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常时】清醒梦境番外之常剑雄,关灯

Sparay-肥啾在写肉听相声:


Attention:小常总日常被爱情迷了眼,不温馨胡乱写的小段子,时总活在成人的世界!


《常剑雄,关灯》


时樾晚上不常在家,常剑雄花了四个月才给他捋过来这个生物钟。步骤中包括了即刻飞行全体员工一人一节的讲堂轰炸和大约有几千张那么多的熬夜猝死照片,别说时樾了,狗都吓的到晚上就睡。



好不容易把时樾的夜班换过来,常剑雄自己倒是忙起来。常氏接了个大案子,他跟着团队熬起来就是没日没夜的半个多月,形象上虽然不人不鬼,但精神可是极度亢奋——事业!事业就是男人的食粮!



他早上五点回来疯狂扑进时樾被窝里这么喊的时候被时总冷笑一声推了个侧翻。



“金钱才是食粮,老实待着,我出去买早饭。”



抢着俩小时倒头就睡的小常总没发现自己家卧室的灯是时樾走时才关的。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好几天,常剑雄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对劲。花了那么长时间让时樾回来陪他睡觉,结果自己把时樾扔家里一个月没回来,就算时樾会骂他矫情,他也依旧觉得——陪对象睡觉是男人应尽的义务。



于是破天荒浪漫一把的小常总,故意告诉时樾他晚上不回去,但还是半夜溜了回来,想给他个惊喜。



常剑雄蹑手蹑脚回了家,受过专业训练的人的确是不一样,轻巧敏捷的脚步带动矫健身躯潜入自己的客厅,优越的夜视能力让他不至于开灯惊醒爱人,他抚摸着早就熟悉他气息的三条大狗,狗狗们耷拉着耳朵撩起眼皮看他一眼,就随着主人的节奏一起趴下。



常剑雄心中暖得发甜,他想说一句回家了,又想赶快去抱住时樾。现在是凌晨两点半,看时樾睡意朦胧地亲吻他,一定很幸福。



他想得倒是挺好,谁知没等他摸进卧室,门就自己被推开,时樾揉着额角,手里还拿着一本大部头的书,昏昏沉沉走到厨房,摸了两片什么东西合着水咽下去。然后再回到卧室,灯还亮着。



常剑雄刚才没注意紧闭的卧室门透不透亮,但时樾衣服整齐,书还在手里,难道他没睡?心里疑惑,常剑雄皱着眉头先去了厨房,不过片刻就找到时樾藏起来的药瓶——安定。



他不在家的时候,时樾每天晚上都吃这个吗?常剑雄死死皱着眉,小腿传来毛绒触感,老大蹭着他,好像在点头回应他的疑问。



常剑雄紧握药瓶,紧抿双唇。



时樾的确有过心理创伤,怕黑和失眠都是正常的,他怎么就没想到?自己拉着时樾回来睡,又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简直……不称职到极点。



常剑雄心里转过好几个念头,终于把安眠药扔进垃圾桶,就像他偷军刀那天晚上扔时樾的策划书。



时樾一定不想让他看到这种事。



他在心里叹一口气,卧室的灯还开着,但天已经快亮了,难怪他以前早上回来都没注意到灯是开着的。



常剑雄轻手轻脚地出了家门,没有执行他的惊喜。




项目圆满完成,为了庆祝小常总打响第一炮,时樾在清醒梦境给他开了个大包间,一群人吵吵嚷嚷到了半夜。时樾和常剑雄酒量是一等一的好,其他人早就倒得横七竖八,就他俩还能笑着凑在一起,肩膀抵着肩膀,手握着手。



时樾大大方方安排了人把朋友们安置在各个房间,自己和常剑雄慢慢悠悠走路回家睡觉。他不经意打了个呵欠,常剑雄揽住他稍低些的肩膀扣在怀里,低声问他。



“困了?”



时樾声音还待着懒意,拢了拢衣服往他怀里靠。



“是啊,被小常总逼得一个夜场老板都知道困了。”



常剑雄笑的极为骄傲自豪,搂着时樾的胳膊更紧。时樾揉揉眼睛,心说总算能睡个好觉了。



一回家,时樾就被卧室的样子吓了一跳。



顶灯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好几个暖黄色的月球灯,摆在床头,窗台,墙角,挂在天花板。是他喜欢的样式,和他当年在蓝天利刃用望远镜看到的星球一样。他一开口喊一句“常剑雄” 灯就都慢慢亮了起来,是柔和的光晕,映得人心里暖洋洋的,像是常剑雄搬来了半个宇宙,拼凑最让他安心的夜空。



常剑雄从身后抱住他,胡茬蹭着他耳朵,把那里的皮肤蹭得泛起稚嫩的红。声音还像是当年哄着时俊青给航模盖章一样……



“以后要是自己在家睡不着,嫌屋里黑,就喊我的名字。”



“不过,我以后不会让你一个人在家等我,所以想安生睡觉的话……你可就别大半夜总喊我啊。”



时樾半天,扣着常剑雄放在自己腰身上的手笑了,他的手攀上常剑雄的脸,自己的下颌抬起,丰润唇瓣蹭过常剑雄的。



“这么说……我们以后做爱都要亮着灯了?”



常剑雄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这个。



时樾笑得比看见灯还开心。



“你这个智障。”



他的手够住常剑雄的衣领,拉着他倒进kingsize大床,床垫冷冰冰的,等着人去捂热。



“想让我好好睡觉,那就让我累到没力气睁眼啊,小常总。”



他一挑眉毛,勾起半边唇锋。



“去,关灯。”

评论

热度(81)

  1. 爱越越思霆Sparay-肥啾在写肉听相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