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青元(十三)~(十六)

纹森特:

因为本文不好理解,时间长了怕你们错乱,所以做了个传送门:


(一)http://dengdengchan.lofter.com/post/1e6b2787_10afeba1


(二)~(四)http://dengdengchan.lofter.com/post/1e6b2787_10b29062


(五)~(八)http://dengdengchan.lofter.com/post/1e6b2787_10bdcbd5


(九)~(十)http://dengdengchan.lofter.com/post/1e6b2787_10c5ee94


(十一)http://dengdengchan.lofter.com/post/1e6b2787_11344289


(十二)http://dengdengchan.lofter.com/post/1e6b2787_11391021




青元(十三)






 近来我愈发的狂躁。连日的纵欲让我疲累不已,青儿嘲讽我,那么卖力,说是为了疗伤也没人信了吧?




我连跟她吵架的心思也没有,她因而得以有更多的时间和元凌待在一起。不去后山的时间,我几乎全部用来休眠休整。




我看着昏睡的元凌,想起在温泉池里他口角流血衣不遮体的样子,万般心痛后悔。然而到了下一回,却越发暴戾。我将他翻过身从后进入的时候,看到白皙的背上疤痕累累,皆是我的施虐的罪证。我知他一天好过一天,倒数着可以拥有他的时日,和着池水深埋到底。我咬着他的后颈想,索性一口下去。然而终是舍不得。




看着被我救又被我伤的人儿,我流泪,不知是在可怜他还是可怜自己。然而他只看见青儿的眼泪。








青元(十四)






“青儿。”元凌的声音不再虚弱不堪,而是清脆明朗。




“我要离开了。”他说。声音如此悦耳,却割破了我的心。




“你可愿跟我走?”他又说。声音如此柔和,于我却如惊雷。




“你说什么?”我轻颤的问。




他莞尔一笑,我的心再次缩紧,慌忙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可是还有阿青。”我说。




“抱歉,是我唐突了。我见你对阿青有所畏惧,以为你。。。如果冒犯了姑娘,请原谅。”元凌彬彬有礼翩翩风采。




他端起我放在案上的清粥小菜,抬起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熟练的吃起来。我还记得第一次那晚,他在烛光下吃完一碗粥。满脸血污,却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我已有几天没给他送粥了。今天他看见,格外高兴,吃得也多些。






青元(十五)






“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山高水远,若他日再能相见,必尽我所能报答姑娘!珍重!”




我循着太阳的方向,一路向西,应该就是我跌落山崖的地方。




今天的日头并不太毒,我却以可见的速度在发热。汗水浸透了里衣。丹田里如有一把火,越烧越旺。




我加快脚步,心直往下沉。




身后时有时无的声响一直没断,若在以往,我必抽剑而上,寻出跟踪者杀之。可是这次我不能,直觉告诉我必须尽快离开这诡异的山谷!




我开始奔跑,然而奔跑使得血液奔流,丹田里的火随之越烧越旺。麻痒的感觉在周身蔓延,我开始明白身后那个声音的主人为何一直不露面,他在等。




我停下脚步,咬破舌尖,也许一战还能有机会。




会是谁?我更希望是谁?或者说我更不希望是谁?








青元(十六)


我走出竹林,元凌缓缓转身,我看到他转身后的表情痛楚。




“我舍不得你。”我幽幽的说。




元凌挤出一个苦笑:“我知道。”




“我来送送你。”




“谢谢。”他说谢谢的时候为什么那么难过?以前他这么说的时候,微笑使我心神荡漾。我有一点不安,往前走了一步,然而他也退了一步。




“元凌!“我唤他。




“青儿。”他平静的说,他的手握上了腰侧的剑柄,“阿青呢?没有和你一起来?”




“他也快来了。”




元凌扫视四周,然后静静地看着我。




“你说要带我走。”




“是的。”




“可是我不能离开这里,不能离开阿青。你不能留下来吗?”




“不能。我还有家国责任在身,还有人在等着我。”他说的那样果决,令我难过。




“我喜欢你!元凌。”我竟脱口而出,我原本是想在心里说的。




他没有回答,眼内凄冷。我想,他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因而悲伤于这别离?于是我笑了,笑靥如花。我想用这美丽挽留住他,阿青说过,没人能抵抗我的美貌。




我凝视他漆黑的瞳,款款走向他,我的腿我的身我的神魂为之牵引的方向。




我的双臂柔若无骨,甩出翠绿的水袖缠绕的他颈项与身躯。




“我美吗?”我问。




他看向我,仿佛想从我眼内寻找什么。我做出娇羞:这么看着人家也太唐突了。然而我的双手却毫不羞耻,五指从对襟插入。他胸膛的形状令我想起许多个夜里烛光下,他赤*&#裸的模样。隔着布料,我都知道绕开伤疤,熟练的找到那两处凸起。




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渗出。这是第一次在他醒着的时候,我心内充满刺激与兴奋。阿青常常与我炫耀,使得我终想一试。于是今天的粥内减了蒙药只留助兴剂。



评论

热度(74)

  1. 爱越越思霆纹森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