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等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小王子 06

一把香葱:

张震x刘子光




刘子光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很高了,卧室里只有他自己,他睁着眼睛发了会儿呆,面红耳赤的缩了缩脑袋将自己全部埋进了被子。


他简直不敢相信,昨晚他像个小$$$骚$$$货一样被男人艹哭的稀里哗啦,最后还晕了过去。


“天呐……”


刘子光恨不能插上翅膀从窗子飞出去立刻消失,他真的是再没有勇气去面对张震了,但现在他却依然还在张震的别墅里,还在张震的床上。


刘子光想着自己该悄无声息的溜走,但是躺在那里不动还好,只要一动他就像是得了帕金森一般抖个不停,全身又酸又痛的,别说走路,就是翻个身都难。


现在该怎么办?自己这副样子走又走不掉,但也不能一直赖在这儿。


刘子光不是个异想天开的人,他明白自己被张震看上,上了一次床并不能代表什么,他之前不过是个给看场子的保安打下手的小弟,如今可能会因为成年了,可以升级做一个正正经经的小保安,张震于他而言是老板、是大哥、是恩人,瞧上他了,那他便脱了裤子给操一顿,还一份恩情,提上裤子他还是他,一个自己吃饱肚子便能活,偶尔瞧一眼老妈有没有被人砍死的刘子光。


刘子光正胡思乱想的琢磨着该怎么离开,卧室门突然“咔嚓”一响吓了他一跳,他抻长脖子看了眼门口,立刻就蔫了,张震手里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碗和杯子正站在那儿。


刘子光想闭上眼睛装睡,只是刚刚他探头探脑的动作太大,现在再佯装成人事不省的模样实在太丢人,就只得硬着头皮小小声嘀咕了一句,“震哥。”


刘子光露在被子外的小半张脸因窘迫而涨红,张震不禁莞尔,他走过去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坐在床边问,“怎么样?哪里难受吗?”


刘子光尴尬的脸热,他往被子底下缩了又缩,小声回答,“不……不难受……”


“那昨晚爽吗?”张震唇角噙笑,故意将声线压得极低。


刘子光瞬时便炸了毛,他整张脸憋的通红,像是能滴下血来,垂低的视线死死盯住被面上的一道条纹,不敢抬眼去瞧张震,嘴里嗯嗯呜呜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


“你昨晚前后出了那么多水,是不是渴了?先起来喝些水。”


妈的,怎么平时看上去冷冰冰硬邦邦的人,事后说起话来这么荤?


刘子光又气又恼,却没胆子发作,只能一脸羞恼的坐起来,他全身的肌肉都是酸的,针刺般的痛,动作也慢吞吞的,张震伸手去扶他,又在他腰后塞了个软绵绵的枕头。


水杯里插了根吸管,刘子光伸手去接,张震却端着水杯示意他直接喝,刘子光有点羞窘,但也没说什么,咬住吸管一口气将兑了蜂蜜的水喝了个干净,其实张震并没有说错,他昨晚真的是流失了太多的水分,现在真的是渴极了。


张震收回空杯子,又端起了碗,碗里是热乎乎的皮蛋瘦肉粥,白米熬的粘稠,皮蛋和瘦肉都很大块儿,香气扑鼻,这是刘子光最喜欢的,他早就饿了,一闻到香味儿肚子里更是绞着劲儿的疼,他眼巴巴的盯着粥碗看,眼珠子都快掉进去了,但当张震舀了一勺粥轻轻吹了吹递到他嘴边时,他却摇头拒绝了,刘子光伸出手去,执意要接过碗勺自己吃。张震没说话,他把粥碗递给刘子光,唇边却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弧度。


刘子光接过碗就傻了,他两条胳膊又酸又麻,像是搬了整晚的砖,不过是使了点儿端碗的力气就浑身瑟瑟发抖,哆嗦个不停,就连碗里的勺子都被他抖的叮叮当当的直响。


“从今往后,每次做完我喂你吃东西。”

张震说。





光仔好甜惹,宠他。

评论

热度(145)

  1. satosh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