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刺青】11

商略黄昏雨:

“今天的对抗分为两组,红方为攻,蓝方为守。在你们身后四点钟方向的五公里处,是敌人的指挥部。敌人挟持了我军首脑,红方的任务是击毙敌人指挥官。人员伤亡,未斩敌首,障碍犯规,用时过多,红方占任何一项,都属于任务失败。明白了吗?”

“明白!”

西郊的训练场里,教官正在下达着本次任务的命令。这是航院每届大三学生都要参加的演习,学员们已经事先收到了通知,有上级长官前来检验考察,每一个人都要倾尽全力,严肃对待。

时俊青站在烈日炎炎下,忍住擦去脸上汗水的冲动,微微抬了抬左臂,向常剑雄展示着自己的红色袖章,低语道:“听到了吗?我是攻,你是守诶。”

“怎么,想反攻啊?”常剑雄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只要是我守的门,就算是你,也别想攻进来。”

“那就试试。”

“好啊,那我就在指挥部等你,别在来的路上被干掉了。”

“你放心吧,没人可以欺负我,”时俊青朝常剑雄暧昧一笑:“除了你。”

常剑雄的心顿时漏跳了一拍:“使美人计啊?我不会上当的。”

“蓝队在前,红队在后,队列!实战演习,开始!”

整队完毕,两组队员立刻投入到演习中。常剑雄带领的蓝方迅速登上山顶指挥部,分配了各自任务后,他将队员都派到了山下全力阻击,只留自己一人在山顶。

他相信能攻上山顶的只有时俊青一人,而他,有足够的把握对付。

时俊青给红方队员火速做完部署,便独自沿着一条崎岖的小路抄到山后,在几乎没有路的峭壁上开始了攀爬。

教官在指挥中心的监控中一看,顿时火冒三丈:“胡闹!进攻路线都是规划好的,谁允许他擅自攀爬了?喊他下来!”

“报告,他关了无线电设备。”

“拿喇叭喊他下来!”

上级总指挥在一旁看着屏幕中时俊青奋力攀爬的模样,饶有兴致的问:“他叫什么名字?”

“报告,他叫时俊青。”

此时的时俊青已经接近登顶,刚在崖边冒出一个头,就被常剑雄敏锐的察觉了。

他端起演练用枪走到悬崖边,看着时俊青:“亲爱的,你比我想象中来的快啊。”

时俊青笑嘻嘻的看着他,刚要说话,脚下一滑,身子一晃,径直跌了下去,常剑雄大惊,冲上前飞快的俯身将他一把拉住:“抓紧了!”

一眨眼的功夫,时俊青已经顺势借力,拽着他的手臂翻身跃上了山顶。

常剑雄眉头一皱:“你故意的?”

“对啊,”时俊青粲然一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

常剑雄叹了口气:“还是着了你的道。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攻的进来么?”

“试试?”

两人死死盯着对方的眼睛,慢慢卸下武器,微微俯下身,摆出格斗的架势。时俊青一个扫腿,常剑雄敏捷一闪,两人立刻动起了真格。

总指挥盯着屏幕上打得难分难解的两人看了一会儿,按下暂停,站起了身。

教官有些不解:“长官,还有五分钟呢。”

总指挥整理着衣冠往外走:“近身格斗要求的是三招放倒敌人,今天他们俩已经输了!”

他走到一半,又回过头,颇有些欣赏的说:“这俩小子,该训的训,训完把人给我留下,我要了。”

“是!”


演习最终以红方获胜告终。解散后,众人纷纷离去,常剑雄和时俊青被单独留了下来。

“这次红蓝军对抗就你俩耍小聪明,规定了路线,规定了不许埋雷,你俩把我说话当放屁啦?”教官咆哮完,又转头冲着常剑雄嘶吼:“常剑雄,你也跟着这小子学坏啦?”

时俊青暗自嘀咕了一声:什么叫跟我学坏了?

“报告,我没学坏!”常剑雄站得笔直:“我记得教官说过,只要能够赢,可以采取一切非常规手段。”

“狡辩是吧?不认错是吧?那今天一天都给我在这儿站着!”教官说完,愤然离去,留下常剑雄和时俊青原地罚站。

“噗……”时俊青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还笑得出来?”常剑雄瞪他:“都是你连累我。”

“那你被我连累,跟我一起罚站,开不开心,荣不荣幸啊?”时俊青冲他狡黠一笑。

常剑雄无奈道:“我能说真话吗?”

“你试试。”

“……开心,超开心……”

“这还差不多。”

两人小声的打着情骂着俏,活活把一场罚站变成了眼皮子底下的公然约会。


总指挥坐在桌前,翻看着本次演习表现突出的人员名单。

“常剑雄……父:常爱国?”他在脑子里回忆着:是不是当年和自己一个团的常爱国?

他想了一下,默默把常剑雄的资料放到一边,又挨个把其余资料看了一遍,看到那个在演习中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不按常理出牌的时俊青,把他的简历单独抽出来,夹在了一份加密文件里,叫来一旁的卫生员:“你去通知齐教官,叫这个时俊青来见我。”


此时的117宿舍内,常剑雄正在和时俊青打闹着。时俊青偷穿了他新买的衣服,他便气呼呼的拿了时俊青的军刀:“一物换一物!”

“怎么?你要跟我交换定情信物啊?”时俊青一脸不正经的看着他。

“哟!老常,可以啊~~都交换信物了!”一旁的同学开始跟着瞎起哄。

常剑雄脸上泛着红,一把拽过时俊青:“你给我出来!”

时俊青被他拉到走廊上,常剑雄一脸严肃:“你怎么老是当着大伙儿开这种玩笑?你就不怕被人看出来?”

“瞧你紧张的,”时俊青满不在乎的笑笑:“没听说过吗?假作真时真亦假。越是遮遮掩掩,越容易被人发现,像这样大大方方的,反而没人信。”

“你总是有道理……”

“事实如此~”时俊青索性一把将他抱进怀里,在他肩上蹭了一下,笑着说:“不跟你瞎扯了,教授还找我去整理资料呢,我得赶紧过去。”

“说到这个……我有个不情之请。”常剑雄正色道:“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有个发小叫南乔吗?她跟你一样,也在研究无人机,问我学校有没有资料可以给她参考。你给我看的那篇德国教授的论文正好是她研究的领域,学校没法复印,你能不能借我带回家复印一份,我的休假齐教官已经批准了,下午回去正好拿给她看看。”

时俊青想了想:“可以是可以,但是那份论文还未发表,你们绝不能给其他人看,更不能公开传播,泄露机密我麻烦就大了。”

“行,我明天一回校就还你。放心吧,南乔跟我从小玩到大的,那丫头靠得住。”

“她靠不靠得住我不知道,我反正只信你。要是给我弄丢了,你就等着挨揍吧!”时俊青半威胁的薅了薅他的头毛,还想开他几句玩笑,正好有人通知他有紧急来电,他一听,匆匆跟了上去,边跑边回头说:“论文在柜子里,你自己拿。明天见!”

“你看着路!”常剑雄望着他撒丫子一溜烟就跑没影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属兔子的……”

他回到宿舍,打开时俊青的柜子取了论文揣进包里,到校办打了个离校报告,便坐着家里派来的车回大院了。


南乔接了他的电话,已经在他家客厅里等候多时。一见常剑雄进门,就兴奋地冲上去:“怎么样?论文带了吗?”

“带了,看你们一个个的,这无人机就这么好玩?”常剑雄颇为不屑的嘟囔着,从包里抽出论文递给她。

“好玩,当然好玩!跟你个木头没法说。”南乔一接过论文,眼神就不在他身上了,翻着手里的资料,眼睛里发出兴奋的光。

她一边看,一边忍不住连连称赞:“这论文谁翻译的?译的真好,这里面的专业术语不但翻译准确,还做了很多自己的见解。哇!你看,这段连出处的参考资料也都一并备注了……是你老师?有机会能不能引见一下?我想跟他探讨一下。”

常剑雄一听,支吾到:“不是老师,就是一同学,挺优秀的。一直在研究这个,还做了航模呢。”

“航模?无人机航模?在哪里?我能看看吗?”南乔愈发来劲了。

常剑雄下意识想藏私,又忍不住想把他的时俊青拿出来给发小炫耀炫耀,想了一会儿,点头道:“行吧。”

他把南乔带进卧室,从书柜里搬出一架无人机模型,小心翼翼的摆到书桌上:“我警告你啊,只准看,不准摸,弄坏了你赔不起。”

“知道了,啰嗦!”南乔坐到桌前认真研究起了那架无人机,越研究就越兴奋:“常剑雄,你这同学可以啊,这么复杂的组件都能做出来。咦,他把传感器安在哪里了,我能拆开看看里面吗?”

“你休想!”常剑雄立刻站到桌前,挡住了南乔伸出去的手。

“我还没碰呢,你紧张什么!”南乔有些狐疑,转了转眼珠子,恍然大悟:“看你这么宝贝的样子……不是一般的同学吧?”

常剑雄脸上一红。

“被我说中了?”南乔像发现了新大陆:“常剑雄,你谈恋爱了!?”

常剑雄没否认。

“他送你的?定情信物?”

常剑雄嘿嘿一笑:“也不是定情信物……就……宿舍里摆不下,他就让我拿回家帮他存着。”

“啧,看你这春心萌动的样子……可以啊,开窍了。”南乔打心眼里为他这个榆木脑袋的发小开心,想了想,问道:“你想不想给他一个惊喜?”

“什么意思?”

“马上要举办一次无人机航模大赛,我看这个模型做的实在太好了,要不要拿去参赛?”

“行吗?没跟他打过招呼,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要是获奖了,不就是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吗?”

常剑雄脑补了一下时俊青知道获奖后开心的模样,说不定一高兴了,还能奖励他点儿什么,想着想着,脸上就忍不住露出了痴痴的笑意。

南乔看他那个傻了吧唧的模样,也不跟他多废话了,一拍桌子:“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吧,他叫什么名字?我帮你们报名。”

常剑雄照实说了。

“时俊青是吧?行,明天我就去填报名表,你放心,我敢保证,这航模绝对得奖!”

两人说完,去书房开了打印机,把论文复印了,常剑雄又把时俊青的叮嘱再三强调了几遍,南乔也不是第一天接触这些,明白这里面的轻重,跟他拍胸口保证,绝对好好保管,严加保密。

送走南乔,常剑雄把航模放回书柜,小心锁好柜门。

他一想起时俊青,心里就按捺不住了,见不到人,听听声音也好。

他随便编了个理由,拨通了教授办公室的座机。电话接通,教授一听他找时俊青,愣了一下,说人还没过来。

常剑雄想起时俊青临走前去接了个电话,便帮衬着跟教授解释,说时俊青向来积极,估计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给耽搁了,办完应该就会过去。

挂上电话,他又躺回到床上,看着论文原件上写的密密麻麻的翻译和标记小纸条,忍不住伸出手指,在那熟悉的手写字上摸了又摸,心里喜滋滋的,忍不住照着论文亲了一口。

晚间饭桌上,常爱国一边询问常剑雄的学习情况,一边责怪他怎么不把时俊青带回来一起吃饭。常剑雄说时俊青要忙着帮教授做事哪那么容易请假,常爱国听完,又是一顿数落,说他不知上进,小时那么优秀,以后毕了业分分钟把他甩了也说不定。

常剑雄一听就急了,跟常爱国怼了几句,说有他这么当爹的吗,不给自己儿子打气反而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挖墙脚。

吃完饭,洗完澡,常剑雄回到卧室,却把常爱国的话在心里反复琢磨了好几遍,觉得他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还有一年就要毕业,毕业之后,两人要怎么打算,他还没有好好问过时俊青。

时俊青家里的情况他是清楚的,按照他的性子,一定会优先考虑解决家里的经济问题,还有常剑雄帮着还掉的那笔钱,时俊青虽然不说,但都放在心里,肯定是会尽早还他的。

不管时俊青是选择继续留在部队,还是转行去从事来钱快的行业,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他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时俊青去哪儿他去哪儿,时俊青干啥他干啥,反正就是要死活呆在一起,赖也要赖着他,不能给别人可趁之机,把他的宝贝媳妇儿给抢了。


常剑雄考虑好了,心也放了下来,很快便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跟着他爹去把这次休假回来该办的事情办妥了,又去他姥爷家看望了一下老人,没等吃过晚饭便心急火燎的提前回了学校。

他算是明白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这才不到两天,他已经在脑子里把时俊青想了几百遍。

他拎着专门给时俊青带的零食大包小包的回到宿舍,却不见时俊青的人影,问了同学也都说不知道,还说他昨晚没回来。

常剑雄觉得奇怪,好端端的他不回宿舍能去哪里?

他去教室找了一圈,依旧没见到人。

他心里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该不是时俊青他爸又出了什么事,难道是回家了?

他正纳闷着,走廊的喇叭里突然传来了广播声:

“重要通知:学员时俊青,擅自离校致绝密文件丢失,责任重大。校领导决定,开除时俊青学籍,退出蓝天利刃,永不录用。望各位学员引以为戒。”

常剑雄楞了一下,迅速冲到走廊。

像是听到了什么全天下最荒谬、最难以置信的笑话,他静静的站着,眼睛死死盯着那个黑洞洞的喇叭。

“……学员时俊青……擅自离校致绝密文件丢失……开除学籍……永不录用……”

“时俊青……开除学籍……永不录用……”

常剑雄紧握的拳头不可抑制的抖了起来,他觉得眼花,身上一阵阵发冷,腿软到不得不伸手去扶住墙,浑身都在哆嗦。

不可能。那篇论文明明还在自己包里,怎么会丢失呢?

常剑雄拼命跑回宿舍,哆哆嗦嗦的打开背包,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论文不见了!

常剑雄彻底懵了。

不对,我明明带在身上了,为什么会不见?

常剑雄把整个宿舍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原本应该放在他包里的那篇论文。

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

论文不是时俊青弄丢的,要怪也是怪自己。只要自己去跟校领导解释,误会就一定可以解开,时俊青的处罚就一定会撤销!

对,一定是这样!

常剑雄飞快的跑到办公楼,在校办门口正好堵住了齐教官。

“报告教官!我要汇报!”常剑雄喘着粗气:“论文不是时俊青弄丢的,是……”

“常剑雄!”教官厉声打断他的说话:“论文的事,除了时俊青以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是他亲口承认的,你别跟着添乱!”

“不是的,我知道!他的论文是我拿走的!不是他的错!”

教官冷冷看了他一眼:“你是说,他的论文是你拿的?那论文在哪呢?你拿出来给我看看?”

“我……我不知道,之前还在我包里的,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

“这就是你维护同学的方式吗?编造这种拙劣的谎言?”

“我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时俊青一定是不想让我受牵连才承认的,不是他的错,我求你们再查查清楚!他没有……”

“常剑雄!”教官一声怒吼:“如果按照你说的,那就是时俊青在包庇你!他都明白事情的利害关系,你想不明白吗!?学校的处罚已经下来了,不管是谁,必须有人承担结果。现在已经折了一个,我不想看到你再出任何差错!”

“那就让我来接受处罚!”常剑雄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为什么是他!为什么!?”

教官没有说话,有些欲言又止的,半晌,伸手在常剑雄肩上重重一拍,叹了口气:“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再纠缠下去,对你和时俊青都没有好处。你今天说的话,我就当没听到。常剑雄,你好自为之吧。

常剑雄的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靠着墙壁慢慢滑下去,佝偻着身子,一下一下狠狠捶着自己的脑袋。

自己才离开一天,为什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时俊青人呢?他现在在哪里?他走了吗?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常剑雄跟没头苍蝇一样,脑子里嗡嗡的。绝望中,他想起了他爸,他那个无所不能的老爸。

对,找我爸。他那么有本事,一定有办法的!

常剑雄心中升起一道曙光,冲到电话亭,拨通了常爱国的电话,语无伦次的把事情讲了一遍。

常爱国在那边听得稀里糊涂,等他好不容易听明白了,瞬间也急了,赶紧先稳住常剑雄,叫上司机立马赶到了学校。


常剑雄等在校门口,看到他爸下车,眼圈一红,差点没哭出声。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助过,绝望过,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渺小,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干不了,只能死死拽着常爱国的手,一遍遍求他:“爸,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时俊青是冤枉的,都是我的错……”

常爱国刚要说什么,听到不远处有人叫他:“老常?”

常剑雄听到有人叫他爸,回过头,看到那天演习时前来检视的总指挥官。

“真是你啊?老常!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老邢!老战友!好久不见!”常爱国快步迎上去,寒暄几句,说道:“孩子在学校出了点事,这不,赶紧来看看。”

“这是你儿子常剑雄?”邢指挥笑呵呵的说:“那天演习我看了,表现不错啊。怎么,出了什么事?”

常爱国看了看周围,有些为难,低声道:“这里不方便,去我车里说话。”

常家的司机打开车门,自己毕恭毕敬站到了外面。

常剑雄也想跟上去,却被守卫员拦在了校门处。常剑雄无奈,只好站在门口隔着一段距离竖着耳朵偷听。

隔着窗玻璃,隐约看见常爱国有些着急的表情,说着说着,就有些激烈,声音也大了起来。

断断续续就听到几句:

“……对,本来是……后来选了他……”

“……我儿子……对象!……”

“……我怎么知道啊……”

“……不行……那边……安排好了……”

“……”

常剑雄只听到只言片语,猜不到他们在里面到底说了什么,只能心急如焚的干站着,乞求他那个万能的爹能一如既往的大显神通,把这件事情摆平。

过了约摸一刻钟,两人终于从车里下来了。

总指挥转头盯着常剑雄看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跟常爱国用力握了个手:“老常,对不住了,小雄这工作只得你来做。”

说完,便转身离开。


常爱国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慢慢走进校门。

“爸!怎么样了?时俊青的处罚可以撤销了吗?”

“儿子啊……”常爱国眉头紧锁,踌躇着,艰难的开了口:“小时他,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回不来?你把话说清楚!”常剑雄眼睛里都是血丝,抓着他爸的胳膊死命摇。

可怜常爱国,一把年纪,被常剑雄猛摇得血压都升高了,只得奋力拉开他的手,按住他的肩膀呵斥到:“论文丢了是事实!处罚已经下来了,没办法撤销。时俊青已经被开除了!回不来了!你明白了没有!”

“连你也没办法了?”

常剑雄愣愣的看着他爸,豆大的眼泪唰得掉了下来:“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都是我的错……他以后要怎么办?他现在人呢?他去了哪里?”

“爸,你想想办法啊……你不是最喜欢时俊青了吗……呜呜呜……”

常剑雄抱着脑袋蹲到地上,伤伤心心的哭了起来。

“嗨!跟你没关系!你哭个屁!”

“怎么没关系,都是我害的……是我害了青青……是我……呜呜呜……”

常爱国本来心里就已经翻江倒海的生着闷气了,正不知道要怎么跟常剑雄糊弄过去,一看自己儿子哭得那没出息的鸟样,火气也上来了。

他一把拎起常剑雄的领子,把他从地上拽起来:“你看看你这熊样,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事情已经这样了,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你要是真的心疼小时,就替他好好学,好好干出一番事业!”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我常爱国的儿子吗?”

常剑雄哪里听得进去,耷拉着脑袋哭得昏天黑地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都要抽过去了。

常爱国看在眼里,又是心疼,又是心烦,嘴上却什么也不能说,只得在心里暗暗把自己那老战友骂了八百遍。

“去你妈的邢富贵,把我儿媳妇儿整没了,老子跟你没完!”


















————————
夭寿了!毕业结不了婚了!!

评论

热度(144)

  1. satoshi商略黄昏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