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倾世(七十六)

纹森特:




图倾删


下章开虐


**************************************




“财叔,工厂那边压力有些大。工人们几年没有回家了,这个春节有些人想回家。但是前阵子不是出了点事故么?现在都在赶进度,监工不肯放,打了几个带头的。现在那边人心不稳,有点镇不住。恐怕年前是出不来货了。”阿平道。




“丢!香港那边什么态度?”财叔恨恨的问。




“Bo哥说香港那边随时待命,只要我们出货,他随时押。”




“哼!事情都是他搞出来的!我走之前得需找他来一趟,不然我不放心。”




“是。”阿平点头。




“工厂那边不能再出差错了。”




“嗯,要不我去一趟?”阿平问。




“你去有个屁用!”财叔骂。阿平低头无言。




财叔抽了一口雪茄,雪茄头明明灭灭。




“还是我自己去一趟吧。”




“您不在澳门过年了?”




“货不搞定,谁也别想过年。”财叔慢悠悠的说。




“好,我给您安排一下。”阿平点头,“另外,瀚宇集团那边是等您回来再处理吗?”




“哦!这个事情。。。。。。北边的贵人快过来了。我们需要在他来之前把这个事情搞掂。这样,今天我去看看那位何公子。”




“好的。”阿平正要退下,又被叫住。


“等一下。”财叔忽然想起什么,“给我把阿姐叫来!”




“好。”






阿姐进入财叔的办公室。




“财叔,您找我?”




“嘿啊~~贵人要来了,你给我找的牡丹花呢?”财叔换上一副促狭的笑脸。




“哎哟,真是心有灵犀呀~~我正想来找您呢!”阿姐画着粗黑眼线的眼睛笑成两道弯。




财叔立马坐直身体:“找到了?”






威廉坐在书桌边的椅子上,财叔坐在斜对的沙发上。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很安静。




财叔一双塌尾眼上上下下把威廉看了好几遍,最后停在他的眼睛上。他发现对方也在定定的看着自己,毫无惧色。




财叔笑了:“呲~~你不害怕。”




威廉微笑:“我还不知你是谁,想要做什么,害怕什么呢?”




财叔想了想道:“没想到何大公子很有胆识。”




威廉微微皱眉:“我想你们可能找错人了。我并不姓何。”




财叔在那一刻有一瞬间的错愕,然后看向旁边的阿平。阿平微微点头。财叔于是转头对威廉洒然一笑:“看来这里面可能有一些误会。怎么称呼?”




“我姓陈,您可以叫我威廉。”




财叔点头慢悠悠的道:“哦~~威~廉。”






谭晓飞跟着侯晓杰进了刑侦大队大楼。随后数据组的组长带着他俩走进办公室,办公室里有几台大的电视屏,正在一帧帧播着交通摄像头的录像。几位组员,聚精会神的盯着看。见到三人进来,纷纷暂停打招呼。




“大家好,这两位就是晓杰和晓飞,他们对当事人非常熟悉,来配合我们。”众人纷纷点头。晓飞在组长的引导下,坐到一台电视屏前。




“从头开始。”在组长的示意下,画面迅速后退,从头开始播放。




视频来自威廉所住的院子所在巷子的街角。画面里,斜角度可以看到小院子门口。5个男子陆续走进巷子,都刻意低下了头看不清脸。按门铃,其中两人戴着红袖章,不一会儿门打开了,几人入内。几分钟后,一辆面包车开到巷口,院门再次打开,几个男子相继跨出门,其中两人驾着一个男子,被驾着的人垂着头没有任何挣扎也不能独立行走,明显处于意识昏迷状态。




晓飞一下站起身来,死死的盯着屏幕。那个被驾着的身影,分明就是威廉。一行人很快上了面包车驶离现场。由于面包车的阻挡,5人的面貌还是看不到。




“砰!”晓飞一拳砸在桌子上,双目通红。“威廉还活着!他们带走了他!”他的表情复杂,既有愤怒,又有兴奋,脸上的肌肉都在抽动。




“你确认就是那位住客吗?”组长问。




“我确定,非常确定!”晓飞一遍遍的反复看着那仅有三秒的片段,威廉虚弱的被掳走的镜头让他内心都绞在一起。侯晓杰拍拍他的肩膀道:“晓飞,你平静一点。”




“快、快往下找,找到那班孙子!他们应该还没走远吧?快、快找!”谭晓飞的双眼喷火,死死的掐住侯晓杰的胳膊。








财叔走在走廊上,阿平跟在旁边小声说话。阿姐迎面走来,看见财叔哈哈大笑着说:“有意思!”




“财叔?”阿姐询问的看向财叔。财叔看看她道:“给你两周时间。”阿姐会意,打了个OK的手势。






一艘陈旧的布满铁锈的货船突突突的慢慢靠岸,厚重的积雨云笼罩在天星码头,整个世界仿佛褪色的怀旧色调。




一辆黑色丰田停靠在码头附近,里面的人懒洋洋靠在拉低的靠背上,盯着码头方向。不一会儿两辆奔驰开进码头,丰田内的人立刻坐直身体,拿起对讲机轻声道:“注意,有情况。”




Bosco站在码头栏杆处,一手拿电话贴着脸侧。其他人都远远站着离开一段距离。发胶固定得一丝不苟的发型,以及包裹在裁剪得体的休闲西装下的匀称而健硕的身材,衬得他颇有几分精英风范。海风吹动他额前挂下来的一缕碎发,Bosco的脸上挂着沉稳客套的笑容。




“财叔~~你想我,我能不去嘛?。。。好啦,就这么定了。。。嗯,一定一定。。。财叔太客气了,一家人来的。”




挂下电话,Bosco一个人望着海面出神。其他人也识趣的没有上前。片刻后,他转身走向阿彪,顺口说:“后天去澳门。”




阿彪点头。






奔驰驶离天星码头,丰田车里的人拿起对讲机:“报告报告,目标已经离开。”对讲机传来回应:“二组跟进,二组跟进。”






肥仔穿过熙攘的走到,走进刑侦组的办公室小开间。




“峰哥,今天截获一个打给Bosco的电话,号码来自澳门。”




阿峰从办公桌的一堆资料里迅速抬起头没有说话,肥仔继续说:“电话内容监控不到,只能监控通讯记录的号码。”




“严密跟紧,一旦要离开香港马上通知我!”阿峰道。






威廉疑惑的看着刚进房间来的女人。来人四十多岁模样,黄色短发,浓妆,尤其眼妆极浓。




“小美人,我们又见面了。”




威廉皱眉,努力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这张脸。而且他对于这个称呼感到很不舒服。




“您有什么事吗?”威廉礼貌而疏离的问。




女人走到离他一步远的地方,上下足足审视了有一分钟时间,然后轻佻的问:“会伺候人吗?”



评论

热度(57)

  1. 这只兔兔是要宠的纹森特 转载了此文字
    今日慰藉。连胃痛都轻了。纹身我爱你呀。
  2. satoshi纹森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