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等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樾瀚]fly me to the moon(二)

syuusaku_you:

下一章是什么,你们都懂得


好久没来不知道现在lo的胃口怎么样,有没有小伙伴告诉我现在还能不能放图片链接?


---------------------------------------------------------------------------




(二)


时俊青将后槽牙咬的死紧,部队里曾经对他提出过相同求爱的人,都被他用拳头教训过,而此刻面对何瀚,他却不能将脸皮撕破。


抑制住自己无边的怒气,时俊青诚恳的对何瀚说:“我不喜欢男人的。”


仿佛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一般,何瀚勾起了嘴角,将双手支在下巴上,眼神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他长大了,褪去了少年时期的青涩,在部队里混了几年,不但身体健硕修长,脾气也知道不露锋芒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需要的一切我都能给你。”


时俊青忍受不了尊严被人一再挑衅,骨子里属于军人的热血一下子爆发出来:“你他妈的想要老子卖身?老子卖锅砸铁也不会卖自己!”


“当然,你可以卖锅砸铁。”何瀚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题一样,笑的越发好看,只是这样的笑容却让时俊青觉得汗毛凛凛,“你卖锅砸铁能卖多少钱,你被部队开除的档案如此不堪,哪个公司敢要你,而伯父手术及后期要多少钱,我相信不用我算给你听吧。”


“操!”时俊青低声骂了一句,何瀚句句话都戳在了他的痛处,就业的困难、庞大的医疗费,紧迫的时间,件件都像岩石一样压在他身上,就差那最后一根稻草,“为什么是我?”


他问的无奈,何瀚也无奈作答。是啊,为什么是他?仅仅是少年时期的几面之缘,不知为何成为了自己的执念,就像着了魔一般,忍不住去打听他的消息,忍不住去关注他的近况,忍不住像现在一样乘人之危。


见他不答话,眼神里却没有任何迷茫退却之意,时俊青知道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像是孤注一掷一般,他说:“我对男人硬不起来。”


何瀚抿了抿唇,从身后拿出一个大信封:“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过我也不想逼你,这里面是拟好的情人合约,你可以看一下。”


何瀚将信封沿着桌面滑到了时俊青面前,站起身来整了整西装,从容的走出了餐厅。


时俊青看着他渐远的清瘦背景,双目通红,他将信封攥在手心里,几乎捏成废纸,最后却好像脱力一般的松开了手,打开信封将里面定好的文件拿了出来。


时俊青翻了几页,大致看了内容,何瀚要求他一年内履行一个情人要做到的一切,陪着他,不拒绝他关于感情的任何提议,包括上床。相对应的,何瀚会支付给他提出的所有经济要求,不论是用于他父亲,还是用于他本人。


时俊青将信封倒过来往桌子上倒了两下,刚才他捏着的时候就感觉里面有硬物,果然,一张巴掌大小的房卡掉了出来,4716,时俊青苦笑的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原来,从自己踏进这家餐厅开始,就注定逃不出去了。


时俊青有些自暴自弃,将桌上的两份牛排都囫囵吃进了肚子里,他觉得自己太失败,在部队,被队友出卖,出了部队,又被算计。


何瀚贴心的在信封里放了一支钢笔,时俊青将这冷硬的物件捏在手心里,看着甲方何瀚龙飞凤舞的签名,笔尖落在乙方上,久久下不了笔。


时俊青三个字,从小到大不知写过几遍,偏偏此时像是不会写了。父亲和母亲赋予他生命,给予他的姓名,在此刻像是有千斤般的重量,一旦落笔下去,付出的就是自己作为时俊青的尊严!母亲早就已经不在了,父亲是他唯一的亲人,他的生命和自己的尊严,孰轻孰重?


思虑之间,笔尖不甚碰上了白纸,在上面落下极小的一个黑点,这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却像是洪水找到了宣泄口,笔尖不受控制的竖线横线的划着,时俊青三个字明明白白的落在了乙方上。


曾经听到过有人赞美爱情,说父母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而爱人却是自己可以选择的。可在自己这儿,连爱情也成了奢侈品。时俊青忽然很想抽烟,他深深的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名字,他想,从今天开始他必须换一个名字生活,他不想这段不堪的买卖被记录在时俊青的人生里。既然何瀚已许他千般万般,再加这一个小小的要求应该也不算过分吧。


至于何瀚嘛……时俊青的嘴角露出了近乎于冷酷的微笑。


何瀚一路坐电梯到了4716,打开房门的一刹那,强装出来的冷静和自持便再也绷不住了。刚才在餐桌上与时俊青对弈,有好几次,他都想放弃了,他不忍,不忍时俊青脸上的烦恼和纠结,更胆寒时俊青眼里的鄙视和恨意。


何瀚双手捂住脸脱力般的瘫倒在沙发上,鬼迷心窍了,即使换来时俊青的恨,他也不甘心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也许一年的时间能让他回心转意呢?都说君顶的何瀚不做没把握的事,这一次,他却要赌上自己的全部感情。右手滑落到自己的心脏部位,时俊青能感受到吗?会接受吗?


视线瞟向毫无动静的房门,何瀚心里即便有八分把握也不由惴惴不安,都说无奸不商,自己这奸商的名头可就坐实了,过度的紧张之下,何瀚倒是觉得平淡了,闭起双眼仰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起来。


黑暗中,何瀚看到了无数个时俊青的影子,少年时的飞扬跋扈,部队里的刚强沉稳,餐厅里的潦倒颓废……唯一不变的是那双眼睛,那双眼睛里永远充满着坚毅和希望,如同子夜明星熠熠生辉,也许一开始,他就是被这份自信给抓住了吧。


房间里安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呼吸,何瀚双手交叉着至于腹上,静静的等待着,直到那房门发出了“滴”的一声,伴随着房门被打开,玄关里的声控灯自动亮了起来,何瀚睁开了眼睛,微笑的转向门口,来了,他的时俊青。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