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倾世(七十五)

纹森特:



谭晓飞醒来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下午他去抢了照片后又往火场里冲,最终被龚叔打晕拖了回来。




一楼书房里,谭耀军坐在单人沙发内,龚叔坐在侧边的沙发上,欠着上半身靠近老谭。




谭耀军略微颤抖的声音问:“还是没找到?”




“目前为止没有找到有另一个人的痕迹。除非。。。。。”




“除非什么?”




龚叔叹了一口气回答:“除非烧成灰了。”




“嘭!”书房的门被推开,谭晓飞立在门口。谭父看见他的嘴唇在抖。




“晓飞?你醒了。”




谭晓飞张嘴欲说,忽然扑通一声跪下。




“再找找,你们再找找!爸、龚叔,你们让他们再找,仔细的找!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原来你已经回到我身边。原来。。。原来我忘记你是为了重新爱上你。原来二十多年来的生日许愿,真的实现了。老天不负我!怎么会有人令我如此心动,原来是你,一直是你!你就在我面前,我竟然没有认出你。如果我早一点认出你,如果那天早晨我不离开你。如果我溜出来陪你守岁。




小哥哥,我长大了,可是我没有实现诺言保护好你。






谭晓飞再次醒来时,看见母亲坐在床边正在用手给他抹眼泪。他起身下床,站在窗边,沉默望向远处。




威廉,我不相信你死了。这一次我不等了,我去找你,天涯海角,你等着我!








“财叔,我回来了。”




张富财回过头,看见阿平和Alex并排站着,拍拍来人:“阿平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




阿平志得意满的说:“办妥了,人已经运回来了。”




张富财哈哈大笑:“不错,辛苦了!听说这次Alex也出了力。”




Alex惶恐的看了一眼阿平,再恭谨的对财叔鞠躬:“哪里哪里,都是本份。都是靠平哥。”




张富财晒笑道:“人最重要就是知道自己的本份。不是自己的东西,不仅不能碰,想都不要想一下。”




Alex一个激灵,连忙普通一声跪倒,点头如捣蒜:“财叔、财叔,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张富财慢悠悠踱到沙发前坐下,拿起一个指甲剪,拉开锉刀开始磨指甲。




“哎呀,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年轻人都不听话,不晓得什么叫守规矩。”




Alex“咚”的一声头磕到地上道:“财叔、财叔,我守!我守!是那个小贱人他引诱我的,是他引诱我!平哥,你要给我作证啊!财叔,抓到他我可是出了不少力!您看在我跟了您这么久的份上!啊~~”




张富财一边听一边慢慢走到他身前,蹲下身,毫无征兆的忽然就将锉刀扎进了Alex的手背。然后抬头问道:“阿平,是这只手把?”




“财叔,是另一只。”




“哦~~不好意思啊,扎错了。”财叔拔出锉刀,又狠狠的扎穿了另一只手的手背。




手下拖走Alex,阿平走到财叔身边垂手而立。




“干得不错。瀚宇那边怎么样?”




“谢谢财叔。何远堂已经知道大儿子刚找回来就失踪,现在在医院住院,病得不轻。现在应该动用了关系在四处找。但是我们计划在先,第一时间跑出了北京,一路南下走的是人口生意最保险的路线。不是这个行当的人,是追不上我的。”




“真的是他失散多年的大儿子?”




“看情况应该是,而且何远堂应该对这个儿子非常重视,不然不至于心脏病发这么厉害。”




“哈哈哈,天助我。你这个消息截得真及时。”




“您看,人已经到手了。是不是准备谈判?”




“呵呵,等等。让何远堂再急几天,都丢了二十多年了也不差这几天,你说是不是?”




阿平会意点头:“还是您深谋远虑。那何公子怎么处理?”




“收拾干净让他休息两天,然后带来我看看。”




“好。”






威廉迷迷糊糊醒来,觉得全身酸痛,缚住的手脚已经松开,贴住嘴的胶布也撕掉,头上的黑布套也去掉了。几天来,他被多次迷晕,装在不同的容器里,一路颠沛流离。对方显然经验丰富,全程中没有机会和任何一个人交流。只有一次机会,他迷糊中感到有一只手在抚摸自己的脸。他猛然醒来,认出了来给他送饭的人,就是和晓飞赛车的澳门赛车手。




“是你!”威廉睁大了眼睛。Alex连忙捂住他的嘴。威廉还想再问,只听得门口有声音说:“你在干什么?”Alex连忙跑了。从此对他的看守更加严格,他再也接触不到一个人,连他们的长相都没机会看到。




威廉打量周围,房间宽敞、布置豪华,空无一人。他坐下,双手揉着太阳穴,想要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深夜,何远堂在病床上醒来,床头的仪器定时的发出“滴”的声音。妻子在旁边的陪护病床上已经熟睡。窗外一轮明月悬挂天边。






“远堂,我怀孕了!”少女满脸惊恐与无措的看着自己。汗水从额头与鬓角流下来,发丝凌乱的贴在脸颊上。美丽的大眼睛里噙满泪水。




年轻的何远堂大步跨过去,一把紧紧搂住少女。




“我娶你!”



评论

热度(74)

  1. 爱越越思霆纹森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