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杲丽娜:

陈伟霆 饰 元凌


他愿以十年阳寿,求一生相守。 

你愿以命相托,护他一生安妥。

以天地为证,以大魏的江山为聘,

你可愿做我的妻子,陪我一起,

予大魏一场繁华盛世。


【图片不得二改,不得去水印,禁止商用】

【all凌】《千秋寂》

听雨声:

                
                  章二十


     “……五哥?!”要不是身处牢狱,元溟几乎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的人已经脱了当年的少年稚气,变得更加棱角分明,却也沧桑得让人不敢相认。
      “很意外吧。”元泽扯了扯嘴角,看不出是嘲讽还是悲哀,“如果不是为了报仇,我大概已经死在了南疆。”
      “报仇?”
      “你们都以为当年杀了莲妃的人是我母妃,其实……是元安那个魔鬼。他当年可以拿我整个殷家为自己顶罪,今天让你替他死又算得了什么。哦……对了,还有大哥,为了逼死元凌,我们这些亲儿子的命都只是他的工具。”
      “父皇……为什么要这么做?”元溟既是不解也是不信,“杀了我们对他有什么好处?”
      “好处?”元泽突然露出诡异的笑,“你知道他是怎么登上这个皇位的吗?”
      “先皇病逝,又无子,自然是皇弟继承了。”
      “那你知道莲妃是谁吗?你又知道元安为什么要杀了她和元凌吗??”
      “为……为什么?”元溟实在受不住他的步步逼问。
      “因为你一直敬重的父皇只是个弑兄夺嫂的小人,四年前他无意间发现元凌是先帝的遗腹子,恼怒下便派人杀了莲妃,说来可笑……他派的不是别人,而是当年他最信任的死侍顾丞衍。”
      “顾丞衍?!”元溟诧异抬眼。
      “你没有听错,就是他。”元泽冷笑,“元凌一定还不知道,庇护他四年的兄长会是他的杀母仇人……你说他知道后会怎样?”
        元溟看着他眼中的残忍和疯狂,突然就对元凌有了同病相怜之感。
        真相从来都是残酷到鲜血淋漓。
      “所以父皇是为了杀元凌才下毒的?哪怕是以……亲儿子的命为代价。”
      “我早说过,他是没有心的。”元泽的声音近乎冷漠。
      “那他为什么又会那么凑巧地在我们的计划中横插一脚?”
        元溟还没完全弄明白,元泽已经上前一步狠狠掐住了他的脖子,“因为……是我告诉他的,我只是想看看他倒底会狠到哪一步,没想到他真的会下毒。”
      “你……你要干什么?!”元溟被掐得窒息,拼命地想挣脱开他的手。
       元泽却丝毫没有卸下一丝力,“你终究要死,不如让我杀了,也好让元安知道他的报应就要来了。”
       他说完,便偏头用力转动了手腕。
      “咔嚓”的断骨声那样清晰而响亮,像极了那年秋天核桃的敲碎声。
     “五哥,你看我厉不厉害,一下就敲开了。”
     “笨死了,都敲碎了,还是我来帮你吧。”
        ……
        九弟……我会杀了父皇为你报仇的。
        
        
        宣明殿的封条已经被匆匆撤去,一切仿佛都没变,却又好像都变了。
        元凌小心翼翼地将顾丞衍扶上台阶,门外候着的芸儿见状刚要上前帮忙,就被顾丞衍给暼了回去。
        他现在温香软玉在怀,哪里需要别人来扶。
     “顾丞衍……你怎么这么重?!”元凌被压得几乎迈不开脚步,气得脱口而出,“在床上……”
      “在床上什么?”顾丞衍靠近他自己泛红的耳边,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原来你喜欢在床上被我压啊。”
     “你……”元凌刚要把在他腰间不安分的手拿开,就被拦腰抱了起来,“你伤好了?”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顾丞衍说完便将他抱到了内殿的床上。
        元凌已经不是两年前那个被他诱哄着上床还以为是习武的懵懂少年了,自然明白他要试什么。
        https://shimo.im/3SVAj2CbCQY2A8Jp


       


         天刚暗下来,远处还有半合暮色。
        温昀正看着胡大娘的来信发呆,就收到了天帝召见的秘旨。
        看来他们都知道了老师还活着。
        他怀着复杂的心情随常公公进天禄殿,甚至于还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
        然而天帝的面色却与平常无异,让他平身后方随意问了一句,“温卿觉得溟王是杀害太子的凶手吗?”
        温昀愣了愣,知他是试探,便小心斟酌道,“微臣对此事不甚了解,不敢妄议。”
      “你倒是懂得明哲保身。”天帝突然微微抬眼,“陆闻之教你的?”
        温昀没有惊慌,反而自然地露出淡淡哀色,“微臣倒是希望他还能教学生,可惜老师已经神志不清很久了。”
        既然已经无法隐瞒,不如主动示弱。
        果然天帝的眼神稍微缓和了些,“老先生怎么了?”
        温昀无奈叹息,“大概是人老了,反倒开始像小孩了。”
        天帝还要再问,常公公却突然慌慌张张跑了进来,“陛下!不好了!溟王殿下――”
        他见温昀还在,便闭了嘴。
      “温卿先退下吧。”天帝挥手谴退温昀后方问,“老九怎么了?!”
      “殿下被人……被人掐断了脖子。那人还留下了……这个。”常公公见他面色难看,忙战战兢兢将手里的玉佩递过去。
        天帝接过,这玉佩他自然认得,是殷家的信物。
        怪只怪他当年太过疏忽,没有斩草除根。
        现在,殷家的报复来了。


(写得太慢太混乱了,接下来基本也都是虐,还有人愿意看不?)


木子彗心敏:

配合节日氛围(并不,只是因为手残)画的凌

【all凌】《千秋寂》

听雨声:


                    章十六


        只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里,一切就已经天翻地覆。
        与太子讣告同时发放的还有摄政王三日后斩立决的檄文。
        刺杀太子,威胁凌王,怎样都是死罪。
        皇宫的每一处都已悬挂上了白绸,远望去,宛若一场大雪刚至。
        元凌沉默地走着,父皇体恤他受到了惊吓,特地让常公公亲自送他回府休息。
      “殿下……这是去宣明殿的路。”常公公见他一脸失魂落魄,忍不住小声提醒。
        元凌愣了愣,却没有停下脚步。
        常公公见他执意向前,只好继续跟在后面。
        几个侍卫匆匆从他们身边经过,芸儿的哭泣声也从不远处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
        元凌终于有了丝反应,他快步赶到宣明殿,一眼就看到了那朱红色殿门上贴着的白色封条。
        芸儿见是他,哭得更加伤心了起来,“殿下,王爷是不是回不来了,他们为什么要封了这里?”
        元凌意外的平静,他将芸儿扶起,便一步步踏上了殿前的台阶,“他会回来的。”
        他的声音不大,却让人听得分明。
        常公公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莫名不安起来,“殿下还是回凌王府吧。”
      “劳烦公公去告诉父皇,衍王是被冤枉的。”元凌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本王会证明他的清白。”
      “那……那老奴先告退了。”常公公不敢再待下去,他总觉得凌王殿下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元凌怔怔看着眼前紧闭的殿门,就在几个时辰前,顾丞衍还在里面亲了他的唇角。
     “芸儿,如果一个人在你的生命里是不可缺失的存在,这……意味着什么?”
        一旁的芸儿看着他眼中的光亮明明灭灭,微微愣了愣,“意味着……你可能爱上了他。”
        心如抽丝剥茧般一层层地打开,以这样残酷而疼痛的方式。
        元凌看着前方,仿佛顾丞衍还笑着站在那里。
        你守护了我四年,这一次换我护着你,可好?


       
         天帝刚处理好太子的丧事,常公公就回来了。
      “老四送回去了?”他常年面无波澜,也看不出什么喜怒。
      “殿下没有回凌王府,去了宣明殿。”常公公如实回答,又胆颤道,“殿下还让老奴转告陛下……说……说衍王是被冤枉的……他要证明其清白。”
        天帝眯了眯眼,半晌冷笑,“顾丞衍把他养得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陛下说的是。”常公公适时拍了个马屁,“这凌王殿下也不知道中了什么蛊。”
        天帝睨了他一眼,他不喜欢话多的奴才,“准备一辆马车,朕去趟大理寺。”
         等他到大理寺时,天已经黑了。
         封拓接到秘旨后,早早就恭候在了门外。
         天帝一边往地牢的方向走,一边低声询问,“衍王一个下午都在做些什么?”
         不问还好,一问封拓就气得不行,添油加醋道,“他……他在那睡得可香了,简直太不把天威放在眼里了!”
        天帝没有说话,只加快了步伐。
        地牢常年不见日光,相对于外面要阴暗潮湿很多。
        顾丞衍果然闭着眼倚靠在墙边,即使一身简单的白色囚服,也难掩眉宇间的清贵之气。
        说来也奇怪,这人明明没有皇室的血统,却贵胄天成得让人情不自禁臣服。
        天帝摒退所有人,笑着上前一步,“衍王好兴致。”
        顾丞衍微微睁眼,“……比不上陛下大晚上来地牢的兴致。”
        天帝也不恼他语气里的嘲讽,仍是笑着,“四年前你为了那个孽种和朕反目,今日又为他赔上一条性命,朕倒是不知道自己当初训练出了一个情种。”
      “一个杀人工具尚且能有感情,陛下却没有。”顾丞衍的唇角扯出凉薄的笑意,“不对,陛下曾经有过……可惜又亲手扼杀掉了。”
      “你――”天帝一下子就被触到了痛处,但很快便平复了下去,“你不过还有三天的时间逞一下口舌之快。”
      “对了,那个孽种说要为你洗雪冤屈。”他的笑容突然变得恶意,“到时候平反不成,朕便治他一个同谋之罪,让他下去陪你可好?”
      “他若不能活着,元氏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顾丞衍抬头,直直看向他,似笑非笑,“陛下该知道,本王不是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人。”
        许是他眼中的寒意过于骇人,天帝竟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看看能不能活过明天。”


       
         天帝走了没多久,肃风便偷偷潜入了地牢。
      “属下救驾来迟,请王爷恕罪。”
      “起来吧。”顾丞衍看了眼被他打晕的守卫,缓缓站起身,“凌王殿下怎么样?”
      “他……他很好。”对于他第一时间就问元凌,肃风内心还是有点小小埋怨的,“不过殿下一个人去了金禧阁。”
      “你让迟毅跟着点,别又像今天这样。”顾丞衍的眉间终于有了丝无力感,“我们只有三天时间。”
        肃风却是不解,“只要王爷一声令下,以我们如今的势力,就算不能逼宫也能与之对抗,何必要步步退让?”
      “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要的是元凌光明正大坐上皇位,受万民爱戴。
        而且……他还不希望那一天这么快到来。
      “那属下该做些什么?”
        顾丞衍已经思忖了一个下午,此刻也不用再犹豫,“你先派人去乾州的锦村找一个叫胡大娘的人,向她打听一下前任御史陆闻之,并带回帝京。”
      “再派几个人盯着元溟,太子之死与他脱不了干系。”
      “属下遵命。”
      “其他的本王自有打算,你先回去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匆匆写了一章,也没仔细回看,等有空再修改吧)





凌凌

杲丽娜:

双星聚,

若不能化解,

我愿以命,

换他一世安妥。

相知相惜的爱,

才是帝王最难求的事情,

我希望你可以陪着我,

共看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世。

【图片不得二改,不得去水印,禁止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