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等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夜凌】仙•凡•劫

七七:

折腾了好几天,终于完成第二章,然后第一章有好几个错别字,不过算了,不改了囧






02


 


 


“能行吗?”夜华询问仙奴。


 


 


“回禀太子殿下,有点勉强。”仙奴摇头。


 


 


闻言,夜华站了起来,就往卧室走去。在走的同时,吩咐仙奴去召唤药王来诊症。


 


 


“到底是何等美人,让夜华神魂颠倒如此。”连宋饶有趣味的跟在他后面,想要目睹一下传说中金莲花的风采。


 


 


 


步入卧室,夜华看到躺在床上的人看着天花板在发呆。制止住想要通传的仙奴,夜华无声的走了进去。


 


 


“醒了?”一把低沉的男声惊醒了还在发呆的金莲花。


 


 


“太子殿下。”金莲花撑起身体想要下床,却被夜华示意躺下。


 


其实早在他刚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仙奴嘱咐过,见到夜华不能叫主子,只能叫太子殿下。


 


 


 


“你从何得知我就是太子殿下。”夜华微笑的说。


 


 


“殿下气质非凡,岂是一般仙人能比。而且刚才已有仙奴出去禀报我醒来的消息,第一个进来的总不会是别宫宫主,对不。”金莲花转头扬起嘴角轻轻的笑着看着夜华。


 


 


看到他的笑容愣了一下的夜华抬头抚向他的脸,道:“我赐你名字,名为缘凌怎样?”


 


 


“好。”自己的命是太子殿下给的,太子殿下如何称呼他都可以。


 


“太子殿下,药王到了。”仙奴进来禀报。


 


 


“好。”夜华点了点头,轻轻的捏了一下缘凌的手,就起来走出房间,回到刚才批阅奏折的书房里。


 


 


“难怪会让你神魂颠倒,此等美人,九重天也不多见啊。”连宋从卧房又跟回书房,看到夜华坐下之后忍不住的调侃他。


 


 


 


夜华闻言,只是瞟了他一眼,并未多言。


 


 


“之前开花之时,不是还有朵银莲,怎不见。”连宋见夜华不回答他,他就在一旁坐下,继续打听八卦。


 


 


 


“一株仙莲幻化而成的普通仙人,我需留她在身边么。”夜华提起笔,再次批阅起奏折来。


 


 


“那缘凌呢。还有,洗梧宫无端多出两位小仙,你打算禀报天君不?”连宋喝了口茶,继续嗑唠。


 


 


“此等小事何须天君操心。”夜华笔尖未停,“而缘凌,当我伴读书童便可。”


 


 


嗯,果真偏心。连宋也不想说他了。就在此时,一仙奴进来,说:“启禀太子殿下,药王已诊断完毕,此时在外等候太子殿下。”


 


 


“让他进来。”


 


 


“参见太子殿下。”药王双手作揖。


 


 


“情况如何。”夜华放下笔。


 


 


“回太子殿下,仙莲仙气不足,仙体孱弱,估计即便养好身体,也会比一般仙胎更为难以修炼仙术。”


 


“可有补救的方法?”夜华皱眉。


 


 


“回太子殿下,先天问题,恐怕难以补救。”


 


 


“好,你先行退下。”


 


 


“药王的意思是,金莲是一个没有灵力的仙胎?”待药王退下后,连宋忍不住说。


 


 


“不是没有灵力,是极为薄弱。”夜华叹了口气。


 


 


 


“为何如此。”连宋不明。按照道理来说,哪怕是先天不足,可仙莲是夜华用仙气和心血养育而成的,再怎样也不会底子差成这样。


 


 


“银莲夺取金莲的养分,我怕金莲会失养而亡,所以掐断了银莲。”没想到非但不能帮助金莲,反倒让他提早幻化人形,等同凡间的早产儿,没有足够的条件却提早降生。“而双莲并蒂共生,不能独活。”


 


 


 


“原来金莲的此等状况,是你造成的。”连宋恍然大悟,才明白夜华此番举动是因由何事。


 


 


 


其实事实上,即使夜华不掐断银莲,金莲也会因为仙气被银莲全部夺走而枯萎消亡。银莲欺骗夜华,目的也就是为了不让金莲有机会重新养回灵力,只能说银莲此仙胎过于凶恶,为了自己能尽快幻化成人形,连自己兄长的性命也可以扼杀。至于她为何如此急着要幻化成人形,怕且只有本人才知道了。


 


 


 


 


 


随后在药王的调理下,缘凌的身体渐渐好转起来。只是仙力不足就是仙力不足,许多普通仙人能轻易习得或者是天生自带的能力,到了他那儿就变得需要花极大力气才能学会。所幸教他的人是天族的天才夜华,所以哪怕是再困难,还是有所进步。


 


 


“太子殿下。”


 


 


“嗯?”


 


 


“太子殿下,请问可否,教缘凌武功?”缘凌一边整理奏折一边说。


 


 


 


“为何?”其实夜华明白缘凌此番要求是为何缘由,但是看到他一脸认真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想逗逗他。


 


 


“因为学习仙术我需要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就想……”缘凌一抬头就看到夜华一副饶有趣味的样子看着他,分明就是明知故问。


 


 


“如若太子殿下不愿,恕缘凌多嘴了。”缘凌一作揖,就抱起整理好的奏折站起来走出书房。


 


 


目送缘凌离开的背影,夜华忍不住露出笑容,“脾气还真不小。”


 


 


 


 


“哥,哥?哥!”走在路上突然被叫唤,确定了是在呼唤自己,缘凌才停下脚步。


 


 


回头一看,才发现是一个穿着仙娥服装的仙女,“你是,轻尘?”虽然当时他并没有睁开眼睛,但也仅仅是没有睁开眼睛,并不代表他没有意识,外界所发生的一切,他都是清清楚楚的,只是因为当时他真的是太虚弱,才会导致整个人虚软无法睁开眼睛。


 


 


“对啊,是我,轻尘。”仙娥明显因为他认出了自己而舒了一口气,,“哥,你现在去哪里?”


“替太子殿下把批阅好的奏折送到天君那里。”缘凌在说话的时候打量了一下他的妹妹,内心有点琢磨不清为了她和自己长得并不相像,明明是并蒂双生的花儿。


 


 


 


“为何太子殿下会对你那么好,让你可以在他身边伺候他,而我却只能负责打扫洗梧宫的事务。”轻尘明显不满意夜华对她的安排。


 


 


看着她的抱怨,缘凌并未回答。


 


 


“难道就因为你比我早开花吗?明明我的灵力比你强那么……”轻尘在看到缘凌脸色明显一变之后,止住了话,然后吐了一下舌头。


 


 


看到她这样,缘凌只能摇摇头说:“太子殿下到底怎样安排,我们身为下人并无权利去选择。”


 


 


 


“哥,你能和太子殿下说一下吗,我不想再打扫地方了,这样太浪费我的能力了。”轻尘扯着缘凌的袖子撒娇道。


 


 


 


“你凭什么会觉得我会听缘凌的话,帮你调到你想要的位置呢?”



评论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