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神降(二)

纹森特:





雷恩镇外密林深处,参天的古树遮天蔽日,行走其中,白天也如黑夜。一阵疾风刺破空间,幽冥浑身的衣服破碎,缝隙间全是道道深刻的血痕以及凝固的血痂,大腿的肌肉在奔跑中遒劲有力的鼓胀起来。右腹处一道深不见底的伤口,皮肉外翻,隐隐可以看见肋骨间蠕动的内脏。伤口愈合极其缓慢,可见他的魂力消耗极大,体力已达崩溃边缘。然而他的速度并没有一丝减缓,臂弯里是虚弱的特蕾娅,贴着他的胸膛,双臂尽力勾住脖颈不让自己掉下来。






就在十几分钟前,幽冥与特蕾娅联手陆续击杀了天地海三大使徒。天之使徒鹿觉在临死前对自己的王爵发出召唤。当漆拉赶回金色宫殿时,幽冥还没有完成对鹿觉灵魂回路的吸收,特蕾娅还处在启动了精神浸染后的衰退期。忽然,她猛的抬头望向天空,眼眸瞬间变白。




漆拉如天神般的容颜和身躯逆天般的,在冰湖上空破空而出,精准的落在了三具尸体与特蕾娅中间,将幽冥与特蕾娅隔开。他的纯白的长袍与披风随风雪飞舞,金色长发飘逸如瀑布。然而他眼内的杀意,比周身的风雪更加骇人。




幽冥感受到特蕾娅的异样,与漆拉出现,几乎发生在同时。然而他已经不能越过漆拉跑到特蕾娅身边,不仅如此,漆拉还遮挡了他们之间的视线。




漆拉看了一眼特蕾娅,随机转身面对幽冥。




那个破衣烂衫浑身没有一处好肉的少年,还在吸取着他最心爱的使徒的灵魂回路。他还记得多年前,他赐予那个少年这幅回路时的情景。此时他感受着那回路与自己的相依相契,而那光芒正从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身上导出。那个喜欢笑永远对他充满着崇拜与感激的,有着鹿一般纯净眼眸的少年,此时已经变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幽冥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缓缓飘向空中,他的周身笼罩黑气,令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地狱恶魔,只有一双碧绿幽深的眸子在黑气中发光。他痛苦的承受着,在半空中咬牙仰头苦苦支撑漆拉对自己灵魂回路的折磨。面对三个使徒,他与特蕾娅运用黑暗手段以雷霆之势迅速偷袭击杀。然而在漆拉面前,什么手段都起不到作用,实力的悬殊过大,况且两人都已到了强弩之末。




幽冥浑身开始剧烈颤抖,黑色短发在风雪中狂乱的飘舞,身体弯折成了一个诡异的姿势。他知道漆拉盛怒之下,绝不会让自己轻易死去,他要折磨他。周身散发着圣洁高贵光芒的漆拉,亚斯兰州国的一度王爵,魂术界巅峰的人物,此刻双眼都泛出红光,紧紧盯着半空中的少年。无论痛苦抽搐到什么程度都没有吭一声,并用那碧绿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自己。一道明显的裂口从右边的腰侧开始向左上划开幽冥的身躯,血液与碎肉自空中洒下,如一蓬血雨。裂口还在延伸,越裂越长越深,划向心脏的方向。漆拉要生劈了他。






忽然,整个空间毫无征兆的一颤。诡异尖利的啸音拔地而起,刺破一切平面。冰湖上的冰面瞬间龟裂,高耸的柏树上的厚厚的积雪纷纷扬扬洒落。幽冥从心底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恶心窒息,让他在肉体痛苦上再加上了精神痛苦。之前全神贯注都在幽冥身上的漆拉,精神世界忽然被刺破,他的精神世界至纯至净,被精神浸染侵蚀后,不适的反应比之幽冥更强百倍。




黑雾瞬间溃散,幽冥重重跌落冰面,砸出一滩血迹。




漆拉单膝跪倒动弹不得。




幽冥没有一秒钟的犹豫,左手捂住血肉模糊的右肋,撑起身体奔跑,直奔向特蕾娅。特蕾娅在幽冥的伤口即将到达心脏之前,在极虚弱的情况下进入黑暗状态,强行透支魂力再次启动精神浸染。此刻她已须发全白。越靠近特蕾娅,那种恶心窒息的感觉越强烈。他在特蕾娅虚脱倒地前的一刻捞起她向金色宫殿外狂奔。








黑暗森林中,特蕾娅在幽冥怀中极其虚弱的说了一句:“他追来了。”




“棋子。”幽冥深提一口气,再次加快了速度朝一处飞掠。




片刻后不需要特蕾娅的魂力探索,从空间的波动,幽冥也能感知到强者已经出现在身后不远。天地变色狂风骤起,显示着来者的霸道杀意。




幽冥使出最后的力气大喝一声,将特蕾娅往棋子方向抛出。少女的身形在空气中瞬间消失,落入了另一时空。幽冥的手臂还在空中未有垂下,时空忽然静止,一切都凝固了。




白色颀长的身形从容穿过凝固的时空走到幽冥身前。淡金色的长发垂顺在双肩,淡金色的瞳仁注视少年。幽冥还保持着抛物的姿势,身体前倾双臂前举,双眼圆睁,嘴还保持着大喝一声的形状。漆拉垂目,少年周身全是伤,仍有血珠撒到半空未有落下,裸露的皮肤呈现苍白。整个人仿佛褪色的照片,唯有黑亮的短发与那一双幽绿的双眼带着色彩。一滴血珠落在漆拉洁白的长袍上,染出一小朵红色的花朵。




“啧。”漆拉眯起眼看到那一朵刺目的红色。他走到幽冥双臂中间,望着他的眼睛,双手握住他平伸的双臂,十指用力。




他平静的脸上毫无表情,在他淡金色的眸子里,少年的眼内泛起血色,他的脸庞正在缓慢的扭曲,而他的双臂同时向下弯折。漆拉控制着时间的快慢,让对方慢慢品尝骨肉断折撕裂的痛感。他抬头看向少年因褪尽血色而苍白的脸,凌厉的眉目和黑发愈发清晰。红色的血液从他惨白的唇边溢出,异常诡异艳丽。他不由抬手抹了抹幽冥的唇边,将他额前的乱发拨开露出全部的眉眼。他忽然想起多年前为鹿觉赐印的时候,曾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鹿觉问:“王爵,您怎么了?”




漆拉看着鹿觉纯净的双眼犹豫了片刻后,露出庄严美丽的微笑:“没什么,你就是最优秀的最圣洁的。”




此时此刻,他看到这个满脸血污的少年,忽然脑子里“啪”的一下。






银尘不耐烦的催促船家:“麻烦快点吧,再迟了我就赶不回去了!”




“哎,没办法呀。眼看要进港了,忽然大风大浪的,费了吃奶的劲才靠岸。您这能取到货就不错了,不看看还有多少船只被迫在了港外?”船家和水手一边搬运货物一边抱怨。




银尘将货物用粗麻绳捆严实,然后绑在马车上,又盖上油布。他望了望天,港口刚才还艳阳高照,此刻忽然的就阴云密布风云翻滚,海上掀起波涛。海鸥不安的在海面盘旋啸叫。




“这鬼天气!”他不禁带上草帽,跳上马车:“喝~~~出发!”四匹马扬起四蹄迈开步子,拖起沉重的货物离开港口。








从海港城市雷恩镇去往福泽镇,最近的路是穿过黑暗森林。传说那里诡异神秘,有魂兽出没,常常发出骇人的声响和震动。一般的魂术师都不敢轻易靠近,有太多人有去无回。然而一切都是传说,没有活人亲眼见到里面有什么。银尘望了望天,回头看看一车的货物,咬咬牙一抖缰绳,朝着黑暗森林而去。



评论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