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情非泛泛 章肆

Cony:

回长沙的火车早上八时三十分才开,张启山天还未亮便醒了,他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痛,下身已然疼得没了感觉。


床上一片凌乱不堪,红色混着白色,曾经在吃早餐时不小心划破手指,鲜血掺着牛奶,撒在灰色桌布上。


这叫他想起多年前那个夜晚,难堪与耻辱,他颤抖着掀开被子,咬着下唇引出那些羞于启齿的东西。


其实并不算是他引出来,是被鲜血冲出来的,张启山也没想到会流这么多的血,应该是哪里受伤了,可如此私密的地方他也不方便说出口。


小腹也疼得厉害,他想着应该是之前留下的病根,从前并不知按时用餐重要,这几年倒也变得娇气起来,时不时便疼几下。


只是这次疼痛来的更剧烈更持久,似是用钝刀割肉,来来回回总是不得解脱。


他不自觉疼得叫出声来,惊醒了身旁浅眠的曹蛮,曹蛮看见这幅场景也有些慌了神,他与张启山并非没做过激烈的情事,却从未像这般。


张启山脸色煞白,紧紧皱着眉,双手按在小腹上不说话。


此刻刚巧管家敲门,曹蛮吼着叫人快去找大夫来,他抱着张启山,又轻声说没事的,没事的。


张启山苦笑,昨晚嘴唇被咬破,此刻还有些疼,他很是疲惫,说其实也没那么痛。


当年张启山曾不小心从马上跌落,他的脸擦破了皮,衣服上也有些尘土,但还是很好看,曹蛮看见他肿的老高的脚腕,扶着他坐下,很是关切的问疼吗?我去请大夫来。


张启山回敬他一个笑,说其实也没那么痛。


真的不痛,你又为何要哭,因我,都因我,万物有灵者皆恸哭。


不怪你,有情皆苦,怪你我偏要相遇相知,是命。


大夫可以说是被抓来的,那几个人敲开门就把人带走了,说是曹司令有事,要请大夫去看看。


谁不知道这位司令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大夫急急忙忙套上衣服便来了,到了曹府一看不是司令生了病这才松了口气,却又可怜起床上这位美人来。


大夫问了症状又诊脉,眉头紧皱,张启山看见这位大夫额头上全是细密汗珠,曹蛮也皱眉,把大夫请到了屋外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大夫却弯着腰摆手,说是我医术不精,怕是诊错了,司令还是再寻他人吧。


曹蛮一把抓住大夫手腕,额头青筋暴起,说你说实话,我又不会杀了你。


这该是个秘密,这只能是个秘密。


这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可这位大夫医术确实高超,他松了口气,说按你诊的结果治。


大夫就差跪地叩头,他行医多年却没见过这种情况,心里本就有些怕,这边还有曹蛮威胁不准外传。


屋内传来咳嗽声,曹蛮这才放过大夫,去看张启山。


血已止住,张启山躺在床上,脆弱而美丽,像件艺术品,文世倾说过美往往是很容易破碎的,这样人们才会意识到其存在的重要与美,果然不错。


曹蛮看见张启山腹部的伤口,将被子盖在了他身上。


就在刚刚,曹蛮觉得两人的感情还可以挽回,只要张启山肯回头,剩下的自己都可以做,他只要张启山一句话。


只要他说我喜欢你,我想同你在一起。


这是个很美的梦,但也只是个梦。


曹蛮自嘲的笑,张启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清楚吗?他的傲骨都被自己折成这般模样,怎会再将爱意也撕碎送上。


这残破的时代,这残破的肉体,这残破的魂。


一眼春至,一言冬至。


张启山不知这是为何,只当自己又添了什么病,便安慰道,老八常说我命格好,不过是些小病,最多疼几刻便过去,你也不用如此。


曹蛮看着张启山的眸子,他犹豫片刻,他的神女应该不会接受事实,还是隐瞒真相好一些。


张启山熟悉曹蛮,见他犹豫的样子便猜到是有事瞒着自己,说你若不愿告知,那便算了,不用瞒我。


说罢,张启山掀开被子伸手去够床脚的衣服,他记得这个时间该去车站了。


曹蛮坐到张启山身边,他用手细细摩挲那精致面容,仿佛触碰一副绝世名画,想去触碰,又怕失了分寸碰坏了。


他说启山,留下吧,我保你平安。


张启山低着头,说张某求得从来都不是只我一人平安,长沙百姓何辜?


曹蛮笑,似是自嘲。


是啊,你要保一座城,你是佛爷,不是都说地狱不空不成佛?


可曹蛮不是,我这三十余年学会的只是活,如何在战场上确保自己能活下来,没人教我担起别人的生死,我只知子弹打进我身体,我疼,我会流血我会死,那一刻就什么都没了。


你知不知我还想与你在一起,想你真心对我笑,想你真心喜欢我,可我知道再也不会了。


只可惜这些话他永远不会对张启山说,曹蛮早就忘了如何对别人解释,生存交给他的是强者生存。


张启山的手按着小腹,还是有些坠痛,但比起之前受过的伤可以说是挠痒了,还不至于叫他误了行程。


曹蛮没有拦张启山,他也未曾想到自己难得的成全竟会种下恶果,自此万劫不复。


他早该知道的,在他杀死侯司令女儿时那位候夫人崩溃的抓着头发,往日名媛形象全都抛开,她的眼睛通红,上一秒恶狠狠瞪着曹蛮,下一秒看着尸体哭的撕心裂肺,抱着小小身体说我诅咒你这辈子都不好过,你的家人都会被你害死!


夫人,你要长命百岁,万年富贵。

评论

热度(63)

  1. 爱越越思霆陈眉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