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等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着迷【常剑雄X时樾】 08

瑟傲天:

先放文,明天捉虫




08.


再一周就是学期末理论考试,比起体力,这才是军校生们头疼的事情。 


时俊青的理论成绩一直都是班上最好的,这种时候问他借笔记、抱佛脚的人也多了,张磊就是整个宿舍派来请时俊青去指导的。


“要是你那会儿没搬去研究生宿舍就好了,找你也方便点。”


他们可不敢去时俊青的宿舍,毕竟那里有个虎视眈眈的alpha。


——张磊所在的宿舍306室,正是时俊青当初差点入住的那间。如今306室只住着张磊,王岩真和刘然,至今还空着一张床位。


“常剑雄平时脾气没那么坏,今天他大概吃错药了。”时俊青想到之前操场那一遭,还对张磊有些歉疚。他湿润的眼睛看起来比平时更加温软,像个无辜的食草动物。


张磊看他一副不解风情的样子,对常剑雄的气早就没了,反而有些同情,“那只是对你脾气不坏罢了。”




常剑雄作为alpha,在班级里已经隐隐有种领袖的气质。但是他确实优秀,体力训练成绩一向是最好的,理论课仅次于时俊青,管得全班心服口服。军校生都是些热血上头的家伙,不兴那些迂回的东西,只有足够强才能让他们服气。


常剑雄有这样的手段把他们全收服,一个个叫“常哥”,哪会是个温吞的绵羊?


但他对时俊青的态度却不一样。时俊青和常剑雄一起入学,人缘比常剑雄更好。他模样好,年纪又是班里最小的,让人看着又怜又爱。但是那些对他动过心思的,都被常剑雄明里暗里警告过了。


费解的是,既便有这样的占有欲,常剑雄居然至今都没有跟时俊青说破。


 


时俊青一直待到熄灯,研究生宿舍没有这种规定,突如其来地黑暗让他有些无措。


张磊打开手机灯往外一看,窗户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了不少水珠。看起来雨势还不小,他跟宿舍人一商量,让时俊青干脆凑合在306室住一晚。


时俊青出门时候天还好好的,这会回不去了,只好跟常剑雄打个招呼。他走到宿舍的阳台往底下看去,地面上已经有几片发亮的水洼,雨丝不停地落下把平静的水面打散。


手里电话只响了两声,时俊青很快就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什么时候回来啊?”常剑雄懒洋洋的,估计早就上床窝着了。


时俊青踢了踢脚下面的瓷砖,一边看着外面绵绵的雨丝。夜里凉风吹过漆黑的走廊,把人整个吹得透透的。


时俊青忽然觉得有些兴味阑珊,说话也没什么活力,“下雨了,今晚我就在张磊他们这儿凑合一下。”


常剑雄在另一边沉默许久,时俊青看了看界面,确认还是在通话中的状态。听筒里之后传来一些杂音,接着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寂。时俊青不由皱了皱眉,没有常剑雄熟悉的声音,这一段古怪的安静让他心里有点别扭。


他正想着挂了电话,忽然听到“刷”的一声,是窗帘被用力拉开的声音。


接着他听到常剑雄说,“你等着,我马上来接你。”




这只普通的一句话,听起来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却奇异地让时俊青陡然从心里涌出一股滚烫的热流,顺着血管从心脏直往脸颊上烧来。 


过了一会儿张磊出来找人,时俊青仍然傻站着,脸红得滴血似得。


张磊拍了拍时俊青让他回神,问,“怎么了你,说好了吗?我给你找被子。”


 


“——时俊青!下来!”蓦然响起的声音宛如漆黑雨夜里燃烧的一簇焰火,把张磊的声音瞬间吞没了。


整面楼的几个宿舍顿时都沸腾了,一群大男人都起哄似得怪叫起来。嘈杂的雨声模糊了喊话的内容,不少人先入为主以为是在表白。


才不过一会儿,时俊青就看到不少人冲到了阳台,用手机照在下面,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宿舍楼下表白的戏码哪所学校都有,军校里也不是没有过。


只是在这样靡靡的雨天里,这石破惊天的呐喊,真有一种冲破一切的震撼。


时俊青从三楼阳台看下去,雨丝飘摇的路灯下,常剑雄英俊的面容显得模糊而温柔。他的目光缓缓流过这一片大楼,逡巡而过的眼神让时俊青想起江西油菜花田里的春风,又软又融。


时俊青感到心被狠狠地触动了。


这一面的宿舍楼都没有光源,一片暗沉沉。三层楼的高度,时俊青能清楚地看到常剑雄的样子,自己的身影反而被隐藏在浓深的色泽里。


 


身边没有传来回答的声音,张磊把视线转到时俊青身上,想提醒他回应。却看到沉沉夜幕下,时俊青一向软和湿润的脸上泛起了秋冬野火般的燥意,被什么东西给一下子燎着了,热烘烘的,让身在一旁的张磊都觉得面上滚烫。


常剑雄也辨别不清306室在哪个方向,他只能大概估计一下楼层的高度。


几乎所有宿舍的阳台都站了人,全是憧憧的黑影。他的目光快速地扫过去,秋风扫落叶般穿过这些迷惑人的身影。忽然常剑雄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又拉回了视线,只盯着其中一个瘦长的影子。


时俊青身形不由自主地一动,下意识地想躲开。张磊伸手扶了一下,他奇怪道,“紧张什么?那么黑他看不见你的。”


时俊青也觉得自己有点杞人忧天,便没再动。


“喂!那个谁!我白天跟你说过吧,把手拿开!”常剑雄的声音传上来,张磊顿时感觉心头一梗,“卧槽,常哥你属猫的吧!”


 


这混乱的局面很快招来了宿管阿姨,怒气冲冲地女声压倒了一切,“没听到熄灯了吗,喊什么喊!都回去睡觉!”


张磊吓得忙把脑袋缩了回来,找了伞让时俊青下楼去。


下面仍有好事的人在看热闹,时俊青撑开伞把两人兜头一挡,赶紧离开了学员宿舍区。


 




雨很快就停了,空气里浮起许多细小的水汽,周围的景色都有一种朦胧的美感。


伞早就被拿在常剑雄的手里,夜里湿气大,他也不急着把伞收起来。他一边走一边转着伞柄,把滴落的水珠全都甩了出去。


出了宿舍楼,时俊青还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常剑雄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心里已经抓心挠肝。


——是不是下午抱着俊青不放,他生气了?


——还是昨天偷偷抽烟时候,硬给俊青塞了一口,他生气了?


——要不然就是大前天俊青洗澡,硬要进去给他擦背,完了还要他给自己擦,他生气了?


······


常剑雄这么慢慢往前细数自己的“罪行”,从昨天一直回想到初次见面时。越发觉得时俊青气得应该,气得有理。


“对不起——”


“常剑雄——”


两人突然一起开口,说出的话语叠在一起,成了一段模糊的混音。


常剑雄见时俊青说话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全都没了,心里的郁闷顿时一扫而空。他往时俊青身边靠了靠,一只手也环住了他的肩膀,体贴地问,“你要说什么?你先说!”


时俊青被他一问,脸上不自然起来。他有些别扭,反而把话都咽下去,眉毛一挑,“你给我道歉?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月亮已经从云层里出来,空气中的水汽此时已经散了干净,天上地下具是一片澄澈。


常剑雄刚刚回想从前,发觉连点滴小事都记得一清二楚,他的心里此时也是透亮的。


常剑雄从来都雷厉风行,唯有对着时俊青总有点患得患失。大概因为实在太过在乎,反而把握不好。想亲近他,但是怕他的心跟自己不在一处,生了反感;离得远了,又难免牵肠挂肚。


 


比如此时时俊青问起来,他担心说得太细会被察觉,只含糊地说:“反正我有很多不对的地方,往后肯定对你更好。”


时俊青听他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忽然又不再轻松了。常剑雄看他脸上没了笑容,心里忐忑,嘴上也犹豫着,“我刚刚没说好···”


“没有,我知道你的意思,该我说了。”时俊青终于开口了。




常剑雄小心翼翼地觑着他的表情,看着时俊青的脸上时而有些挣扎,时而又坚定下来,一颗心不知道在水里火里滚了几回。




时俊青却没有看他,只低头盯着常剑雄握伞的手,嗫嚅着:“常剑雄,出来的时候我妈告诉我:如果不喜欢,就千万不能接受别人的好,人情最难还。”


时俊青的声音清凌凌的,忽远忽近。好像从山涧流出的溪水,由近到远,最后全都往着常剑雄的心里头灌进来。


这下他一颗忐忑的心终于消停了,全部淹没在溪水里,冻得常剑雄都快喘不过气去。


他心里一片愁云惨淡,涩声应道,“对,阿姨说的对。”


“是吧。”时俊青听到他认同,脸上又松快了一点儿。


 看在常剑雄眼睛里,这松快摆明了就是这小兔崽子终于下定决心摊牌,要摆脱他了——常剑雄委屈死了,如果现在时俊青不在,他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场去。


“常剑雄,我······我走累了,你背我回去吧!”时俊青垂着的两只手都握成了拳头,脸上有些隐藏不了的慌张与希冀。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提过这么无理取闹的要求。才一开了口,时俊青又忍不住开始担心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常剑雄跟个傻子似得,时俊青的话他翻来覆去咂了半天才回过味来。


——不喜欢的人,好意不能领;反过来,如果坦然消受了,自然就是喜欢的了。


时俊青抬起头,见常剑雄还是盯着他看,脸不受控制腾地就红了,连带着脖子和眼角都浮起一片绯色。


那眼角的一抹薄红就像烧红的炭火,把刚刚的灌入常剑雄心里的溪水都嗤嗤地蒸干,于是他的这颗心又成火热热的了。


 


“背得动吗,我重不重?”


回去的路不长,时俊青趴在常剑雄的背上,觉得自己今天实在是有点任性了。


后来又绵绵飘了一点雨,常剑雄于是把伞交给了时俊青。时俊青一只手环着常剑雄的肩背,另一只手打着伞。


“重什么啊?再有一个时俊青常哥都背得动。”他倒是没说谎,alpha的体力优势一直都不可小视。


常剑雄今天心里快活极了,他一快活嘴上又忍不住要逗人,“哎,俊青,西游记高老庄那一回你记得吗?”


时俊青回想了下,《西游记》电视剧一直都在放,重要的情节他印象还很深,“记得,怎么了?”


常剑雄背着他,忽的跳过一处水洼,站定了之后就稳了稳身形。


“孙悟空捉猪八戒的时候,假扮高小姐跟着他去云栈洞。路上猪八戒背着高小姐,越背越重,越背越重,到了洞口才发现背的是一座山。你说,咱们现在像不像,俊青媳妇儿?”


时俊青倒没像往常一样骂他胡说八道,反而收紧了手臂,温存地搂住了常剑雄。他嘴贴着常剑雄的耳朵,“你可不是猪八戒,又傻又呆,就是一根傻木头。”


两人的身体紧密地贴合在一起,常剑雄没有再动了。如果不是在大路上,他此时真的很想给时俊青来一嘴。


 


用亲的,或者用咬的都行,他的俊青实在太可人了。






TBC

评论

热度(141)

  1. 爱越越思等瑟傲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