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常樾】等故事写到结局那一页09

珊瑚树:

原作:南方有乔木


配对:常剑雄/时俊青(/分攻受)


分级:R


 


常剑雄压着时俊青,两个人叠在床上歇了一会儿,之后,常剑雄爬起来,他看着软绵绵仍有些懵懵的时俊青,心里喜欢的不行,凑过去轻轻啄了啄时俊青的唇角,又去亲他的耳朵。就这样磨磨蹭蹭的,又多腻歪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下了床,他从柜子里拿出一卷卫生纸,先撕了几张把自己擦干净,然后拿着它重新爬回床上。


常剑雄刚下床那会儿,时俊青就把自己藏进了被子,他侧身蜷着,整张脸都埋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点点通红的耳廓。


常剑雄撕下几张卫生纸,趴到时俊青耳朵边小声说:“我给你擦擦。”


时俊青没吭声,他缩在被子里,红着耳朵将自己虚虚握住的手伸了出来,他摊开手掌,手心里一团白糊糊黏腻腻的东西。


常剑雄捉住时俊青的手腕,也没着急擦,只是一个劲儿的傻乐,像是只被关了一整天,刚放出家门便翘着尾巴,开始迅速巡视并标记领地的兴奋的宠物狗,他咧着嘴乐颠颠的说,“小时同志以后就是组织的人了,组织同你一家亲,会好好照顾你的。”


“谁要你照顾……”


时俊青窝在被子里嘀嘀咕咕。


常剑雄拿着卫生纸,仔仔细细的擦拭起时俊青的手掌和每一根手指,美滋滋的说,“那你照顾我,常剑雄同志以后归属小时同志管理,咱们一家亲,一家亲。”说罢,他捉起时俊青的手凑到唇边,亲了亲他微微弯着的指节小声说,“别回上铺了,就在这睡吧。”


时俊青没说话,往床里侧又挤了挤便不动了。


常剑雄心里乐开了花,赶忙侧着身挨着人躺下,伸出一条胳膊自后环在时俊青细瘦的腰上,挨挨蹭蹭的亲热。宿舍的单人床床板不过才一米宽,两个长手长脚的男生都侧身躺着也挤得够呛,时俊青的后背紧紧贴着常剑雄热烘烘的身体,他回想起刚刚两人做的荒唐事,臊的脸热心也热,他别扭的小声说了句,“别闹,快睡吧。”


常剑雄这才老实下来,抱着时俊青,两人一起睡了。


第二天常剑雄也没舍得回家,两个人泡在宿舍一整天,看看书聊聊天,平日里稀松平常的事却因着两人改变了的关系而变得别有趣味,后来趁着室友还没回来的空档,两人便又在床上胡闹了一回。


预备训练营里的日子是无时无刻都被人盯着的,即便是住在同一间宿舍的上下铺,上课训练全都在一处,也很难能找的到机会亲热,他们至多不过是在夜跑无人时偷偷交换一个亲吻。


尽管短暂,却更觉甜美。


转眼又到了休息的日子,常剑雄追着时俊青念念叨叨,软磨硬泡的非要带他去市区玩,时俊青耐不住常剑雄的死缠烂打就答应了他。


约会的当天,时俊青先去邮局给家里汇钱,汇钱的时候他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咬咬牙,留下了几百块装进自己口袋。时俊青走出邮局的时候,看见常剑雄正捏着两只冰淇凌站在太阳底下等他,见他出来便急急忙忙跑过来将冰淇凌塞进他的手里。


他们去看了一场电影,吃了顿自助餐,逛了逛街,时俊青是第一次来到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商业区,这里的商店同他乡下老家甚至他以为很热闹的省城都完全不同,人群密集,空间宽阔,巨大的落地玻璃和许许多多奇怪的装饰将一家家不同的店分隔开来,形状怪异的模特身着更加怪异的服饰分散于各处,宽敞明亮的店铺内仅悬挂了几件衣服或是陈列着少许不同款式的提包,每一件的价格都贵到令人咋舌,时俊青茫然四顾,这里的一件服装一个包包甚至是一条腰带一条丝巾都够他整个月的生活费,也许甚至更多,他看着正在仔细挑选皮质腰带的常剑雄,一时间被头顶炫目的射灯晃得有些眼花。


这里是属于常剑雄的地方,他没来由的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商业区随便转转便耗了大半日,等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已经下起了大雨,天空黑沉,铅云密布,大雨瓢泼直下,偶尔显现的闪电撕裂天空,随他而至的便是隆隆的雷声。商店大门的内外熙熙攘攘挤满了人,他们纷纷探头望向阴沉的天空,又皆被骤雨骇得缩回了脖子,陆陆续续的退回到商店里面。


时俊青也望了望外间的风雨,又抬手看了眼时间,再拖下去怕是要错过回程的末班车,他转头看向常剑雄,说:“再不走就赶不上车了。”


“雨太大了,”常剑雄拧起了眉,试探着往前探了探头,被狂风拍了满脸的雨水后又急忙缩了回来,“冒雨回去内裤都会被淋透的。”


时俊青被他逗笑了,抿着嘴弯着唇,显出一个小小的酒窝,常剑雄见他笑,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弯起唇角。


远处传来轰轰雷声,天色愈加的黯了,常剑雄昂着头观察着天空,又时不时低头去看手表,他转着脑袋张望,视线慢慢投向远处的建筑群,忽然他脱下了外套撑在头顶,伸手去揽时俊青的肩膀。


“进来,跟我走。”


时俊青被常剑雄几乎是半搂半抱的兜在怀里,头顶上是常剑雄外套撑出的小小雨篷,不过也早已被集雨淋透,湿哒哒的直往下滴水。


常剑雄揽着时俊青在暴雨中奔跑了十几分钟之后,停在了一家连锁酒店的大门前,他们匆忙推门进去,将糟糕的天气远远甩在了身后。


常剑雄开了一间标间,两人踩着湿漉漉的脚印走进电梯,又自电梯一路踩进了房间,他们在房间里站定的时候,裤脚和衣袖仍在淅淅沥沥的滴着水,两个人望着对方湿淋淋落水狗一般的模样都“噗嗤”笑出了声。


“你内裤淋透了吗?”时俊青打趣着常剑雄,晶亮的眼睛笑得弯弯的。


常剑雄笑着回答,“你猜。”


“我不猜,湿不湿那都是你的内裤。”


常剑雄不再和他拌嘴,把湿外套往椅子上一丢,说,“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


“那我先去洗澡了。”时俊青说着,甩掉了脚上的湿鞋子往浴室走去,他走进浴室关上门,片刻后传出隐隐淋浴的水声。


常剑雄把身上的湿衣服全部脱掉,找衣架晾了起来,好在他的内裤并没有湿,身上才不至于赤条条的,脱掉衣裤之后他觉得有些冷,他提溜起床上的被子抖了抖卷在身上,把自己裹的像个热狗一样,瘫在床上等着洗澡。


酒店标间的单人床也比宿舍的床大上许多,常剑雄在自己那张床上躺了一阵又打算去另一张床上翻滚,他爬下床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了夹在两张床之间的床头柜上摆放着的收费产品。


常剑雄愣了一下,伸手去拿其中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


那是一盒避孕套。


他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他慌慌张张的把小盒子丢回去,却又忍不住总想去看,那小小的盒子仿佛有着强大的魔力,时时刻刻都吸住了他的视线,他克制不住的将那小盒子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起来。


男人之间怎么做到最后,常剑雄是知道的,但之前的日子,他和时俊青无时无刻都生活在别人的眼皮底下,能牵牵手,偶尔偷一个吻,便觉得十分满足了,他完全没有想过这种事,但如今因为暴雨天气而阴错阳差的来到了酒店,常剑雄的心思不禁有些活络起来。


常剑雄摸着手里的小盒子正想的出神,浴室的门突然间打开,时俊青用毛巾搓着湿呼呼的头发,腰间围着浴巾走了出来,他果着上身,脸蛋儿被热水熏蒸的红扑扑的,晶亮的眼睛浸饱了水一般的湿润剔透,眼尾也被热气熏上一点粉,像一瓣桃花缀在了漆黑的琉璃珠子上。


“你去洗澡吧。”


时俊青搓着脑袋含含糊糊的说,没看见常剑雄乌沉沉的眼睛里迸射出的如同吃人一般的精光。


“小时同志,”常剑雄嗓音沙哑的说,“组织非常需要你。”


 


tbc.

评论

热度(70)

  1. 爱越越思霆珊瑚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