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越思等

all霆,all越,只喜欢陈伟霆

【磊霆】小妈(上)

不是本人:


灯光下的会场奢华得刺眼,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只身站在灯柱阴影下的男子冷冷地看着不远处,一个风度翩翩的老男人臂弯里挂着一只女人纤细的手——这个老是他自己加的,事实上这个男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至少年轻十岁。

光影间只能看清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俊秀挺拔,深邃的眼眸和高挺的鼻梁,吸引了不知道多少在场异性的目光。偏偏每个前来搭讪的,都被他面无表情的拒绝了。

门口突然一阵骚动,一个穿着黑色吊带裙的高个子美人出现在会场。

深棕色的大波浪随意地披在肩头,精致的妆容非但没有掩盖住她本来的容貌,反而给她更添了一分艳丽的风情。

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人群中寻觅着什么人,看到男子的时候,漂亮的眼睛一亮。不断朝着这边投来火热目光的男士们似乎都在等待着她被拒绝的时候前来搭救。

“Leo,一定要这样吗?”他走到男子面前,不自然地扯了扯堪堪遮住大腿根的裙角,躲闪的眼神不敢直视对方的脸,粉色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耳根。

三天前。

威廉下楼的时候无意中打碎了摆在楼梯口的花瓶,据说那是Leo——他的继子生母生前最喜爱的藏品。

他忐忑不安地到Leo房间里道歉,没想到Leo提出原谅他的条件竟然是做他的“女伴”。

Leo心满意足地看着他踏着别扭的步子走到自己跟前,令所有人跌破眼镜地搂住他向舞池走去。

他不会告诉威廉那个花瓶是他特地放在那里的,就像他不会告诉威廉他知道自己那个不安分的父亲今晚答应带他那个做三流演员的小情人出席晚宴一样。

当然他也不会让威廉知道,当他出现在自己家里,坐着自己母亲的椅子,用着自己母亲的餐具,睡着自己母亲的男人,发着嗲坐在那个男人怀里撒娇的时候,他有多想让人——让那个男人,滚出去。

俊男靓女的组合在会场里并不少见,但像他们漂亮得这么出众的,还是吸引了大量的目光。

Leo将他鬓边的碎发撩过耳朵,一手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肩上,一手揽住他的腰肢,俯下身贴着他的耳根,嘴角缓缓勾起,热气呼在威廉敏感的耳背上,“站稳了,威......小妈。”

“啊!”被他突然使力带进舞池的威廉惊呼了一声,脚上踏着不习惯的高跟鞋歪歪扭扭地踏着舞步。

尖尖的跟踩在光亮的皮鞋上,对面半搂抱着他的人却像没有知觉一样。事实上,放任现场所有的男士被他踩在脚下怕是都甘之如饴。

浅口的高跟鞋包裹着纤细的脚踝,一双长腿笔直修长,贴身的吊带裙勾勒出玲珑有致的曲线。

Leo的手顺着腰线慢慢往下滑,手掌按着挺翘的丘部揉捏了几下,嗅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呼吸粗重了几分。

威廉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渐渐熟悉了踩踏着高跟鞋的节奏以后,开始享受起音乐,随着节拍扭动的纤腰,引来了更多的注目,其中,也包括那个男人。

威廉跳到兴奋地时候几乎整个人挂在他身上,软绵绵的胸部蹭着他的胸膛,Leo一低头就能看到自己给他挑的黑色蕾丝胸罩,诱人的乳沟,还有胸罩里裹着的,比许多女人都饱满的酥胸。

“别发骚。”

Leo看着人群里向他们走来的男人,眸色森然,勾着怀里扭来扭去的妖精从另一个方向拐出了会场。

tbc.
粗暴的文如其名...今晚不发车了👋

评论

热度(236)

  1. 火花爱越越思等 转载了此文字