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刺青】15

商略黄昏雨:

周末早上八点不到,南乔就被一通电话吵醒了。

昨晚在实验室熬到凌晨五点,好不容易趴在沙发上睡会儿,感觉才刚合眼,常爱国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满怀歉意的中年人在那头跟她说完打扰,又心急火燎的问:“丫头,你有时间能不能到家里来一趟?”

南乔揉了揉眼睛,打着呵欠问他怎么了。常爱国叹口气,说常剑雄不知遇到什么事,在外面喝了个大醉,半夜两三点才回家,在院子里翻来覆去的唱《团结就是力量》。常爱国被声嘶力竭的歌声和豆豆的狂吠吵醒,下楼一开门,就见常剑雄趴在门口的台阶上又吐又哭又闹,常爱国拼着一把老骨头好不容易把人弄到床上睡下,第二天去敲门,发现常剑雄把自己反锁在屋里,怎么叫都不出来,一整天水米未进。到了今天早上,常爱国实在担心,一大早就趴在门上听墙角,居然听到常剑雄在屋里哭。

常爱国头疼的说:“丫头,我实在没办法了,你跟剑雄从小玩到大,比亲妹妹还亲,能不能来一下,问问他到底怎么了,毕竟同龄人好说话……”

南乔听完,想起那天在公司发生的事,猜到十有八九是和时俊青有关,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告诉常爱国实情:“常伯伯,他前几天遇到时俊青了。”

“什么?”常爱国又惊又喜:“你们怎么不早说?那孩子现在在哪儿?”

“发生了很多事,一言难尽,”南乔起身穿鞋:“总之我先过来看看吧。”


半小时后,南乔驱车赶到常家,果然如常爱国所说,常剑雄房门紧闭,怎么叫也不开门。

南乔无奈,冲着门里大喊:“常剑雄,时俊青联系我了,要我给你带个话,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走咯!”

锁声响起,门立刻开了,常剑雄耷拉着个鸡窝脑袋,肿着两个大眼泡子一脸憔悴的问:“他说什么了?”

“什么也没说,我骗你的,”南乔进了门,大喇喇往他床上一坐:“我不这么说,你会给我开门吗?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这个鬼样,多大人了,还让常伯伯担心。”

常剑雄神色黯然的坐到她旁边:“你不懂……时俊青他……他不要我了……我去找他,他让我滚,他恨我……”

“今早银行来信息了,他往我户头上打了一百万……他真的要跟我两清……”

他说着,眼圈又是一红。

南乔连哄带安慰,好容易把事情的经过听全了,不由得皱起了眉。

“他真的说你偷了他论文?”她摇摇头:“不可能,论文的事他明明知情,不然又怎么会再三让你叮嘱我不要泄露?会不会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她试图分析着,总觉得这事透着蹊跷,转头见常剑雄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知道现在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只得让常爱国端来饭菜逼着他吃了几口,见他恢复了点人样,匆匆告辞离开了常家。

常剑雄的症结不在他自己身上,而是在时俊青那里,解铃还须系铃人,她必须要做点什么。


时樾坐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的城市天际线,静静的发呆。

美国那边来电话了,催促他事情办完就赶紧回去。他听对方明显语气不善的样子,估计是从阿泰那里得到了风声,电话里没有多问,不代表回了美国不会接受盘查。

他是知道那人的手段的,要怎么把那天的闹剧圆过去消除对方怀疑,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思索着,太阳穴又隐隐作痛,刚拿起药瓶,电话铃又响了,接起来一看,竟然是南乔,说是想和他谈谈。

“怎么谁都有那么多话要和我谈?说吧,南小姐有何贵干?”他疲惫的闭上眼睛,不想再从南乔嘴里听到和那个人有关的消息。

他那天撂下的那些狠话,一定深深的刺伤了常剑雄。如果……如果能让他就此放弃,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只是他心里为什么那么堵得慌呢?

南乔在电话里约他见面,他告诉对方自己今天就要离开,没空见她。南乔态度坚决,说要是真没空就开车送他去机场,车上一样可以谈。

时樾见她不依不饶的样子,没办法只得同意。简单收拾了行李,走出酒店,南乔的车已经候在了大堂外。

上了车,还没等他开口,南乔就说:“我查过了,你的航班在晚上,现在离起飞还有六个多小时,时间还很充裕,走之前我先带你去个地方。”

她见时樾一脸警惕,补充到:“放心,不是去见常剑雄。”说完,不等时樾拒绝,立刻发动了引擎。

车子朝着市中心的科技馆驶去,下了车,时樾站在门口狐疑的问:“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进去就知道了。”

南乔带他进了一个展厅。是关于无人机的。全球无人机的发展历程、最新动向,都通过墙上的展架陈列、大厅中的LED演示一一呈现。

“那里,看到了吗?历届无人机航模大赛的获奖作品都在这里了。”

时俊青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认出了一个熟悉的物件。

摆放在展架第一位的,是他当年做的无人机模型。不像现在国内发展神速的轻型旋翼无人机,他做的那台,还是依照载人飞机外形制作的固定翼无人机,灰不溜秋的外表,过时的模样,一点也没有现在的无人机讨喜。

他不知道那架模型为什么在这里,转头刚想问,南乔像是能洞察他的一切心事,率先开了口:“是常剑雄。”

“当年我去他家里拿论文,看到了这架无人机,觉得很不错,就让他拿去参加比赛。本想获奖之后偷偷给你一个惊喜,结果没等评选结果出来,你就出事了。”

时樾走到近处,抬头看到机身上那个红红的五角星,那还是常剑雄亲手印上去的,这么多年过去了,颜色依旧鲜艳不减。

他记起那晚在宿舍里发生的荒唐事,内心一阵激荡,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

“时樾,你可能不知道,很早之前我就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了。”南乔走上前,不疾不徐的看着他说到:“那时候你还叫时俊青,还是常剑雄的同学。”

“哦,他告诉你的?”时樾不知道她到底是何用意,听到常剑雄的名字,潜意识有些抗拒,却又忍不住听她说下去。

南乔点点头:“常剑雄那个人呢,说的难听点儿,是从小就笨的要死,说的好听点儿呢,是蛮劲儿多巧劲儿少,为人踏实不耍花招。不知道他有没有跟你提过……”南乔想了想:“以我对他的了解,估计没有。他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常伯伯那时刚从部队转业,忙着打理公司也顾不上管他,时间一长,他就被大院里别的孩子欺负,说他是个没妈的孩子。他每次一听就急,冲上去跟人打架,年纪小打不过,次次都输,有一次脑袋还被打破流了血,回家也不跟他爸说明真相,只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他不想让常伯伯为他担心,也不想被说软弱无能,只说是自己不够强,只要变得足够强大,就没人敢再欺负他,说他是没妈教没爸管的野种了。”

“他就是这样从小养成了要强的性格,人前人后总要争个输赢。但我知道,他对那些东西其实根本就不在乎,他那么努力想证明自己,无非是想靠自己的力量成为一个足够优秀的人,成为他爸的骄傲。”

“我爸和常伯伯是战友,两家孩子从小就玩在一起,别人都以为我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他,是因为喜欢这个‘小雄哥哥’,其实呢,我是觉得他脾气好不计较。有多少次我故意恶作剧整他,他也不记仇,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照样跟我分享。那时候我就知道,他把一个人当做自己人,那就是掏心掏肺的对人好了。再后来,我也就不好意思坑他了,看到他被别人欺负,还总忍不住要替他出头。”

时樾想起刚进蓝天利刃那会儿,一群新兵蛋子里,属常剑雄最是要强,成天独来独往也不跟人交往。一看他那个一本正经格格不入的样子,就总忍不住要去逗他。每次看他气急败坏却又拼命忍耐的模样,心里就开心的不行。

再然后,两人成了朋友,成了比朋友还要亲密的关系,常剑雄有什么好东西都给他留着,有什么好事都想着他。训练完了累得不想动,常剑雄就帮他打水买饭,亲自端到他面前看着他吃;每次过节返校回来都大包小包,全是自己喜欢的零食;不想上的课常剑雄就偷摸着帮他点名,两个人犯的错他总一个人抗,挨罚挨骂也从无怨言;自己顽皮惹事捅了娄子,常剑雄就默默袒护帮他善后……难怪当年连教官也说,是自己“带坏了”常剑雄。

旧事重忆,时樾内心又起波澜,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南乔:“你说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很忙,没功夫听你说你们之间的陈年往事,你要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他嘴上说着,双脚却像被钉在地上,未曾挪动分毫。

南乔置若罔闻一般,继续说下去:“他去上学,年年考试都要得第一,参加任何比赛都要赢。偶尔输给了别人,也从没听到他回来提过谁,更别说夸人了。直到有一天,我去他家玩,他主动跟我说,他们班上有个小孩儿可烦人了。明明还没分化,细胳膊细腿儿长得跟个豆芽菜似的,却什么项目都玩得溜溜的。性格还特招人烦,明明自己从不主动跟他说话,那小孩儿却一天到晚都来主动招惹他。最可气的是,招惹了他又去招惹别人,跟个交际花一样,和谁都关系特别好的样子。”

“我那时听着就觉得好笑,问他,你才比别人大多少点儿,就说别人是小孩儿,你不也是个小孩儿。他说,他是alpha,不一样。我又问他,你是不想他跟你好,还是不想他跟谁都那么好。他想了一会儿,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我和常剑雄从小就被拿来比较,两个人都暗暗卯着一股劲儿,一言不合就要争个输赢。那时他跟我打赌,说要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蓝天利刃的选拔,后来他真的做到了。说实话,我当时心里是很佩服他的。他却说这份荣誉不是他一个人得来的,要不是有人帮忙,他也没法选上。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夸别人,我很好奇,问他那人是谁,他却不说。现在想来,可能是私心觉得要把那人藏起来,不让别人知道他的好吧。”

南乔看了时樾一眼,接着说:“他本来是带着点儿玩票的心理去报名的,后来不知怎么就真打算去念了。于是我们又打赌,说他如果大四也能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我就得向他公开服软。结果大四那年他真的又得了第一,还拿了航院的荣誉奖金。我当时特别不情愿,但也只能跟他一起到了我们军区大院的通讯处,开着喇叭朝全院喊了三声‘南乔是常剑雄的手下败将,愿赌服输,心甘情愿。’”

“这么丢脸的事,我以为他会很得意很开心,会像以前那样嘲笑个没完,结果我喊完一回头,却发现他坐在椅子上哭了。我问他怎么了,他只说这个第一他不配,原本应该是另一个人的,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南乔叹口气:“我认识他那么多年,从来没见他哭得那么伤心过。之前拿你航模参加比赛的时候,我看他那副小心翼翼又忍不住嘚瑟的模样,猜到他可能喜欢你,可是没把人联系到一块儿,现在想想,这么多年里,他那些为数不多的开心、难过,不都是为了同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你……”

时樾怔怔的听着,一言不发。

南乔走到他面前,郑重的说:“时樾,你现在还觉得这些都跟你没关系吗?”

“我说这么多,不是要跟你说常剑雄这个人有多好。我只是想告诉你,他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喜欢你。”

“我不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害你要到被开除的地步,但是常剑雄这些年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他嘴上总跟常伯伯斗气,但心里是很在乎家庭的。他能扔下他爸不管,扔下家里的产业不管,一个人跑去南沙那么大老远又荒凉的地方一呆就是四年,这里面肯定有你的原因,对吗?”

“他真的去了南沙……他还记得我们的约定……”时樾怔忪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当时离开得很仓促,不知道他们会说论文是他偷的……”

他低着头,像是在回答南乔,又像是自言自语:“我只是有不得不走的理由,我如果告诉常剑雄,他一定不会同意的。当时的情况,我没法当面跟他说……”

“果然……我就知道,”南乔松了口气:“时樾,你和常剑雄之间有什么误会,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解释清楚?你如果有苦衷,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帮你。你可能想象不到,常剑雄当年说起你的时候有多开心,现在就有多痛。我不想看着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为了你一直颓着,再这么下去,他就真的毁了……”

“他怎么了?”时樾忍不住问。

“你说呢?还能怎么样?”南乔耸了耸肩:“反正从小到大,我没见他这么丧过。我只是希望,不管有什么苦衷,你不要对他那么狠,谁都可以,只有你不行。”

好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言语。南乔静静看着时樾,看他一张脸上忧心忡忡,汹涌着各种情绪,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沉默不语。

半晌,时樾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认真看着南乔:“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但我现在什么也不能说,或许以后我有机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但是现在,我只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你说。”

“拜托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看着常剑雄,不要让他干出什么傻事,这其中也包括来找我。”

“和你现在做的事情有关?”南乔皱起眉:“你这次去美国要待多久?”

时樾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顺利的话很快就会结束……”

“那要是不顺利呢?”南乔烦躁的薅了把头发:“不是我要当乌鸦嘴,只是我担心你如果耽搁太久,甚至一直不回来,常剑雄要怎么办?我拦得住他一时,拦不住他一世。”

时樾看着她,伤感的眼神里带着请求:“你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会想到办法的。”

“没错,我是聪明人,你也是聪明人,但常剑雄不是。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不费劲,但聪明人和笨蛋就没法沟通了。”南乔无奈的说:“他那个性格你是知道的,那个笨蛋会做出什么事,我们谁也没法预料。”

时樾沉思片刻,叹口气:“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能告诉他。所以南乔,你必须帮我。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别的人可以信任了,你那么关心常剑雄,你也不想看他有危险对不对?”

南乔很想问他,到底有什么危险,到底有什么事让你这样紧张,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时樾不说,一定有他的道理。有些事情不知道也许比知道要好,她也不想再给时樾增添负担。她看得出来,面前这个人已经心力交瘁了。

她叹口气,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谢谢你。”时樾抬手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我该去机场了。”

“我送你。”

“不用了,我想自己静静。毕竟你刚才这番话信息量太大,我得好好消化消化不是?”时樾说着,冲她淡淡一笑。

有那么一瞬间,南乔怔住了。

时樾的脸色依旧苍白,但随着他的嘴角微微扬起,脸颊上就泛起两个浅浅的酒窝,他长眉舒展,眼神明亮,整个人温柔又生动,像有阳光兜头洒下,和她印象中冷漠阴戾乖张的模样大相径庭。

没记错的话,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真诚的微笑,南乔那个一向对感情迟钝的大脑像是突然开了窍,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常剑雄会那么喜欢这个人。

时俊青笑起来,是真的,真的很好看。

见过了这样的笑容,谁还愿意轻易放下,谁还能舍得不用一辈子去守护呢?


走出科技馆大门时,二人的心境已与来时截然不同,好像有一层坚冰被这一席谈话慢慢消融掉。

时樾从车里拎出行李箱,站在路边拦了个的士,主动朝南乔伸出手去紧紧一握,再次诚恳的道谢。

南乔看着他的车子驶进滚滚车流,直到消失不见,转身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里思考良久,拿起手机给常剑雄去了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常剑雄就在那头蔫蔫的说:“如果不是和时俊青有关的事,你就别来烦我了。”

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消沉,南乔隔着电话都能想象的到,常剑雄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那幅半死不活的样子。

“常剑雄,时俊青要走了,去美国。”南乔单刀直入:“他让我不要告诉你,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应该让你们见上一面,毕竟下次再见就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什么!他要走?几点?”常剑雄猛一坐起身,冲她紧张的喊。

“就在今晚,人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我把航班号发给你,你现在去应该还来得及。”

她说完,仍觉得不放心,又忍不住语重心长的叮嘱道:“时俊青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是因为恨你才不见你,他有他的苦衷,你一定要记住,有些事情,你现在不要逼他,你如果足够爱他,就相信他,尊重他的选……”

“嘟嘟——”手机里传来忙音,常剑雄已经把电话挂了。

“喂,我还没说完呢!”

“这个死熊……”南乔脑补了一下常剑雄心急火燎的模样,无奈的扶额。

她心里其实也犯着愁,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

一只蝴蝶的轻轻振翅,便能引发一场风暴。一个小小的决定,又是否能帮助他们挽回这段感情?

事情正在发生的时候,谁也猜不到结果。只是在当下,她必须这么做。

如果这世上有谁能配得上常剑雄,那一定是时俊青。

如果这世上有谁能让时俊青重新展露笑颜,那也一定是常剑雄。

她的发小,那个只会默默付出、执着又死心眼的笨蛋,她虽然从不承认,但在她心里,一直都认为他是最优秀的;而时俊青,这个几分钟前才刚刚结交的新朋友,透过坚韧清冷的外表,她看到了他的脆弱与善良,和他一颗从未动摇的真心。

这样相爱的两个人,理应得到最好的幸福。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