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等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金风玉露(二)相遇

纹森特:

简直神了,连续两天更完都正好是凌晨两点半。。。。。。好诡异。。。


初次尝试民国风,你们喜欢的话,我就努力更完。


不会太长,也不会很短。




****************正文********************




黄老板看着司徒雷,对着老八的方向努了努嘴,故意放低了声音说:“还不放他走?”




司徒雷对老八扬扬下巴:“去吧,这里没什么事了。”




可是老八踌躇着没动,表情很是为难:“义父,我陪着您吧。”




林老板发话:“年轻人和年轻人玩去,别和我们这些老家伙在一起。去吧去吧!”




老八咬了咬牙看了一眼司徒雷的后脑勺,见他没有发话,轻声说:“是。”然后退了出去。




杜老板说:“肯定是各家的姑娘们玩得太过了,老八怕了。上次听我家那个小祖宗说,她们合起来给他扮女相,又是涂口红又是画胭脂,折腾得好惨。回来还一直说好看好看。老黄,还是你那个姨太出的主意!”




黄老板依旧哈哈大笑:“哈哈哈,我家那个骚浪货,总嚷嚷他们家老八长得比姑娘还漂亮,总想打扮打扮试试。上次总算联合着几位小姐试了一下。哎哟,想一想我都想看看什么效果呢。”




司徒雷瞪了黄老板一眼:“如果不是顾念各家千金女眷,他会让她们这么胡来?”




林老板说:“各家千金都是起哄的,如果不是雷老大你自己的亲生闺女带头儿,就算十个千金,以老八的脾气和手段都得曝尸街头。”




三人哈哈大笑,司徒雷直摇头。






老八一出门,转身正打算快步离开,被人堵个正着。




“八爷,小姐请您这里事毕了就去楼下包间。”




老八马上说:“我下楼去给义父买烟。”




家丁继续挡在前面说:“小姐还说,如果您溜了,就。。。就。。。。。。”




“就什么?”老八皱眉问。




家丁瞥了他一眼,以手掩着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老八顿时眼睛一瞪。家丁惶恐的看着老八结结巴巴的说:“都是。。。都是小姐让小的必须原话转述,您千万别生气!”




老八叹口气说:“罢了,我去就是。你别害怕,管住嘴巴,我不为难你。”




家丁连连点头。




老八回身往另一个方向下了楼。






几个衣冠楚楚的公子哥儿踏进大世界的门。但见金碧辉煌,夜如白昼,川流人群嬉笑怒骂,各种肤色人种,各国名流佳媛,宛如一个世界村,还真应了“大世界”的名字。罗瑞顿时被吸引住目光,李志显看他的表现,颇为得意。




“走,阿瑞,我领你见识见识。”拉起他便走,“这里最红的歌星白莺音今晚有场子,我已经订了桌子。”






三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正在宽敞的包间里嗑着瓜子说说笑笑,忽然门被从外面打开了。众人朝外看去,见到来人,一个女孩儿立刻站起来笑着扑过去把人拉了进来。




“靖哥,快来快来,等你一晚上了!我爸真是的,这么晚才放你过来!”




被强行拉进房间的老八看到这一群莺莺燕燕,不禁皱起了眉头。








“眼波流半带羞花样的妖艳柳样的柔,


眼波流半带羞花会憔悴人会廋,


无限的创痛在心头轻轻地一笑忘我忧。


红的灯绿的酒纸醉金迷多优游。




眼波流半带羞花会憔悴人会瘦,


旧事和新愁一笔勾点点的泪痕满眼愁,


是烟云是水酒水云飘荡不停留。”




半圆形的舞台中央,硕大的立式话筒,白莺音穿着华丽的露肩礼服,长卷的烫发上斜别着一顶小巧纱帽。浓长的睫毛下,目光流转,扫过台下倾慕的人们,风情万种。




李志显翘着二郎腿,双手随着节奏打拍子,摇头晃脑的非常沉醉。一曲终了,众人喝彩鼓掌。李志显凑过来问:“怎么样?”罗瑞笑着说:“歌美人也美。”






老八忽然扶助桌子,感到一阵晕眩。




“小美,你。。。你下药了!”他怒目而视。




司徒美扶住摇摇欲坠的老八说:“靖哥,我就知道你上回上了当这次铁定不肯再喝酒了,所以就在茶里下了一点镇静药。你放心,没害的。你要是刚才答应我们玩扮装游戏,就不用喝这杯茶啦~~”




“小美,你玩得。。。太过了!你,你这回又要干。。。干什么?”老八艰难的保持清醒。




司徒美招招手,林小姐和黄小姐分别拿出一套裙子和一顶假发。老八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然而下一秒就翻倒在地。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喝完了这杯,


请进点小菜,


人生能得几回醉?


不欢更何待,


再喝一杯干了吧!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唱毕,白莺音欠身致意,再抛出几个飞吻,才款款退出舞台。台下观众们依依不舍的看着她离去。








“咚咚咚!”房门敲响,丫鬟前去开门。然后进来问:“小姐,是三当家的,说老爷说了,让把八爷叫走。”




司徒美对几个伙伴吐了吐舌头,转头对丫鬟说:“跟三当家说一下,过会儿。”




这时门口响起声音:“老八、老八!快出来,爷要回去了,让你跟着!”




司徒美看看躺在沙发上的老八,无奈的说:“三爷,你进来接他一下吧。”






老三快步走进来一看,顿时愣住了。一群小姐围着沙发,沙发上斜卧了个“女子”,两条长长的麻花辫用手绢绑着蝴蝶结,浅蓝色棉布斜襟窄腰宽袖衫,下面是藏青色及膝百褶裙,黑布鞋白短袜,露出一截纤细白皙的小腿。细柳弯眉,挺秀鼻梁,润红的樱唇,白皙细腻的脸颊上薄薄施了一层桃色胭脂。老三站在原地,嘴巴和眼睛都大大的合不拢,手颤抖着执着沙发上的人,半天说不出话来。司徒美和几个女孩儿坚定的对着三当家点点头。






听完歌,几个少爷缓缓步出大世界,在旁边的小巷里踱着。




“这旁边的三层小楼是赌坊,再往那边去是烟花之地。阿瑞对哪一栋楼感兴趣呀?” 李志显问。




旁边的伙伴儿听了马上打趣:“罗公子可是在法国呆过的,那里的洋妞滋味肯定是尝过了,不知道回来还看不看得上上海的土妞儿呀?”




“你们别瞎说,阿瑞是正经人!”李志显马上说,“不过,阿瑞你也老大不小了,不会还守身如玉吧?今天我带你开开荤?”




罗瑞马上双手推拒:“哎哎哎,我刚回国第一天,你就要带我去逛窑子。有你这样的兄弟吗?”




“不是,你现在是回来继承家业了,俗话说成家立业,先成家再立业。你到现在还没碰过女人,成什么话?莫不是,已经有心上人了?”




“没有没有。刚回来就有心上人,你当我变魔术呢!”








感觉到被移动,老八有一点醒转,但是药效没过,又清醒不过来。三当家对手下说:“快,从后门把八爷送回府去,别让人看见了!要是让大当家知道可不得了!” 随后又对站在旁边缩着肩膀毕恭毕敬的几个小姐警告:“我跟你们讲,今晚的事玩过火了。大当家那里我替你们瞒着,就说八爷已经自己先回了。但是你们自己千万保密,八爷自己就算再生气,也不会对小姐怎么样,更不会说出去。你们好自为之了。”




“嗯嗯嗯嗯!”几个千金连连点头。








“那你喜欢什么样儿的?少爷我帮你留意留意?”李志显挑眉问。




罗瑞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略有害羞的说:“我喜欢有知识有涵养的。”




“哦~~~进步女大学生啊!”




罗瑞害羞的点点头:“差不多差不多。”




“那长相呢?”




罗瑞思考了一下,刚想回答,见到巷子前方一扇小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人背上还背了一个。明亮的灯光从门里射出来,正好照在背上的人身上。




李志显没注意,拿肩头碰了碰罗瑞追问:“问你呢,什么长相?”




只见罗瑞呆呆的看着前方说:“柳叶眉、俏琼鼻、樱桃嘴,白里透红、肤若凝脂。”




李志显还是没注意到罗瑞的异样,听了直哈哈:“要求还挺具体,一听就是美人儿!”




“是,确实美。。。”罗瑞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




这时,但见那被扛在肩上的女子挣扎了一下,似乎在反抗,想摆脱束缚。但显然力不从心,只努力了几下就又垂下了手,仿佛晕了过去。




罗瑞忽然一股热血冲上脑门,撸起袖子就冲了出去。



评论

热度(153)

  1. &纹森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农夫果园
    存文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