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明月常相别时圆 之明月几时有(2)

纹森特:










前一天,机械厂的车间里。




“老时头,你老婆肯定很标致吧?”一群人围着时俊青上下打量,泰哥眯起眼说。




“你、你,你要干什么?!”时老头急的直瞪眼。




“哎哟,你放心,你老婆都多大年纪了?我还会动什么心思?”泰哥哈哈大笑,周围的马仔也跟着笑。




“我爸欠你们多少钱?”时俊青问。




“一百万。”泰哥回答。




“哪有哪有!我明明只欠20万!”时老头马上辩驳。




“哎,那是上个月。你有胆借高利贷,不知道利滚利吗?你以为我开慈善,借钱给你赌博?”泰哥虎起脸。




“那也没那么多啊~~”时老头双腿一软坐在地上。




“你们这种地下钱庄,勾结赌博是犯法的!”时俊青咬牙道。




“哟,现在知道犯法了?赌博之前,借钱之前怎么不想想?别跟我装正经,既然知道我们不是正道儿,就小心着你爹这把老骨头!要么还钱,要么抵命!”泰哥掂了掂手里的钢管打量时俊青,“打架之前想清楚,你一个人带个老头儿,我们十几个人都有武器。到时候缠着你,专打老头儿,你有没有胜算?”




时俊青看着周围的人,拳头捏得骨节发白。




泰哥忽然一笑:“嗨~~说到底我们只是要钱。这样吧,时老头,你呢和你儿子到屋里商量商量,看看怎么把这钱一点点还上,还不上本金,那每个礼拜10万利息。商量好了怎么还,出来告诉我。”




看着父子俩进到房间里,泰哥招手叫来身边马仔,耳语了几句。马仔点头离开。








常剑雄回到寝室,对面上铺还是空空如也。他觉得胸中一口闷气,一拳砸在书桌上,白瓷杯子滚到地上,哐啷碎成几片。




一直到熄灯号吹响,各个寝室连同走廊的灯都熄了,常剑雄才听见轻轻的开门声。他在黑暗中睁眼,看见时俊青慢慢进来。他给时俊青带的晚饭已经彻底凉透,还摆在他的桌上。时俊青瞅都没瞅一眼就爬上了自己的床。常剑雄越想越生气,起床拿过搪瓷碗一下扣在垃圾桶里。




第二天早上有训练,这回时俊青没有再要求请假。但是他明显状态不好,跟谁也没讲话,整个人蔫嗒嗒的。跑操的时候缀在队伍的最后。常剑雄故意不回头也不问,只是在跑弯道的时候用余光扫。看见那个平时总是咧个嘴笑嘻嘻、调皮捣蛋蔫坏蔫坏的家伙今天垮着肩膀勾着背闷头跑。




抓杠过泥潭的时候,常剑雄故意慢了几步让队友在前,自己退到倒数第二个。还是不回头看,也不主动搭话,但是竖起耳朵听。他抓杠的速度也比平时慢得多,因为身后那个今天特别慢。




“万一要罚,大不了陪你一起受罚。”常剑雄腹诽。




他刚跳下高杠,就听身后扑通一声。他赶紧回头,看见时俊青竟然趴在泥潭里。常剑雄两步上前,拉起时俊青跑出泥潭。还好教官没有注意这边。




时俊青一把推开常剑雄,继续往前跑,头也不回。




常剑雄只觉得心里一座火山就快喷发了。在训练场又不好发作,只得闷声追上去。




翻越高墙障碍时俊青发了狠劲助跑,跳上去双手扒住墙沿愣是上不去。常剑雄随后跑来,在他屁股上托了一把。时俊青上是上去了,回头狠狠瞪了常剑雄一眼。常剑雄彻底恼了,真是左右不是人,算了老子不管你了!他自己三下两下爬上墙头,就翻了过去。跳下墙跑了没几步,听见后头没动静,忍不住又停下来回头看。这一看心头猛的一跳,心道要出事!原来时俊青趴在墙头上脸色煞白,摇摇晃晃。常剑雄拔腿就往回跑,还没跑到跟前,时俊青已经一个跟头直接栽了下来。




常剑雄一个猛冲,两个人撞在一起滚在地上。常剑雄被砸得不轻,但也顾不得赶紧爬起来去看时俊青。时俊青翻了个身,摇摇晃晃试图站起来,一个踉跄没站稳,右脚踝剧痛。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教官找回来,“干什么呢?”




“对不起,教官!今天体能有点不行。”常剑雄抢着回答。




“体能不行?”教官瞪圆了眼睛,“到操场上去站军姿三小时,中午不许吃饭!”




“是!”两人一起敬礼。








三伏天的中午日头毒辣,两人穿着作训服,一身泥水一身汗水。




沉默最是令常剑雄窝火,吵一架打一架都比这好一百倍。常剑雄在脑子里转了十圈,仔细找寻自己是不是哪里没做对惹冤家生气了。但是始终没有想通,明明上一回还是笑的没心没肺的说自己是傻木头,一蹦一跳的跑开的,这到底是怎么了?




常剑雄悄悄斜眼去瞟时俊青。时俊青生的白,而且不容易晒黑,在日头下那张小脸白得发亮。汗水一条一条的滚下来,两边鬓角都已经湿透。站了一个小时了,旁边的人影开始有些微微的摇晃。




“嘿!坚持住。”常剑雄目视前方,小声说。




旁边人没有说话。




常剑雄忍不住怼道:“又白又嫩,体能还差,跟个娘们儿似的。”




还是没回应,他微微偏过头,看见时俊青腮帮子咬的紧紧的,脖子上青筋直冒,拳头攥得直发抖。他心里不免有些吃惊,平时时俊青损自己那可是变着花样绕着弯子,没省过心,怎么自己就说了这么一句就气成这样?




常剑雄觉得特憋屈,总让着你不知道么?怎么的就不知好歹呢?如果不是老子喜欢你,谁特么敢这么给老子气受?你倒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啧,这么脆弱?说一句就生气。还不承认娘们儿?”




“闭嘴。”时俊青终于忍不住回了一句。




“舍得理我了?”虽然被顶了回来,不知为何常剑雄的心里却有点小得意,还有点喜滋滋的。他转头看看仍然一脸怒气的时俊青,憋着笑继续说:“怎么,生气了?有本事你打我呀。”




他看见时俊青气得发抖,更加得意道:“不敢吧?你也有被我噎住的时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嘿,真是心情好。”




“常剑雄。”




“怎么了,青青?”




“你离我远点。”




“切,惹不起啊?你让我离远我就离远,你是我什么人?”常剑雄保持着军姿,越说越得意,没看见时俊青红了的眼眶。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