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等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all凌】《千秋寂》

听雨声:


                   章十五
       
        三日很快便过去了。
        太子的生辰是皇城的盛事,宫里早早就准备了起来。
        中午在撷芳苑设家宴,晚上则在承福殿宴请百官,到时候天帝和各宫妃嫔也会亲临。
        元凌早上醒来时,顾丞衍已经站在床边穿戴整齐。
      “你起这么早干嘛?”身边没人,被子里的暖和气都散了,他有些不满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顾丞衍俯身,无奈地捏了捏他细滑的脸蛋,“今天可能会有变故,我得先出去安排好,你再睡会儿。”
      “嗯。”元凌迷糊地点了点头,“你快点回来。”
        顾丞衍想到那张仿佛催命符一般的宣纸,心里突然生出一些不安,他低头在元凌的唇角亲了亲,便转身离开了。
        肃风已按照他的命令挑选了数十名训练有素,武力高强的侍卫恭候在殿外。
      “你们今日的任务就是隐藏在撷芳苑各处,凌王殿下一有危险,便出来相救。”
      “属下们明白。”
      “肃风,你负责察看有无异常的人和事,一有风吹草动便来告诉本王。”
      “属下遵命。”
      “现在就去吧,宫里应该正在准备午宴。”顾丞衍负手而立,初冬的冷风吹得他墨色的衣袂飒飒翻飞,“你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
        他抬头,万里无云,这层表面上的安宁终究要破碎了。


       
        大约巳时时分,皇子公主们开始陆陆续续地盛装进宫。
        虽是秋末冬初,撷芳苑却依旧万树长青,百花争妍。
        宫人们围着几张石桌摆好凳子。
        因为午宴还没开始,桌上只放了一些点心和清茶。旁边的几张檀木案上则放着笔墨纸砚、琴棋书画等闲雅之物,以供众人消磨时光。
        元凌找了张凳子坐下,随手拿起个点心便吃了起来,“你早上说可能有变故,什么变故?”他这几日一直忙着收集证据,也没怎么关注宫里发生的事情。
        顾丞衍倒好一杯温热的清茶递过去,“可能会有刺客。”
      “刺客?”元凌微微蹙眉,“该不会又是九弟吧?”
        他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元溟,却见他正在和元济认真地下着棋。
        顾丞衍拉回他的视线,“他只是别人的棋子,我担心的是那个下棋的人。”
        正说着,肃风便从不远处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低声汇报道,“王爷,那个蒙面人出现了。”
       “去看看。”顾丞衍起身,又低头看向元凌,“你乖乖呆在这里。”
        元凌已经习惯了他哄小孩的语气,轻轻点头,“嗯,你小心一点。”
        顾丞衍跟肃风离开没一会儿,元灏就在宫人的陪侍下过来了。
        众人纷纷起身恭贺。
        元凌也走过去,笑道,“大哥,你来了。”
        元灏点头,带他走到元济、元溟面前,“先去金禧阁吧,别耽误了时辰。”这是大魏皇子生辰的惯例,需于巳时左右前往金禧阁焚香祷告,以祈求皇室兴旺,国泰民安。
        元溟闻言抬头,央求道,“大哥你和四哥先去吧,臣弟和三哥将这盘棋下完就去。”
        元济也附和道,“九弟说了这盘我赢了就把他那金弓送给我,大哥你就帮我这一回吧。”
        元灏无奈地笑了笑,“行了,大哥答应你们还不成,我和四弟先去,你们别玩忘了就行。”
       
       
        顾丞衍随肃风来到玉带湖畔,那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果然负手站在那里。
      “你终于来了。”男人的声音沙哑而冷冽,“我等你很久了。”
        顾丞衍不动声色地靠近,“阁下到底是谁,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男人轻笑,竟然自己又上前一步,“王爷只需知道,这世间万事,都是有因果报应的。”
      “所以……你要杀了谁来实现这报应?”顾丞衍并不想打哑迷,抬手就要摘下他的面具。
        男人似乎早有预料,迅速地避开他的进攻,冷笑道,“不需要我杀,已经有人要死了。”
     “你什么意思?”心里的不安在这一刻愈发明显,顾丞衍知道自己千防万算还是中了计。
        男人看着他,笑得轻蔑且得意,“从这里到金禧阁最快也需要半柱香的时间,你猜你和天帝……谁会先到那里。”
         顾丞衍再顾不上与他纠缠,匆匆离开。
         临走前,他又看了男人一眼。
         那双眼睛里的刻骨恨意分明在哪里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元凌和元灏来到金禧阁后,和往年一样,去取了檀香点好插到香炉里,然后虔诚跪下祈祷。
        空气里袅袅飘散的白色香气,却与之前不同,似乎更馥郁一些。
        元凌正奇怪着,就看到身旁的元灏一个踉跄,他忙扶稳他,“大哥,你怎么了?”
        元灏痛苦地摇了摇头颅,艰难起身,“头有些晕。”
        他无意识地摸到香案上的莲座青铜烛台,脑海里仿佛有人在示意他要杀了眼前的人。
       元凌并未发现异样,“你歇会儿,我去叫太医。”
       然而他还没走出一步,元灏已经拔出红色的蜡烛,将锋利的烛台对他狠狠刺来。
     “大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元凌敏捷地躲过,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元灏却已经双目混浊,完全丧失理智。
        往日校武场上一招一势的训练此刻全都变成了手上的进攻,且招招致命。
        元凌没有想到他真的要置自己于死地,只守不攻的结果就是被步步逼至墙边。
        眼看着尖端就要刺入胸膛,他本能地抓起墙上挂着的长剑相迎上去。
        元灏很快就落了下风。
        元凌的长剑击飞了他手里的烛台,也难以避免地在他的手掌上划出伤口。
        结果没过多久,元灏就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元凌忙丢下剑上前扶住他,却见他脸色惨白如雪,唇色更是乌青一片。
        元灏迷茫地看了他一眼,就闭上了眼睛。
        手里的双臂突然变得无力,元凌颤抖着将手指放到他鼻下,却感觉不到任何气息。
        他终于意识到剑上有毒,抓起元灏的手一看,果然伤口处的血已经凝成黑色。
       
       顾丞衍匆匆赶来时,看到元凌怔怔地半跪在那里。
       就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顾丞衍……大哥死了。”元凌见到是他,心里绷着的弦一下子就断了,“有人在剑上涂了毒药。”
        他从未想过,还会再看到亲人惨死面前。
      “我知道。”顾丞衍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却已经没有时间好好安抚他,因为门外冗杂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靠近,“呆会儿他们进来时,你什么话都别说。”
        他说完便捡起了掉落在地的长剑。
        元凌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他也意识到了门外将有一群见证杀人现场的证人。
        可是他还不来不及阻止,顾丞衍已经将剑搭在了他的肩上。
       与此同时,房门从外猛地推开。
      “灏儿!”“大哥!”“四哥!”“太子殿下!”
        一时间,惊叫痛哭声不断。
        元凌却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他怔怔地看着顾丞衍,周围的一切都化为虚无,只有那抹墨色越过四年温柔的岁月,在他的心口渐渐鲜明起来,以最温暖而悲伤的笔调。
      “来人,将摄政王押往大理寺地牢!”天帝在悲痛之余终于想起将罪魁祸首捉拿起来。
        顾丞衍释然地笑了笑,还好,他来的还不算太迟。


     


      
     
       
       


       
       







评论

热度(65)

  1. 爱越越思等听雨声 转载了此文字
  2. xw听雨声 转载了此文字
    听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