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霆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明月常相别时圆(上)明月几时有(1)

纹森特:

(自序)




这是关于“常时”的一个脑洞,动笔很早,才有时间扔出来。如果写完,这大概是个中篇,分三个部分:


(上)明月几时有


(中)相逢时难别亦难


(下)月圆人更圆


当然,缘于我多变的脾性,以上随时作废半途拐弯儿十万八千里。。。。。。


公示出来就是为了管住我自己。。。不知道有没有用?






**************正文开始***************




(上)明月几时有(1)




烈日当空,青草混杂泥土的味道,被搅浑在空气之中。




时俊青绞住常剑雄的双臂,让对方动弹不得。常剑雄余光瞟了一眼远处空中监控拍摄演习的无人机,就地一倒带动对方滚在草丛里。前方的大石头恰好挡住了无人机拍摄的的角度。他估摸着指挥部操作员调整角度继续拍摄,大约需要10秒钟。他滚得不轻不重,恰好把时俊青压在身下。时俊青浅笑道:“这战术动作是教官教的吗?”




常剑雄道:“青青,我想告诉你。。。。。。”




“别这么叫我,娘炮死了!”时俊青挣扎了一下,但显然并未尽力。




常剑雄看着他笑中带嗔的样子,心里软得一塌糊涂。正要开口,听见无人机的蜂鸣声接近,只得放开。两人一齐起身。




时俊青做了一个回踢的假动作,然后领头走下山坡。常剑雄在他身后,听见一句:“臭小子!”他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差一点,真可惜。”






常剑雄在寝室里捧着书,眼睛却不停往门口瞟,抓心挠肝的坐立不安。




没一会儿,时俊青拖鞋踢踏踢踏的声音和他特有的轻快哼歌声就从走廊传来。常剑雄顿时心跳加速,书页被手指捏皱,他梗着脖子头也不抬的盯着书。




时俊青额前搭着半干的头发走进寝室,将脸盆毛巾放好,常剑雄一动不动,悄悄的深吸气。空气里飘散着清新的洗发水和香皂味,混合着青春勃发的朝气,刺激着常剑雄的神经。




室友从上铺探头问道:“俊青,水热不热?”




“挺热的,去吧。”




室友一骨碌从上铺爬下来,端着脸盆毛巾就出去了。寝室里就剩下两个人。常剑雄放下书捏了捏拳。抬头正好看到时俊青瞅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然后迅速的开始换衣服。他背对着常剑雄,脱下白色的背心和大短裤,只剩下一条深灰色的内裤,不紧不松的包裹着圆顺的臀形。常剑雄到嘴边的话顿时卡住,嘴张着忘了合拢。他看见那个比其他人略白皙的身体,修长的四肢因脱穿衣服而伸展开来。漂亮的线条和形状,以及无意中甩出的水珠,都让他喉咙发干。




时俊青很快从柜子里翻出一件黑色T恤和蓝色工装裤,利落的套上。然后拿毛巾再擦了擦头,就往外走。




“时俊青!”常剑雄连忙起身拉住他,“你去哪里?”




“我要去翻译一篇德国的论文,是关于无人机的最新研究。这个机会我好辛苦才争取到的,别耽误我时间。”时俊青兴奋的时候眼睛睁得溜圆溜,一脸孩子气。




“你等等!我、我有话对你说。”常剑雄绕到门口拦住他。




“嗯?”时俊青挑眉看他。




“我、我。。。。。。”常剑雄看着眼巴前圆溜溜清澈澈的一双眼,一时有些踟蹰。




“时俊青~~你的紧急电话!”远处宿舍管理员的喊声响起。






“哎~~来了!”时俊青挥手回应,猛的搂住常剑雄在他耳边轻声说:“傻木头!”然后迅速揉了揉他的头发,绕过常剑雄跑了。




常剑雄看着已经远去的一蹦一跳的背影,笑着叹了口气。








“时老头儿,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抵押?”阿泰鄙夷的看着地上蜷着的老头。




“我。。。我实在没东西可以抵押了。泰哥您再借我点,等我翻本儿,一准还给您!”老头儿的眼眶布满血丝。




“我看你个烂赌鬼也没什么可抵押的了。这样吧,你有没有女儿?把女儿抵押给我也成。”




“我没女儿呀,只有一个儿子。”




“给你儿子打电话!让他来赎你!父债子偿!”




“我儿子还在读书呢,他也没钱呀~”




“我管你那么多,让他去筹钱,不然就在他面前把你剁了!”






时俊青放下电话夺路而跑。电话里他听见了父亲凄惨的叫声,尽管他厌恶那个烂赌鬼,但是毕竟是亲身父亲。






常剑雄一直在寝室里来回踱步,被室友嫌弃后,就去走廊里踱步。眼见着熄灯号吹响了,时俊青还没回来。刚才问过所有能问的人,说这家伙接了电话就跑了,连教授那里也没去。




宿管来检查,常剑雄只得回到宿舍上床。他睁着眼胡思乱想了一百种责备教训时俊青的方式,私自离校夜不归宿,明天一早肯定会被教官知道,麻烦就大了。迷迷糊糊中,也不知几点终于睡了过去。


梦里常剑雄再次回到下午的场景,他拦着门对时俊青说:“我有话对你说。”




时俊青挑眉:“嗯?”




“时俊青,我喜欢你!”




时俊青张嘴说了一句什么,怎么也听不清楚,他的表情也模糊不清。常剑雄努力的想看清听清,却是徒劳。他张开双臂想去抓时俊青,却扑了个空。耳边只听见时俊青调侃的声音:“傻木头!”




起床号吹响,常剑雄一个激灵醒来。马上跳下床去看对面上铺,鼓鼓的被子裹着个人形。他顿时心里一安。




“喂!”他一巴掌拍在被子上,“你舍得回来啊?”




被子里的人没有动。




“喂,时俊青!起床了!昨天你跑哪儿去了?”对方仍然没动。于是他蹬上下铺的床板,够到上铺床沿,发现时俊青把整个人都裹在了被子里,缩成一团。他用手去扒拉被子,对方使劲的拽住,较劲半天只露出个头顶。




“干什么你?野哪里去了?还不起床早上的课迟到了!”




“帮我请一天病假。”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昨天不是还活蹦乱跳的?”常剑雄一把扯下被子,露出时俊青乱糟糟的后脑勺。




“都说了生病了不舒服,你不请我找胖子。”说完时俊青又把被子蒙上。




常剑雄一愣,声音嗡嗡的鼻音好重,看来真的感冒了,还不轻。




“好好好,我替你请假。你要不要去医务室开点药?”




“你怎么那么烦!”




常剑雄抿嘴忍了忍,生个病至于么,脾气那么大。算了,看在病号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他跳下床出去洗漱。




中午下课,常剑雄去食堂打了两人份的饭菜直奔寝室。结果时俊青并不在,对面上铺整理的整整齐齐。常剑雄一直等到下午上课也没等回人,问了寝室其他人,也都不知他的去向。




常剑雄一下午都心不在焉,不停的看表。一到下课铃响,飞也似的冲出教室,几乎是一头撞进寝室门的。一路上他的眼睛不停的跳,心里没来由的发慌。



评论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