停下脚步。
        常公公见他执意向前,只好继续跟在后面。
        几个侍卫匆匆从他们身边经过,芸儿的哭泣声也从不远处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
        元凌终于有了丝反应,他快步赶到宣明殿,一眼就看到了那朱红色殿门上贴着的白色封条。
        芸儿见是他,哭得更加伤心了起来,“殿下,王爷是不是回不来了,他们为什么要封了这里?”
        元凌意外的平静,他将芸儿扶起,便一步步踏上了殿前的台阶,“他会回来的。”
        他的声音不大,却让人听得分明。
        常公公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莫名不安起来,“殿下还是回凌王府吧。”
      “劳烦公公去告诉父皇,衍王是被冤枉的。”元凌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本王会证明他的清白。”
      “那……那老奴先告退了。”常公公不敢再待下去,他总觉得凌王殿下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元凌怔怔看着眼前紧闭的殿门,就在几个时辰前,顾丞衍还在里面亲了他的唇角。
     “芸儿,如果一个人在你的生命里是不可缺失的存在,这……意味着什么?”
        一旁的芸儿看着他眼中的光亮明明灭灭,微微愣了愣,“意味着……你可能爱上了他。”
        心如抽丝剥茧般一层层地打开,以这样残酷而疼痛的方式。
        元凌看着前方,仿佛顾丞衍还笑着站在那里。
        你守护了我四年,这一次换我护着你,可好?


       
         天帝刚处理好太子的丧事,常公公就回来了。
      “老四送回去了?”他常年面无波澜,也看不出什么喜怒。
      “殿下没有回凌王府,去了宣明殿。”常公公如实回答,又胆颤道,“殿下还让老奴转告陛下……说……说衍王是被冤枉的……他要证明其清白。”
        天帝眯了眯眼,半晌冷笑,“顾丞衍把他养得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陛下说的是。”常公公适时拍了个马屁,“这凌王殿下也不知道中了什么蛊。”
        天帝睨了他一眼,他不喜欢话多的奴才,“准备一辆马车,朕去趟大理寺。”
         等他到大理寺时,天已经黑了。
         封拓接到秘旨后,早早就恭候在了门外。
         天帝一边往地牢的方向走,一边低声询问,“衍王一个下午都在做些什么?”
         不问还好,一问封拓就气得不行,添油加醋道,“他……他在那睡得可香了,简直太不把天威放在眼里了!”
        天帝没有说话,只加快了步伐。
        地牢常年不见日光,相对于外面要阴暗潮湿很多。
        顾丞衍果然闭着眼倚靠在墙边,即使一身简单的白色囚服,也难掩眉宇间的清贵之气。
        说来也奇怪,这人明明没有皇室的血统,却贵胄天成得让人情不自禁臣服。
        天帝摒退所有人,笑着上前一步,“衍王好兴致。”
        顾丞衍微微睁眼,“……比不上陛下大晚上来地牢的兴致。”
        天帝也不恼他语气里的嘲讽,仍是笑着,“四年前你为了那个孽种和朕反目,今日又为他赔上一条性命,朕倒是不知道自己当初训练出了一个情种。”
      “一个杀人工具尚且能有感情,陛下却没有。”顾丞衍的唇角扯出凉薄的笑意,“不对,陛下曾经有过……可惜又亲手扼杀掉了。”
      “你――”天帝一下子就被触到了痛处,但很快便平复了下去,“你不过还有三天的时间逞一下口舌之快。”
      “对了,那个孽种说要为你洗雪冤屈。”他的笑容突然变得恶意,“到时候平反不成,朕便治他一个同谋之罪,让他下去陪你可好?”
      “他若不能活着,元氏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顾丞衍抬头,直直看向他,似笑非笑,“陛下该知道,本王不是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人。”
        许是他眼中的寒意过于骇人,天帝竟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看看能不能活过明天。”


       
         天帝走了没多久,肃风便偷偷潜入了地牢。
      “属下救驾来迟,请王爷恕罪。”
      “起来吧。”顾丞衍看了眼被他打晕的守卫,缓缓站起身,“凌王殿下怎么样?”
      “他……他很好。”对于他第一时间就问元凌,肃风内心还是有点小小埋怨的,“不过殿下一个人去了金禧阁。”
      “你让迟毅跟着点,别又像今天这样。”顾丞衍的眉间终于有了丝无力感,“我们只有三天时间。”
        肃风却是不解,“只要王爷一声令下,以我们如今的势力,就算不能逼宫也能与之对抗,何必要步步退让?”
      “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要的是元凌光明正大坐上皇位,受万民爱戴。
        而且……他还不希望那一天这么快到来。
      “那属下该做些什么?”
        顾丞衍已经思忖了一个下午,此刻也不用再犹豫,“你先派人去乾州的锦村找一个叫胡大娘的人,向她打听一下前任御史陆闻之,并带回帝京。”
      “再派几个人盯着元溟,太子之死与他脱不了干系。”
      “属下遵命。”
      “其他的本王自有打算,你先回去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匆匆写了一章,也没仔细回看,等有空再修改吧)





凌凌

杲丽娜:

双星聚,

若不能化解,

我愿以命,

换他一世安妥。

相知相惜的爱,

才是帝王最难求的事情,

我希望你可以陪着我,

共看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世。

【图片不得二改,不得去水印,禁止商用】

【all凌】《千秋寂》

听雨声:


                   章十五
       
        三日很快便过去了。
        太子的生辰是皇城的盛事,宫里早早就准备了起来。
        中午在撷芳苑设家宴,晚上则在承福殿宴请百官,到时候天帝和各宫妃嫔也会亲临。
        元凌早上醒来时,顾丞衍已经站在床边穿戴整齐。
      “你起这么早干嘛?”身边没人,被子里的暖和气都散了,他有些不满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顾丞衍俯身,无奈地捏了捏他细滑的脸蛋,“今天可能会有变故,我得先出去安排好,你再睡会儿。”
      “嗯。”元凌迷糊地点了点头,“你快点回来。”
        顾丞衍想到那张仿佛催命符一般的宣纸,心里突然生出一些不安,他低头在元凌的唇角亲了亲,便转身离开了。
        肃风已按照他的命令挑选了数十名训练有素,武力高强的侍卫恭候在殿外。
      “你们今日的任务就是隐藏在撷芳苑各处,凌王殿下一有危险,便出来相救。”
      “属下们明白。”
      “肃风,你负责察看有无异常的人和事,一有风吹草动便来告诉本王。”
      “属下遵命。”
      “现在就去吧,宫里应该正在准备午宴。”顾丞衍负手而立,初冬的冷风吹得他墨色的衣袂飒飒翻飞,“你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
        他抬头,万里无云,这层表面上的安宁终究要破碎了。


       
        大约巳时时分,皇子公主们开始陆陆续续地盛装进宫。
        虽是秋末冬初,撷芳苑却依旧万树长青,百花争妍。
        宫人们围着几张石桌摆好凳子。
        因为午宴还没开始,桌上只放了一些点心和清茶。旁边的几张檀木案上则放着笔墨纸砚、琴棋书画等闲雅之物,以供众人消磨时光。
        元凌找了张凳子坐下,随手拿起个点心便吃了起来,“你早上说可能有变故,什么变故?”他这几日一直忙着收集证据,也没怎么关注宫里发生的事情。
        顾丞衍倒好一杯温热的清茶递过去,“可能会有刺客。”
      “刺客?”元凌微微蹙眉,“该不会又是九弟吧?”
        他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元溟,却见他正在和元济认真地下着棋。
        顾丞衍拉回他的视线,“他只是别人的棋子,我担心的是那个下棋的人。”
        正说着,肃风便从不远处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低声汇报道,“王爷,那个蒙面人出现了。”
       “去看看。”顾丞衍起身,又低头看向元凌,“你乖乖呆在这里。”
        元凌已经习惯了他哄小孩的语气,轻轻点头,“嗯,你小心一点。”
        顾丞衍跟肃风离开没一会儿,元灏就在宫人的陪侍下过来了。
        众人纷纷起身恭贺。
        元凌也走过去,笑道,“大哥,你来了。”
        元灏点头,带他走到元济、元溟面前,“先去金禧阁吧,别耽误了时辰。”这是大魏皇子生辰的惯例,需于巳时左右前往金禧阁焚香祷告,以祈求皇室兴旺,国泰民安。
        元溟闻言抬头,央求道,“大哥你和四哥先去吧,臣弟和三哥将这盘棋下完就去。”
        元济也附和道,“九弟说了这盘我赢了就把他那金弓送给我,大哥你就帮我这一回吧。”
        元灏无奈地笑了笑,“行了,大哥答应你们还不成,我和四弟先去,你们别玩忘了就行。”
       
       
        顾丞衍随肃风来到玉带湖畔,那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果然负手站在那里。
      “你终于来了。”男人的声音沙哑而冷冽,“我等你很久了。”
        顾丞衍不动声色地靠近,“阁下到底是谁,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男人轻笑,竟然自己又上前一步,“王爷只需知道,这世间万事,都是有因果报应的。”
      “所以……你要杀了谁来实现这报应?”顾丞衍并不想打哑迷,抬手就要摘下他的面具。
        男人似乎早有预料,迅速地避开他的进攻,冷笑道,“不需要我杀,已经有人要死了。”
     “你什么意思?”心里的不安在这一刻愈发明显,顾丞衍知道自己千防万算还是中了计。
        男人看着他,笑得轻蔑且得意,“从这里到金禧阁最快也需要半柱香的时间,你猜你和天帝……谁会先到那里。”
         顾丞衍再顾不上与他纠缠,匆匆离开。
         临走前,他又看了男人一眼。
         那双眼睛里的刻骨恨意分明在哪里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元凌和元灏来到金禧阁后,和往年一样,去取了檀香点好插到香炉里,然后虔诚跪下祈祷。
        空气里袅袅飘散的白色香气,却与之前不同,似乎更馥郁一些。
        元凌正奇怪着,就看到身旁的元灏一个踉跄,他忙扶稳他,“大哥,你怎么了?”
        元灏痛苦地摇了摇头颅,艰难起身,“头有些晕。”
        他无意识地摸到香案上的莲座青铜烛台,脑海里仿佛有人在示意他要杀了眼前的人。
       元凌并未发现异样,“你歇会儿,我去叫太医。”
       然而他还没走出一步,元灏已经拔出红色的蜡烛,将锋利的烛台对他狠狠刺来。
     “大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元凌敏捷地躲过,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元灏却已经双目混浊,完全丧失理智。
        往日校武场上一招一势的训练此刻全都变成了手上的进攻,且招招致命。
        元凌没有想到他真的要置自己于死地,只守不攻的结果就是被步步逼至墙边。
        眼看着尖端就要刺入胸膛,他本能地抓起墙上挂着的长剑相迎上去。
        元灏很快就落了下风。
        元凌的长剑击飞了他手里的烛台,也难以避免地在他的手掌上划出伤口。
        结果没过多久,元灏就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元凌忙丢下剑上前扶住他,却见他脸色惨白如雪,唇色更是乌青一片。
        元灏迷茫地看了他一眼,就闭上了眼睛。
        手里的双臂突然变得无力,元凌颤抖着将手指放到他鼻下,却感觉不到任何气息。
        他终于意识到剑上有毒,抓起元灏的手一看,果然伤口处的血已经凝成黑色。
       
       顾丞衍匆匆赶来时,看到元凌怔怔地半跪在那里。
       就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顾丞衍……大哥死了。”元凌见到是他,心里绷着的弦一下子就断了,“有人在剑上涂了毒药。”
        他从未想过,还会再看到亲人惨死面前。
      “我知道。”顾丞衍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却已经没有时间好好安抚他,因为门外冗杂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靠近,“呆会儿他们进来时,你什么话都别说。”
        他说完便捡起了掉落在地的长剑。
        元凌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他也意识到了门外将有一群见证杀人现场的证人。
        可是他还不来不及阻止,顾丞衍已经将剑搭在了他的肩上。
       与此同时,房门从外猛地推开。
      “灏儿!”“大哥!”“四哥!”“太子殿下!”
        一时间,惊叫痛哭声不断。
        元凌却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他怔怔地看着顾丞衍,周围的一切都化为虚无,只有那抹墨色越过四年温柔的岁月,在他的心口渐渐鲜明起来,以最温暖而悲伤的笔调。
      “来人,将摄政王押往大理寺地牢!”天帝在悲痛之余终于想起将罪魁祸首捉拿起来。
        顾丞衍释然地笑了笑,还好,他来的还不算太迟。


     


      
     
       
       


       
       







coldseleno:

醉玲珑无水印1080p两版下载

H264版解压后37.7G

H265版解压后55.9G

理论上同体积下H265版画质会好于H264,但H265目前没有好的无损切割方法

H264版有两集带有logo故用优酷版无水印代替

H265版也缺少几集用H264代替


H264版: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geFRUsr 密码: ssuf

H265版: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skB3Nrv 密码: 3ztz

另送建军BD原盘cut源档

 链接:http://pan.baidu.com/s/1eSdACtO 密码:83t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