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虚构反派 x李俊杰】风暴 完

一把香葱:

《风暴舞》


一个虚构的孔武有力肌肉贲张的反派,脸和身材请随意脑补,谢谢!


人物性格背景故事全都瞎编,请放飞想象的翅膀!


逃亡旅途中的一个插曲,其他请脑补吧,嘻嘻。


预警!!!


诡异的玩弄!!!


怕有生理不适的请右上角,谢谢!


 


 


“动静弄的可真不小。”


在招待所后院一间不大的房间里,男人的两个下属正一边抽烟,一边听着隔音并不怎么好的房内传出的交///媾声音。


 


我是链接http://wx1.sinaimg.cn/mw690/4a2107d9ly1fsaj3obk1zj20c30upjsc.jpg


 


他又轻轻呵出一口气,微眯的眼睛睁了开来,湿淋淋的水迹自他的眼窝溢出,划过绯红的眼尾悄然滚落。


“William。”


男人轻轻吮掉了他略咸涩的泪,摩挲着他发凉的肌肤轻声低语,“我真想一枪打死你。”感受到怀中人虚弱的颤动,他又低喃,“但这一枪太难扣下了。”


男人抱着李俊杰的身子,细细啄吻他瘦削利落的肩线,仿佛十分的恩爱,他抽出格洛克丢到一旁,伸手在裤子口袋里摸了两下,掏出钥匙打开了禁锢住李俊杰的手铐,细瘦的腕子无力的跌落,失血过多而变得青白冰凉的指节被男人捉住,拉到唇边亲吻,他温存的搂住怀里的人,悄声说,“我再多给你几个小时,”


“天亮的时候我再杀你。”


李俊杰没有动,他闭上眼蜷缩起身体,用血淋淋的双手环住男人宽厚的背脊,将脑袋靠进了他的怀里。


 


翻倒的饮料瓶泼了满桌奶白色的液体,散发出一股股的苦杏味,两个男人面色青白,嘴唇发紫,口中不断溢出些白沫,早已断了气,周子萱双目圆睁,惊诧的瞪视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转头去看慢慢吞吞拱蹭着爬起身来的胖子。


 


男人侧身躺着,怀里抱着身体冰凉的李俊杰。


李俊杰迷迷糊糊的,身体的疲累痛楚让他低低哼了几声,带着些许鼻音,听上去软糯又可爱,他难受的窝在男人怀中不安分的动着,男人却也不觉得恼,反而饶有兴致的盯着他漂亮的眉眼细细打量,竟连环在背上的手臂悄无声息的滑至腰际都不曾察觉。


忽然,李俊杰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瞳仁平静的注视着男人的眼睛,先前的迷糊与虚弱尽数褪尽。


男人头皮一麻,寒意陡然自脊背窜起,他还未来得及做出些许反应,便觉后心冰凉,冷厉的刀刃自后脊插入,切断了胸骨,在前胸留下了一截短短的刃尖。


是他常年随身的那柄短刀。


他一张口,大滩猩红的血液争先恐后的奔涌而出,疏忽间便染透了大半的枕巾,他嘴唇翕动着,似是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倒流的血呛进了喉管,剧烈的咳了起来,呛咳间溅出的点点鲜血全数喷溅到李俊杰冰凉苍白的脸上。


男人张开嘴,牙齿森白,齿缝间全是血沫,极其可怖,他狰狞的笑着,抱住李俊杰肩膀的大手迅速钳住了对方的咽喉,他收紧指节,沉声低吼——


“一起死吧——”


李俊杰安静的看着男人,目光沉静,被钳住的脖颈顿顿的痛着,强烈的窒息重重压迫下来,然而他却依旧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他。


男人也看着他,看他略显疲惫的苍白面容,依旧像几年前那般漂亮明艳。指关不由自主的缓缓松脱开来,恍惚间他听见李俊杰低低的说“死吧”,便觉唇上一软,一个柔软的亲吻轻轻落在了他的唇角。


他真好看。


这是男人最后的一个念头。


后心的短刀被拔了出去,大量的血液喷溅涌出,不过片刻间他便停止了呼吸。


 


在这种偏僻贫穷的小村庄,极少会有旅人经过,胖子经营着这家小破招待所,每年接待的客人都不足十数人,这其中的大部分都是些喜欢自驾去各种偏远地区“拥抱”自然的驴友,而这些人的身上,总是少不了会携带许多的财物。


胖子经营的是一家黑店。


他会选择那些落单或者人数较少的客人,在饮料中投毒杀死他们,然后弃尸在村后狭窄的山沟里,那两个持枪的男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畏缩又胆小的胖子给他们的饮料里兑了氰化钾。


周子萱紧紧盯着胖子,然而胖子却对这个已经被铐住的女人不以为意,他对趴在桌上的两具尸体进行了细致的搜索,连他们裤腰上的Prada皮带都抽了下来,他慌慌张张的从油腻腻的桌子底下掏出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小布包,套上衣服抓起车钥匙夺门而逃。


 


周子萱握紧手中的Mac10,紧贴墙壁悄然无声的向李俊杰所处的房间走去,胖子逃命之后,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已死的尸体拖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方,她找到钥匙打开手铐,拿起死人的Mac10来到了房间门前。


房内极静,隔着一扇薄薄的门板周子萱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她抿紧唇,抬手握住了锈迹斑斑的门锁。


门打开的一瞬,强烈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周子萱心底骇然,被铺满地板染了半床的猩红惊得难以呼吸。


“俊杰!!!”


她叫了出来。


 


浴室里传出淋浴的水声,周子萱忧心忡忡的望向浮着许多霉斑的浴室门板。


“俊杰?你还好吗?”


她小心翼翼的问。


半晌没有人声,就在她思索要不要推门进去看看的时候,浴室门被打开了,李俊杰套了件干净的浴衣站在那里,他头发湿淋淋的滴着水,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


周子萱想问他伤到了哪里,需不需要处理一下伤口,转念又想到刚刚发生过的事,顿觉有些难以启齿。


“我手腕上的伤口需要包扎,右边的踝骨断了,可能需要固定一下。”李俊杰没有什么表情,声音也是淡淡的。


周子萱本想责备他受了伤不该洗澡碰水,但话未出口却又被她生生咽了回去,她推门的那刻看见的是赤身裸体的李俊杰浸在血污之中,身上还压着一具染满血迹的尸体,更何况之前发生过的,她也都听了七七八八。


两人沉默的坐在沙发上,李俊杰已经换好了干净的衣服,挽起衣袖让周子萱替他包扎血肉模糊的手腕,处理折断的脚踝。


“明天去找个医生看一下吧,我只能做些简单的应急处理,伤口这么深,很容易感染的。”


李俊杰一声不吭的垂眼坐着,长长的睫毛在他眼下投下一小片阴影,周子萱见他有些呆呆的,便又低低叫了一声。


“俊杰?”


李俊杰抬起头,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嗯。”


周子萱看着他,眼眶有些发热,心脏像是被狠狠捏了一把,又酸涩又疼痛。


“走吧。”李俊杰低声说,“我们走吧。”


周子萱点点头。


李俊杰从沙发里慢慢站了起来,他右脚做了简单的固定,仍不敢使力,走路有些拖着脚,一跛一跛的,他缓缓走到男人的尸体旁,弯腰拾起被随意丢弃的沾满了血迹的短刀,短刀擦净入鞘,李俊杰反手将刀鞘别进了后腰。


他转过身,拖着右脚慢慢跛行到了房间门前,又停下来。


他站在那里,良久才缓缓转过头,最后看了一眼男人伏在床上的尸体,湛黑的眸子里浮起点点的怜悯。


“再见了。”


他说。


然后,他关上了门。


 


End.


 


 

评论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