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等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黑暗狙击

纪不年:


  • CP:磊霆


  • 杀手,叔侄,小妈设定


  • 卡肉





消音的子弹穿过一具肥胖身体,在黑夜里惊起一声刺耳的破碎声音。


Leo收好枪支,完美地完成了这一次的任务,手法精准快捷,不给任何喘息的机会迅速将枪支拆卸完毕,重新闪进匆匆的人流里。


无线对讲机里传出机械的声音,他放慢了脚步往身后扫了一眼。


来往的人群里似乎都只专注着自己的事情,毫无余力去观察其他,他调整耳机,重新踏上归途。


 


 


Leo穿着长款黑色风衣,缓慢走进了Below-zero的后门。那是一家酒吧,生意一般,酒水味道奇差,服务员态度恶劣,但是总是会有神色紧张的人左顾右盼进入,因为只有给了巨额数量的钱,BZ才会成为暗杀组织,不留痕迹地做掉任何你想杀的人。


Leo来到这个组织已经五年了。从什么都不懂,到最后枪枪毙命完美击杀,只因为一个人。


他满心满意恨着的人,他的叔叔William。


 


他曾亲眼见自己的叔叔爬上自己父亲的床,床榻之间极尽缠绵,而他却因叔叔的几句话被随意遗弃,流亡至此。


 


他回过神来,坐在酒吧吧台上,他的检尸官正调着酒,Leo曾经嘲讽他无数次,不管他怎么学,调出来的东西依旧是又难喝又浪费酒。


检尸官将他刚调的酒推了过来,下面压着一张照片。“Leo,这是你的下个目标。下单的人出手阔绰,干完这票你可以休息半个月。”


Leo接过照片,照片上的人这么多年来依旧什么都没改变,五官明明硬朗却偏生转成一股撩拨的气息,唇瓣眉梢无不都是诱惑,水杯递至跟前的模样更像是邀请人一起小酌。


 


是William。


 


Leo接过照片将酒一饮而尽:“我接了。这个人的命只能由我来结束。”


检尸官倒是把玩着杯盏开口:“我听说,这个人背后的力量极大,光是保镖就有一打,住的地方更是难摸,Leo,你可得小心一些,我可不想再换一个新人重新带,太累。”


Leo不说话,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灯光阴影看不清他的眼神,埋在黑暗里的脸看上去格外的阴沉,将照片收藏放在口袋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Leo习惯远程狙击,一枪致命,然而这一次,他却不想这么做了。


父亲当年将他遗弃,一直以为他在国外读书,殊不知他早就逃离了那见鬼的地方悄然回了国内,这次,不如直接名正言顺在家里将William直接干掉。


 


 


时隔五年,Leo重新敲开了大门。在他还懵懂不知人间事的时候,曾经的温床,如今走了这么些年,已经陌生的好像前世。


 


佣人惊觉才开始喊:“小少爷回来了!”Leo重新冷下脸,他几乎是空着手回来的,什么都没有带,除了那把跟了他多年的枪,还有那张William的照片。


 


没等他继续往里走,他就看见了他。


 


比照片的更真实,也更好看,明明穿着西装一派正经的模样,Leo却依旧在脑海里浮想起那些个晚上William在他父亲床上的模样,好似一朵食人花,艳丽无双,摄人心魄却又带有剧毒无法靠近。


 


William倒是带着些许探究重新打量着Leo,五年不见,真的差得太多,从原来的小孩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大人,William的眼神飘向Leo的胯间,重新打了个转回到他脸上。五官深邃起来,那双总是亮着的双眼倒是好像蒙上了不少阴霾,嘴角的笑变成了冷漠的抿嘴角。


 


Leo靠在楼梯角,看着整理衣袖的William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好久不见,我的William...叔叔?还是,小妈?”


 


William带着愠怒脸色微变:“Leo,我是你叔叔,你该怎么叫就应该怎么叫。”Leo脸上扬起一个嘲讽的笑意,手掌在William臀部处捏了两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样爬上我父亲的床的,小妈。”


 


William将Leo的手拍掉,上去就直接对准Leo的胯部踹去,Leo在BZ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侧身躲开那一角擒住William的手腕将他禁锢在怀里,他对着William的耳朵吹了口气:“怎么,小妈?恼羞成怒了吗?”


 


William的耳朵极为敏感,被Leo吹了一下瞬间腰身就软了下去,他咬牙切齿地曲起手腕狠命往Leo怀里撞去:“你给我闭嘴。”


 


Leo开始觉得,就这么取了William的命似乎也有些太过可惜了。


 


他手掌握紧口袋里的药,无声的笑了。


 



评论

热度(56)

  1. xw纪不年 转载了此文字
    纪不年
  2. 爱越越思等纪不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